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是那小子的全部

当当——“俊喜,是妈妈。”“哦。”“好点了吗?”“什么?”“你昨天半夜病倒了,还发烧呢,妈担心死了,怎么淋了那么多的雨呀?”“只是……”“好了,一起去趟医院吧。”“不用了,休息一会儿就行了。”“那么吃点药吧。妈妈已经给班主任老师打电话了。妈妈还得去看店,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知道了吗?”“嗯,知道了。”原来我病了,像傻瓜一样生病了。“妈妈。”“嗯?”“俊英呢?”“上学去了。可是俊喜你和俊英吵架了吗?”“没有,没什么事。别担心了,没吵架。^^*”跟他分手的事俊英也大概知道了吧。昨天,还有今天也没跟俊英说话。我躲着他,俊英也避着我。我怕看见俊英让我想起他。全身都没劲。呼~我没想过自己也会那么傻……这次又不是第一次,但我好象是第一次经历似的难受痛苦。比被民友抛弃的时候,我抛弃他的现在更累更痛。连做梦也没想到我会为他伤心痛苦……原来爱能让人改变……原来爱能让人改变……因为他才这么痛苦吧。比上眼睛。因为不愿意一睁开眼睛就想起他,所以重新合上了眼。哪怕是睡觉的时间……哪怕是那段时间也想忘掉他。生病躺在床上想方设法入睡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喂,你好。”[是我,民友。现在在你家门前,能出来一下吗?]“对不起,民友。我现在身体不好出不去。”[那我进去好了,你给我开门吧。]“知道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呀,都已经过了5点了。“进来吧。”民友见了我的样子犹豫地走进来。他怎么了……“进来吧,怎么那么站着呀?”“好。”我们一起做在沙发上,但都没有开口说话。现在连话都懒得说了,只想一个人待着。周围一切都很烦。“你看起来很憔悴。”“还好。”“和锦圣……”“嗯,分手了。”“为什么……”“没为什么……变心了。这还不是我们这个年龄常有的事。”那种变化无常的爱……看起来这次的爱并不是我们这一年龄常有的经不起考验的爱。以为会很容易淡忘的爱,没想到现在这么折磨我。“你不是说过很喜欢他吗。”“也许是一时冲动吧。”“俊喜,不会是因为我而分手的吧?”“噢,不是,你别误会。”“是吗,我也想不会是为了我分手的。如果真的是因为我而分手说不定我会感到很幸福。如果现在还不是……过一段时间我和你能不能回到以前呢?”能不能回到以前?民友正在问我呢。曾经我那么想从民友那里听到这句话,但现在已经迟了,想回到从前的心态毫不存在。“不行,不可能,我不想回到那时侯。”“这样啊……”我现在的感情太深太长了。后悔曾经的不珍惜而痛苦着。那个伤痕太大已经无法接受任何人了。“民友,我想休息,今天先回去好吗?”“好,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嗯。”头好晕,好痛,身体也……心也……都痛得快要倒下去了,真累。“知道吗?和你一样,不,说不准比你还……姜锦圣看起来很憔悴……我不相信你说的已经变了心的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希望你不要再彷徨,回到属于你的地方。既然爱了就不要躲,你要是那样的话真的是天下一傻瓜了。”民友一走,忍了许久的泪水像决堤似地留下来了。“呜……呜……呜呜……”民友,我那小子看起来很憔悴吗?伊江燕会守在他身边吧?应该在的……江燕说过她会守着他的……那样我才能放心那……在他身边没人守着他我会心疼的……那样的话我怎么办?也许,现在我真的做了世上最愚蠢的傻事。原本下定决心紧紧抓住他的手就可以解决的事,我现在都愚蠢地拒绝掉了。我的记忆里只剩下了他的脸和数不清的黄色手绢,还有再也回不到他身边的现实。我这辈子会一直感谢能让我见到你的这世界的。我……会那样的。那之后连续三天我都没去上学,病恶化得导致不得不去医院。谁也不会了解我吧?智瑛和小敏来看我了。小敏用悲哀的眼神注视着躺在床上的我,最终忍不住哭着问我为什么和锦圣分手。