四川锦江河鲜现钓现卖

小清河两岸杨柳成行,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桥头两侧每隔十米就有一个垂钓者的遮阳伞,有渔具、鱼饵,鱼缸出卖或出租,靠近桥头还有饮料小食品出售,布局很是人性化,这么好的垂钓环境,钓鱼的人不多,多数是一个人守摊,很少有闲游的人凑热闹。
  九点多钟,从桥头那边走来一位头戴遮阳草帽的老头,他身穿粗布衫,脚凳军用橡胶鞋,身背一根很讲究的鱼竿,手里提着盘带马扎子。他慢慢悠悠地向离桥头远的这头走来,不时地有守摊位的和他打招呼,他来到最头上这家,跟主人搭讪:“哎!老哥,你这里清净,在这上游,鱼要多些吧?”那个垂钓者闻声打量一下来人回应:“哎!老弟,难得你舍近求远,来到我这个最偏远的摊位,来到就是客,相逢就是缘,不求挣钱,只求有个人唠嗑聊天吧。”老人指了一下遮阳伞下的折叠躺椅,:“请坐吧,不收费。”“那谢谢老哥了。”来客说着,把身上的渔具取下来,坐下,先歇歇脚再说。
  “老哥,你钓起的这几条鱼好大啊,怎么不是草鱼,是黄河鲤鱼啊?”
  “好眼力,一眼就认出是黄河鲤鱼来了。老弟是好久没有回家乡钓鱼了吧?”
  “老哥,真老道,一下就猜得出,我好多年没有回来钓鱼了。”
  “不是猜出来,是因为你说不是草鱼,是黄河鲤鱼,就说明你从前在这里钓过草鱼,这恐怕是十年前的事了吧,认出是黄河鲤鱼的人一定是在黄河边生活的人,你只知道这条河的从前,不知道这条河的现在,所以说你是久违家乡了。”
  “老哥,不愧为老谋深算,佩服。”
  “老弟是会来串门的?”
  “退了,在城里空气不好,想来乡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今非昔比了,空气也不新鲜了,这河里草都不长了,哪来的草鱼啊。以前这水,用手捧起来就可以喝,现在呢,浇花花都会死了。”
  “老哥,那这黄河鲤鱼怎么能养得活?”
  “你看这黄河鲤鱼是在这河里生长的吗?这几条鱼是市里发给我们的,养在家里,拿到河边做样子,比到时候不能放到河里去,放进去几天就翻白肚了。”
  “这是为什么?是钓那些喜欢钓鱼的人上钩吗?”
  “老弟真聪明,我们是在等待一位重要的客人,今天他要率领省环境检查团过来钓鱼。”
  “你们咋知道,他们就一定要来钓鱼呢?”
  “不瞒你说吧,就这条河上游有个小村庄,出了一个大人物,现在是我们省的省长了。”
  “现在的省长是杨青山吧?他是这里的?他喜欢钓鱼?”
  “是啊,人们都知道省长杨青山是个垂钓迷,这是因为他从小就喜欢逮鱼,他的家乡村前有条小清河,一年四季请水流,河水青青,青草碧绿,绿色世界是草鱼的家,大鱼在深水里活动,小鱼在河面游来游去。水岸人家,喜欢青山,喜欢绿水,更喜欢养鱼。空闲时候,壮汉撒网,老人垂钓,小孩子拿着鱼网子也能捞到小鱼。杨青山很喜欢游泳,穿开档裤子的时候就会有半天不上岸。上小学的时候放了学就往河边跑,上大学了假期还回来钓鱼。后来他毕业了,有出息,做了市里的环保局的局长,那年镇上要在河边建设一座水泥厂,他就是不批。后来呢,镇上领导在省里有熟人,走后门在省里办了各种手续,建起了这座水泥厂和几个化工厂,镇上的人是富了,可是老人孩子都有了奇怪的病,哎,都是污染惹的祸。后来杨青山破格提拔,十年的功夫当上省长了。”
  “这个杨青山不为相亲走后门,是他有环保意识,村上的人不会骂他吧?”
  “那些年,是有人骂他,现在人们后悔不该不听他的话了。”
  “奥,你们在表演钓鱼,河里没有鱼,不就露馅了?”
  “说你老弟聪明,你也糊涂,你看每个摊位前边有这个扇子面形状的木头桩子点,那就是一张水下网,那里边有鱼,就是放进去的,到了晚上就把网拉上来,把鱼拿回家用黄河水养活着,就这样,要不了多久,也会死掉,检查过去了,再也找不到这些钓鱼摊位了。”
  客人听了,鱼竿子,一直就没有打开,他向远处的桥头望去,开来一辆大巴车,下来一帮垂钓者,有市里的领导陪同向这边走来,一会儿,有一辆高级轿车,下了桥头,直奔这边,在人群中停下,有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下来说:“报告市长大人,省长九点就步行过来钓鱼了。”
  “啊,怎么没有见到,快分头去找!”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站着呢。”那个身背鱼竿的老头摘下茶色太阳镜和草帽。
  “省长,是您驾到,我们有失远迎,您看选个好的地形,我们开始吧?”
  “不用了,我已经钓到了一条大鱼,可惜不是小清河的草鱼,是黄河大鲤鱼,这臭水沟是养活不了黄河鲤鱼的。我的市长大人下令收网吧,不要再折磨这些无辜的黄河鲤鱼了。”杨青山省长一挥手,坐上那辆接他的车走了。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片 1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