但我不能说出离开他的理由。问我伊江燕现在守在锦圣身边,我将有何打算时,我也只能笑笑而已。看着我这个样子,智瑛气跑了。再忍耐一下心痛就能忘记吧……“喂。”是俊英,这一周以来第一次开口跟我说话的俊英,会有什么事呢?“喂!你有什么伤心痛苦的,嗯?哥也坚强地忍受一切,你有什么资格伤心!”“对不起。”“干吗跟我道歉?嗯?!朴俊喜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吗?”“了解什么?”“你只要和金民友重新开始的话,你们就死定了。等着瞧!!到时候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俩的!!听清楚了没?!你想要重新开始?靠!!不要让我看见!!听懂了没有!!还有你绝对不能再出现在锦圣哥面前。比起你,伊江燕好多多了。靠,烦死了!!”哐!不要哭,朴俊喜,不要哭,不是没想过发生这种事。早已经预料到的呀。不要哭。俊英,你说你了解我。不是,你怎会了解我呢?即便你说了解也未必真的了解我。我又闭上了眼睛。我好想赶紧睡着,然后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晨。讨厌这种夜深人静的晚上,静得让我越来越陷进对他的思念中的这种夜晚真的很讨厌。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是谁呢?“喂?”[……]“喂?你好?”但对方还是不说话。会不会是打错了,正要挂断的时候……[……你不要生病。]吓我一跳,差点儿把手机掉在地上。锦圣……我的锦圣,锦圣……锦圣,你怎么能打电话。你要怎么办?我怎么办……你不该给我打的。傻瓜,你怎么可以打电话。我忍耐得多么痛苦你知道吗……现在你打电话叫我怎么办……“……”嘴都干了赶紧舔了一下嘴,然后止住流下来的泪。[你不要生病。]他好像喝了很多酒。我真的好想现在就立刻跑到那小子身边。“你喝酒了?”[嗯,我喝了,喝了很多。]“你怎么总喝酒?不要喝了。”[因为太想你,所以喝了一点,没想到越喝越想你。喝到现在控制不住地给你打电话了。……对不起,打扰你了。]“你觉得对不起的话,以后就不要再打来了。”[……好,知道了,……挂了。]像傻瓜一样的他的声音在颤抖着,颤抖的声音让我的心加倍地疼痛。这就是所谓的离别吧,别无选择的离别。[俊喜,你千万不要喝酒,千万不要,那会更痛苦的,你千万不要喝酒,还有……]“……”比离别更让我痛心的是强忍住哭说话的他带哭的声音。[千万不要生病,知道了吗?再见]抓住已掉线的电话哭了很长时间。我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说他觉得对不起以后再打电话了。我真的很坏,可是如果他像今晚一样再打来电话,那时侯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就向他跑去。可不能去……现在就回去白费了好不容易狠下心来做的所有的一切……如果那样,我也好他也好将会更痛苦的。深爱着,彼此很珍惜,互相愿拥有对方,明明知道这一切但还是走不到一起的时候。偶尔有看不到一个蓝天的时候。我和他……也许是明知道有捷径,可偏偏选择了最难走的路。自以为那是为了对方……为了对方……“身体好点了吗?“嗯,已经好多了,让你担心了吧。”“是啊,担心死了,呼~俊喜看你脸色好苍白,好可怜。智瑛她也很担心你的。那天跟你生气出来后还后悔说不该对你生气呢。说你本来已经很伤心了还让你更伤心。待会儿智瑛来了你就先打招呼吧,好吗?”“嗯,那是当然了。”我能理解她们的苦心,为我哭泣的小敏的心……生我气的智瑛的心……智瑛来了。看见我后有点犹豫。“我回来了。^^*”“嗯,太好了,我想死你了。”“我也很想你。^^*”“哎呀~你变瘦了?顺便做个减肥真好~嘻嘻~”“也是啊~”智瑛能像以前一样开心地笑真是太好了。他也该和我一样笑开才行啊……呵~我又开始担心他了。到了午餐时间,和小敏、智瑛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听见了学校几个少有名气的学生经过我们身边说的话。“哇!靠!!听说大林和友韩要大干一场呢!!”“真的吗?!”“嗯,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吧。不会我们也要跟着遭殃吧?妈的。”“如果友韩输了也会波及到我们吧。”“喂,你想想看,友韩怎么能打赢大林,朴民寿和刘昌石,加上金柄哲也不是泰民或云君的对手啊,再说好象新来的叫什么朴俊英的小子也不可小看。”“靠,妈的,那边不是还有姜锦圣吗。”“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即便民友也加进来还是处于劣势。”“民寿那小子说的好象挺有信心的。”“嘁!!反正那小子总是自以为是呢。”不知道那两个男生到底知不知道我们正在听他们的议论,只自顾自地大声议论着。打架?友韩和大林打架了?!怎么办?“喂喂!!”有一个男生很焦急地跑到那两个人身边。“喂!!今天,是今天!!”“什么?”“友韩那帮小子们终于闹事了。”“什么?怎么会??”“你认识大林一年级的铁佑吧?”“嗯,认识!”“友韩那边找茬儿把铁佑为首的几个小子给打得半死。现在大林那边乱成团了。”“真的吗?怎么办啊?妈的。”“锦圣那小子不是轻易不出手吗?但这次好象是锦圣说不放过他们。”“闹大了!喂,去看看。”“那当然了!!”“在哪儿打?”“听说在大林公高后山吧?”我、智瑛、小敏都回到了教室。我忐忑不安得快要发疯了。智瑛和小敏也都很担心。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手里拿着手机不知多少次拨了号又取消。已经下了课但我不想回家。“我先回去了。”一听到我的话,智瑛和小敏激动得喊着。“俊喜!俊喜!!你真要回家?那不是别人是锦圣啊!!曾经是你男朋友的锦圣现在打架,那你也不管了吗?!!对你锦圣仅仅是那个程度吗?”“是姜锦圣的事!!是锦圣的事!!朴俊喜你清醒吧!!”现在这时候就这么回家的话我恐怕会后悔一辈子的。不,一定会后悔终生的。“我要去,我要去看锦圣。”“呜……想的好俊喜!!真的想的好!!!”别的学生都回家的时候,我们三人往空地跑过去,可是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迟了。没来得及劝架他们已开始打了。一年级的全部跪在一旁,友韩和大林的三年级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打架。一帮坏蛋,也不劝架,只有二年级的学生们打架。看见他了,看见了站在朴民寿和刘昌石、金柄哲之间的他。“昌石,干掉这小子!!妈的!!臭小子,姜锦圣,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啪!锦圣的拳头挥了过去。“民寿,你废话太多了。”这场面像是电影里面的情节似的,男人之间的打架真的好恐怖。我还以为女生之间的吵架很恐怖,但和男生们打架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杀气腾腾的好恐怖-0–到处都是踢来踢去的脚。有时三个人围着一个人殴打,有些人已经都出血了。这帮,这帮,这帮!!疯子。T_T志珲倒了,一年级的学生跑过来背走已倒下的志珲,背到一旁给他擦血。锦圣……锦圣……锦圣?……“智瑛,怎么办?怎么办?”“别哭,俊喜、小敏别哭了。大林一定会赢的!!友韩那帮坏蛋!!”友韩那边也是很多人已经受了伤。泰民的头也被恨恨地打了。智瑛看不下去把头转过去,最后还是哭了。我想劝架可实在没勇气走过去。友韩那边朴民寿、金昌石、金柄哲,大林这边姜锦圣、朴俊英、李云君,只有这几个摸样我还是今天第一次见识到。“朴民寿,你这瘪三,你好卑鄙,几个人打一个!你是男人吗?要打也得堂堂正正地打!!你这个王八蛋!!”“嘿~我本来就喜欢速战速决呀!现在我们不是3比3了嘛,这样才公平嘛。”“白痴!连说话都这么白痴。哦,我明白了!怪不得友韩公高的人都那么没出息,原来是有你这样的头啊!哎呀~怪不得。>_<”我刚才还想表扬一下李云君呢。李云君-_-;;是在认真地打架吗?那样吊儿郎当不小心被打了怎么办。“李云君,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是骂我们友韩了吗?”站在后面看打架的友韩三年级的学生说道。我早就知道会这样-_-^再这样下去三年级也要参加了。但云君这小子一点都不怕地还在笑着。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被打得神经错乱?-0–云君,挺担心你的。“哎呀!大哥,你要打我吗?>_<刚才是为了打我动动腿吧?是吗?可只要我一发疯眼里什么都看不见的。”吓!!-0–我疯了!!直冒冷汗的原因是我看见了云君的那神经质的笑容。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贫嘴笑逐颜开出来呢?啊!!“你这家伙,想找死!!”这时候有人喊到。“珲石哥,我看你还是安静点好!你知道你们跟我们打上了结果是什么吗?友韩三年级全都是废物的事在水原只要是有耳朵的人都知道,你们不想丢脸就乖乖地站在那儿。”是锦圣,是表情恐怖的锦圣……“云君和我要是发起疯来可不会把珲石哥当前辈的。还有一点可惜的是,在我旁边站着的俊英这小子也跟我们一样,是只要一发疯眼里什么都看不见的类型。真遗憾啊。”锦圣好象在气头上。听了锦圣的这番话,友韩三年级虽然表情像踩到屎了似的,但谁也不敢到前面来。看到他们的鼠胆,大林公高的小子们非常得意……可是,突然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民寿、昌石和柄哲趁锦圣一不留神的时候一并扑向他。实在太突然了,云君就那么倒下去了。看得出这次他们打算只围攻锦圣。“天哪!”我的身体比心反应更快了,像傻子似地反应特快。云君倒下去的瞬间看见了正向他跑过去的我。锦圣立即大声叫住了我。“不要过来!!快点回去!!不要待在这儿,快点回去!!”锦圣,我怎么能回得去……“这群疯子!!”“哇哇——俊英,我是发疯前一分钟,你呢?”“我是前30秒。”“唉——你这死小子。我是你哥,你就慢一点儿吧。”“好好,那我是发疯前1分39秒!”“哇哈哈~民寿,哥要向你奔过去了!”我被李云君和朴俊英的对话弄傻了,看来李云君是真疯了,在那种状况下是很难这么幽默的。俊英和云君胡闹了半天后就跑过去开始乱打了。即使被对手打了也毫不犹豫地挥拳过去,摔倒了又怕起来再打。云君果然做到了自己说过的话,看来他眼里真的看不见别的了。昌石被打晕了,一年级的后辈把他背走了。“这是你们打我们头儿的下场!你们今天死定了!”“啧啧。民寿,你也得看人再打呀。你那样不知天高地厚地打我们队长的话,本来就惹人讨厌的你这瘪三会有更多敌人的。”云君就那么跑过去用飞脚踢了民寿的脸。每次看的时候都觉得他的腿不长,伸展开后果然-_-;;和预料的一样还是短了一截。可是!!“啊——”刚才还很兴奋的排骨突然间用手挡着屁股哇哇大叫起来。看来是过于激动把裤子给撕破了-_-;;那小子永远都那么事多。本想下次见到了告诉他那天很帅气,但现在看没必要了。瞬间整个场上的气氛都变得很微妙了。在这种状况下又不能笑出来。看大家都忍得很辛苦-_-;好啊~李云君破坏了原来的氛围了。“妈的~队长!我裤子破了!反正朴民寿那小子真是个扫把星。妈的~俊英,在后面帮我看看。能看见吗?”那排骨到底有没有常识,在这时怎么能说得那么自然,反正李云君很有性格。“哈哈哈~那小子真搞笑。”锦圣一站起来就向柄哲走过去。碰——碰——“不知天高地厚地挑战的结果会怎样现在总该明白了吧?”“呃……妈的。”“友韩公高的前辈们,打架已经结束了。如果前辈们不想遭罪以后就不要惹我们了。不要想拔睡觉的狮子的毛。如果这种事再次发生,到时我不会顾情面的!听清楚,最好大家都记住。朴民寿,下次要再打的话,你先去学点儿男人打架的方法。你知道男人为什么叫男人吗?即便讨厌一个人,跟那个人打了架,打完之后互相握手能笑出来的才是男人。不管打得多么厉害,打得头破血流也打完之后用一杯酒能说笑的才是男人!听清楚了?你这小子要成为男人还远着呢。”那就是姜锦圣。太帅了!!+_+悸动的心让我无法从锦圣身上移开眼睛。“啊嘤~我不管。>_<怎么办!我们队长太帅了!!唔呜~怎么办!!我要娶队长。>_<”“白痴,我是女人吗?”“啊嘤~!那我嫁给你好了。*^^*”“别恶心了。走吧,我去杯泰民,你和俊英扶着志珲吧。”“嗯,知道了!!俊英,到这儿来。”锦圣背起地上的泰民看着三年级的前辈们说道。“前辈们,以后不要再打架了。看他们都成什么了?这次是民寿那混蛋故意闹事不得已才打的,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打架了。”“嗯,好。今天都辛苦了,都快点儿回家休息吧。”大家都开始下山了。怎么办?要不要去问?去问他还好不好可以吗?“俊喜,你做什么?走吧。嗯??去他们那儿呀。”我想去。打算去问锦圣还好不好,伤得疼不疼。可是……“锦圣!锦圣!”我看见了江燕。“还好吗?嗯??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为什么打架?!”“没事。”“呜呜……不要打架了。你看你整个人都成什么样了?”呵,对了,都说好的呀,我把锦圣拜托给江燕。对,是那么说的。我也真是……为什么都没想到这些,只想跑过去问锦圣,明知到现在不行……现在看江燕觉得她很合适那个位置。“俊喜,你去哪儿?!”“智瑛,小敏,锦圣不会有事的。”“俊喜,你不用管伊江燕!”“不,锦圣现在没事了。我先走了,明天见。”“俊喜!!”我把不断叫我的智瑛留在后面就先下来了。嗯……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一直想,我爱的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帅气有魄力。被那么帅气的人爱着,不,被爱过……已经很幸福了。

“嗯。说姜锦圣是……打一拳就死过去的料。”哐!!妈呀。云君,我们家的厨柜可是很结实的……*-_-*手应该很疼吧?“真的吗?!”“是那个王八蛋说的?!”“一年级已经都传遍了。他们都喊着早上就去宣战!我觉得先给他们下马威,让他们知道咱们大林不是好惹的!”这些家伙说的还挺严重的。他们以为自己是黑社会的吗?你们管朴民寿说什么干嘛?不鸟他不就得了?姜锦圣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吭声。到底想什么呢?厨房里面顿时安静了。他们都沉默地等着姜锦圣的话。“……我们还是不要理他们。”姜锦圣终于出声了。“队长!!为什么?!为什么?!”“民寿那家伙到处乱说的这件事终究只是谣言罢了。要是我亲耳听到他那么说的话到时我就不会放过他的。我们就先等着看吧。”“嗯,我也觉得锦圣说得没错。要是我们轻率决定打的话说不定把事情更闹大。我能理解云君和志珲的心情……其实我也挺火的。要是真的那么说了锦圣我也不会饶了他们的!看不起锦圣就是等于看不起咱们学校。但是……还是再等等看吧。”大家都同意地点着头。“知道了。”“俊英,知道了吗?”“嗯……”好像对他们而言姜锦圣是很重要的存在。想不到云君和泰民是先出拳再说的冲动类型,俊英这小子是自己以为是对,就绝对不会听别人的类型。志珲好像是当和事佬。这可是不能少的角色。最后是姜·锦·圣。好像什么都没做,但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都处理好问题的状况……是这样的类型吧!-_-说不定他就是个当领袖的料。啊!朴俊喜!你怎么回事儿!!干嘛称赞姜锦圣!!你可千万不能糊涂啊!!—0—我们三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房间。这心情是要和友韩公高打架才这么不爽的吗?真是奇怪。“俊英要是真打架怎么办?听说友韩的几个人和南门帮有勾结,惹了他们可就出大事了……”“是啊。我也听说了。呀,有点小恐啊!”“不可以打架啊。不可以……”脑子里突然闪过姜锦圣的脸。姜锦圣。千万不要做会让我讨厌你的事啊,知道了吗?起码不要这个时候让我讨厌你。不要打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的讨厌你打架……自从那天以后我对姜锦圣的行为特别敏感。今天为了练习跳舞我一早就来学校了。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但校门口却站了一个人。看校服像是公高的,那人用校服衣领挡着半边脸靠在墙上像睡着了似的。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不在被窝里睡,来这儿睡觉!!真让人瘆得慌。这个时候安静地走过去才是上策-_-“喂!”吓……不是吧?他是叫我吗?我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瞄一眼。一看……妈呀,他是不是疯了?“姜锦圣,你这是干嘛?”他是不是吃错药了?一大早站在这儿干嘛?“你这几天怎么上学来得这么早?”“我早上有点儿事。”“要做到什么时候啊?”“还剩了5天左右吧。”“是吗?上周去你家了之后我一次都没再见着你,所以就来看你了。”说完,他突然站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肩膀,紧盯着我的脸看。吓!干嘛?不会是……想……亲……我吧??=_=我被盯得脸都红了。“喂喂!!你干什么?是不是有病了?!”“行了,我今天总算见着你了。好好学习吧。”真是,他是不是整天没事儿干哪?看他两眼都充血了,好像都没睡好,一大早的不多睡一点儿竟然来这儿等我,就为了见我还不到10分钟的时间!真是了不起。他是真心喜欢我的吗?是真心吗?唉~我真是猜不透。—0—啊,对了!“姜锦圣!!”我叫住了已经走远了的姜锦圣。“怎么了?”“你!!打架要是把朴俊英扯进去了,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这臭小子没回答我,只是在那儿笑着。“你不要笑!!认真点儿!!”“……”“喂!!”“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做让朴俊喜失望的事。Bye~”是啊,不要让我失望,千万不要打架。听小敏说友韩公高和南门帮是一伙儿的。你都不害怕吗?┯0┯你只是学校里的老大,南门帮可是专门的黑社会呀。懂了吗?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_-;;明天就要表演我们这几天卖力练习的舞蹈了。哈哈哈。BIBI~~“俊喜,你的手机响了。”“哦?知道了”是朴俊英发给我的短信息。[我今天会晚回家。跟爸爸说一声。还有先别睡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出来给我开门。]晚回来?不会是……这帮家伙要去打架吧?不会吧……姜锦圣,我分明跟你说过,你打架的话我绝对不会饶你的。“俊喜,快过来!到我们了!”因为今天彩排,比以前更紧张了。不管了。开始放音乐了。我跟着小敏和智瑛跳着。好奇怪!不论布置场所的同学或准备上场的人都在看着我们跳。他们的表情都各种各样。感觉好棒。^0^“哇噻!跳得真不错啊!”我们终于跳完了。不知道跳得怎么样呢。可看他们的表情好像很不错。“今天跳得比以前更好了!是吧?嘻嘻。”智瑛激动地喊着。“智瑛前辈,这次也好棒啊!^^这位长发前辈以前没见过呀,是谁呀?”“俊喜?是我一个班的。^^跳得不错吧?”“是啊!!可不是嘛!现在好多男生在打听这位前辈呢~!”“哈哈。那是当然的~!明天还配穿衣服跳呢,会更有看头的~!”“我觉得也是啊。^^明天我会捧着花去看你们表演的。^^*”“好啊~!明天我要是没见着花的话你就死定了!^_^”“没问题~!俊喜前辈,小敏前辈,加油啊!”哈哈~我也得让朴俊英给我送花。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来?不来的话我的花怎么办?-_-a“姐妹们,走吧。”我们兴奋地离开了学校。回家的路上碰见了讨厌的朴娜丽和伊江燕。伊江燕又横着我。“朴俊喜!听说你这几天挺风光的?”“什么?”“听说你要跳舞?”“所以呢?”“啊,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儿可笑。你是不是以为跳一次舞,默默无闻的你会一夜成名?”“啧啧。我每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幼稚!”“是啊,我幼稚。你才知道?我虽然幼稚,可我很诚实。所以得诚实地告诉你,我看你们这几天招摇的德性就恶心地想吐。”“是吗?就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喂,你也得替智瑛和小敏想想吧?看在她们忍了你自从成了女神之后的那幅拽德性忍了一年多的份上你也忍忍吧?”“什么?!”“怎么?是不是我也太诚实了?我们两人都太诚实了,是吧?我很忙,先走了。”越看伊江燕越觉得她好讨厌。干嘛每件事都跟我过不去。真是超讨厌。我都不想鸟她,她干吗总先搭话?回到家,家里就我一个人。爸爸和妈妈一会儿才能回来,朴俊英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好困哪。呼~“喂。”“……”“喂!!”“嗯?嗯。=_=你这是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晚回来吗?”“早回来了。这么快就睡了?”“嗯,睡着了。”“妈的。烦死了。”“为什么?”“觉得锦圣哥太傻了!”“为什么??”“今天喝酒的时候旁边那桌坐了朴民寿。他在旁边已经够烦的了,没想到那王八蛋还骂着锦圣哥。我气得起来想打烂他嘴巴,没想到锦圣哥竟然让我忍着!!不知道哥到底是怎么了!是他说要是亲耳听到的话就不会放过那王八蛋的!!竟然让我们不要理那混蛋!!”“真的?姜锦圣真的那么说了?”“是啊!”“呜哇~!”“你呜哇什么呀?有病啊?”“没什么……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呵呵。”“什么?”“什么什么?没什么。”呵呵~那家伙真听了我的话吗?真听了我不希望让他打架的心了吗?他那么傲的性子,是怎么忍过去的?姜锦圣,你真的听进了我的话了?是这样吗?嗯。好,我就相信你了。我相信你是真心的。呵呵~“喂,俊英。”“干吗?”“你没有喜欢的人吗?”“靠。你是怎么跟我住一个屋的,连这个都不知道?”“不是,我觉得你也该有个女朋友了。”“我不做无聊的事。”“一个都没有吗?不是有很多又纯情又善良的女孩吗?”“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没有,就是……就是……就是问问。”“你干嘛磕巴?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哪有。哈哈。^^;;”怎么突然觉得这么热。真不应该问。我只是为了小敏问他的。哈哈。俊英像看着白痴似地看着我。真丢脸。—,.—智瑛一早就打来电话让我早点到学校去。我急急忙忙地准备着。是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候了吗?哈哈。^0^本来10点才开始,我们却约好了提前两个小时见面。“妈,我上学了!”“俊英已经走了。”“啊??朴俊英?-,-”“是啊,很早就走了。”真奇怪。平常十点上课九点五十才慢腾腾出家门的家伙竟然这么早就走了?-_-a不管了,智瑛还等着我呢。我还是快点儿走……吓!“喂!你是乌龟呀?起得比我那么早,才出门?”怎么早上就倒霉地遇见他们哪?老天爷怎么就都不照顾我一下。=_=;;向我挥着手的———;;云君,一脸贼笑的泰民和志珲,还有在那儿打盹的姜……锦……圣,加上摆着一张臭脸的……弟弟-_-^“你们这是干嘛?”“什么干嘛呀~就是我们队长要来看你啊。>_<”这个死排骨,还是那么的三八。“姜锦圣是你们的队长吗?”排骨怎么这么适合穿白衣服啊,正好可以送他进精神病院,连衣服都省了-_-“今天学校有活动,我们想去瞧瞧。”“不是10点开始吗?这么早就走?-_-a”“我们想坐前面。^^这个活动挺好玩的。从去年开始我们就是这个节目的fans了~”“什么?—0—”我简直不敢相信泰民的话。要坐前面??我以为只有云君是疯子,原来他们一伙儿人都疯了-_-;;我还以为他们不屑来看呢。什么呀!真郁闷。要是这帮混蛋在前座取笑我的话……—0—先不说姜锦圣,那……死乌鸦云君和没人性的朴俊英怎么办?ohmygod!!>0<“这个活动有那么好吗?”“嗯!特好玩!!你要是看了也会爱死这活动的。咱快去学校吧。”“俊喜来了?”刚才还在认真打盹的姜锦圣醒过来问着我。这小子的眼睛又是红红的。他天天不好好睡觉到底忙什么。啧啧-_-快要到学校的时候朴俊英突然喊道:“喂!!朴俊喜!!”“干嘛?”“你就老老实实说吧。”“说什么?”“你是不是参加这次的活动?”吓。朴俊英敏锐的眼神正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真倒霉-_-^“我干嘛参加那个?”“白痴。你想隐瞒就选个能瞒得住的,过一会儿就会被穿帮的谎话你也说。啧啧,你没得救了。云君哥,她好像真的参加啊,我们就在前面看她怎么出丑吧。”这个……没人性的混蛋!!-_-反正这家伙是我人生中绝对没有一点儿帮助的人。我回家一定要跟妈妈好好地谈谈,问问她朴俊英是不是捡来了-_-^“俊喜,反正要跳就跳得性感点儿~要是跳得好的话我会在下面给你伴舞的,还有~我还会给你挥挥手的。我可是真心的!>_<”这家伙也是我人生中绝对不会有一点儿帮助的人-_-;到底李云君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呀。“我才不需要你的手!”“那我的手呢?”“呵呵~^^”我被泰民逗笑了。要是泰民那庞大的身体在前面晃来晃去,那可是一大景观哪!哈哈。^^;;“李云君!!你想胜过我还远着呢!你说的时候俊喜还面无表情,我一说她就笑了~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人和人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哈哈哈—”早上开始就见这群疯子,我的头都大了。锦圣这小子什么话都不说只顾着走。还说是来看我的呢……哼!“你们先走吧。我得去找智瑛和小敏了。”“嗯。过一会再见吧!^^”“俊喜~!我爱你。>0<队长是我的最爱,第二就是你了!”虽然这帮家伙总是疯疯癫癫,可有时候还挺可爱的-_-不,不可以这么说!!不可以说云君可爱!!啊!可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着!!^^;;不可以!!不要笑出来啊!!啊!!不行了!哈哈哈~“不要那么笑!”姜锦圣这家伙!又找碴了!“你想让云君被你迷住啊?”姜锦圣又直盯着我看。他不知道这么盯着女生很不礼貌吗?*-_-*“呵呵~”这家伙莫名其妙地笑着,然后走到我面前一遍一遍地摸着我头发。这小子当我是小狗啊?“加油!我会看着你的。既然要做就尽全力做好。知道了吗?我先走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时我确实感觉到了我的某根心弦颤了一下,还有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姜锦圣……我会做好的。你就看着我吧……活动正式开始了。我在后台认真地看着。俩学校的小品团也出来演出给这个活动增色了。比我想得更有趣。不出所料……台下的前座坐着姜锦圣那帮家伙。以姜锦圣为中心,右边坐着没人性的朴俊英、泰民、娜丽、讨厌我的伊江燕,左边坐着云君、志珲,剩下的几个以前没见过的,长得很凶的家伙们-_-;;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姜锦圣不知道高兴什么一直笑着。过一会儿就轮到我们了。好紧张!“俊喜,我直哆嗦。怎么办?俊英也来看了!他们干嘛偏要坐在前面嘛!”“小敏,不要紧张!我们像练习时候那样跳就可以了!你今天要跳得酷酷的,得让朴俊英那家伙被你迷倒!!加油啊!^^”智瑛细声安慰着小敏。小敏好像和我一样紧张。啊!对了!“小敏。”“嗯?”“某人跟我说既然要做就尽全力做好。我们不能抖啊。”“是谁跟你说的?”“一个很无理的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