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小子的全部

像疯子似的跑出啤酒屋。推掉抓住我的民友不顾一切地跑出来了。我第一次对挽留我的民友说了心里话。“以前爱过你但现在不是。现在对我最重要人不是你,而是姜锦圣。不要阻止我。不,即便你阻止我也会回去。姜锦圣他在等我。我爱的人正在等我。我回去了。以后在学校见。”之后出来坐上出租车。不管花多少钱都无所谓。赶快今天12点之前一定要回到那小子身边,我只想到这些。“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之前在英通街一起喝酒后分手了。锦圣哥看起来期待很久的样子。好像准备生日那天只有和你俩个人开party。你真是个混蛋。”是啊,我果真如朴俊英所说是个混蛋,真的很坏。作为女朋友怎么能这样,真是混蛋。无论民友怎么说我也不应该取消和锦圣的约会。和锦圣的约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得赴约。应该是这样的。“离星期六没有几天了。”“那天只想和你在一起,支开那群小子只有我们俩人。”“不行,只想和你单独相处。”“我等你回来。”那么说的小子……对那样的他我只说了伤人的话。“下次约会也行嘛。除了那一天不是可以天天都见面嘛。说不准我跟朋友们玩很晚才能回来呢,等不等随你便,我走了。”怎么办,怎么办。┬0┬稀里哗啦地哭着上出租车了。“司机,我要去英通街!快点吧,快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如果那天耐心地等他说完不会发生这种事的……他该多么伤心啊?我为什么对锦圣只能做到这地步呢?我为什么只能作这么差劲的女朋友?我为什么……我为什么只顾自己不为他着想?不是的,我也爱他……我也很爱他,可为什么做不好呢?心痛。我太坏了……太坏了。“喂,星期六你真要去仁川吗?”“那当然!!要去!!!”“喂,我那天……”“好了好了,我不管我不管,星期天再见面不就得了,为什么这么罗嗦呀。”“……知道了”。是我堵住了想告诉我生日的他的话,如果那天再耐心听他说完,今天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孤独地过生日……快要发疯了。他一个人该多么伤心啊?在车上我不断地责备自己,流了后悔的泪。我嚎啕大哭了。真的很对不起。锦圣,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司机叔叔也许被我的哭声吓到了,他加速度开得很快。“这位学生,大叔很快地送你回去的,不要再哭了。”可是我现在止不住流泪了。实在很对不起,经常只做对不起他的事的我真的很讨厌。如果跟他道歉说我不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会说没关系不要紧吧。他会安慰我已经跟他们一起过了生日不用担心吧……【今天的故事很悲伤。住在汉城的江玉珠小姐给男朋友写的信。可是,因为是要求分手的信,所以我都很心痛。下面给大家念吧。】稍微镇静下来后,去水原的车上听着广播。【民焕,我是玉珠。现在这封信是刚和你分手回家后写的。你不能理解我是吗?对不起。又跟你说对不起了。好像我总是跟你说对不起。你为了我烦恼伤心,我却什么也不能为你做,这样的我太自私了。慢慢领悟了,因为我……如果为了我而让你烦恼伤心,那不是爱情只是占有套锁。所以做了艰难地选择。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不要再找像我这样的女孩。像我这样只顾自己的自私的人……再也不能找这样的人。那样我才不会感到内疚。真的很爱你,但你在我身边你会很累的。所以我想放你走。民焕,玉珠是很爱你的。你一定要过得幸福。知道了吗?】靠!!靠!!玉珠也许是和我同类的人,锦圣也因为我而很累吧。只顾自己的女朋友而烦恼伤心吧。锦圣跟我在一起也会感到寂寞了吧。我也该放弃锦圣吧,没勇气。自从跟锦圣交往到现在我什么也没为他做过,真的一个也没有。锦圣为我做了很多,让我拥有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如果哪一天我们分手后给锦圣什么也留不下该怎么办?我真的太坏了。我又想起拿着我给的小小百力滋像小孩子一样笑地很开心的锦圣的脸。收到小小礼物而笑的如此开心的锦圣的脸……那样的锦圣……对那样的锦圣我做得越来越过份了。11点50分。锦圣,求求你在家等我吧。好吗,求你了……下车走到锦圣住的那栋楼,正要进楼的时候从门口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止步站在原地不动了。不是,没勇气再动了。“你什么时候再来上课?”“明天。”“你到底做什么?拜托你,好好上学吧。”“嗯,知道了。明天开始我会好好上学的。我知道我错了。明天一定要穿我送的衣服哦,知道了吧。”“行了,你快点回去吧。”“锦圣,生日快乐。^^*”“好了,知道了。可是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傻瓜,对你我还不了解吗?关于你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是嘛,谢谢你。快点回去吧。”“嗯,我回去了。”是伊江燕。今天站在那儿的人不是我而是伊江燕的事实让我心痛。伊江燕对他比我还了解得多。甚至我不知道的她也都知道。即便锦圣没告诉过她,她也知道了。那是一个很大的关心。不,对心爱的人想了解更多,想知道对方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伊江燕早就知道了。“锦圣……我能给你打电话吗?”锦圣什么也没说。第一次看见了伊江燕的那种表情。以前一直认为很坚强、狠毒的她也在有些人面前只能显出一个无助的柔弱的一面。“也好,干脆什么也别说,那我能打个电话,如果你不要我打电话我真的没勇气给你打的,所以你干脆什么也不要说,我走了。”转身回去的江燕的肩膀好像在发抖。锦圣默默地注视那背影远去,慢慢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了。11点58分。“锦……锦圣……”锦圣回了头,看见了站在背后的我,有点不知所措。“你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从仁川回来了。”“原来是这样,突然间从背后出来吓了一跳。^^;;”不要笑,傻瓜。不要对我傻笑嘛。你的笑脸更让我伤心内疚呢。干脆对我发脾气好了……为什么像傻瓜一样对我笑。……“对不起。锦圣,祝你生日快乐。”一说完祝福的话,我的眼泪也哗哗地流下来了。怎么擦也擦不干的眼泪模糊了视线,让我无法看清锦圣的脸。我怕坏心的我害他不幸痛苦。“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真的很对不起,”“你这是因为没一起过生日而道歉的吗。好了,行了,我跟他们一起过了。之前我也没告诉你的嘛。”果然如我所料这小子还是安慰我说没关系。“俊喜,不要哭了。”“我真的对你不好,对不起你。”“哪有。”“我真是一个只顾自己的很自私的坏女孩。”“你不是坏女孩,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不是,我真的很坏。对不起。锦圣,真的对不起。”以前我跟你撒谎和民友去看过电影。这次取消和你的约会去见面的人也是民友。锦圣靠过来拉我的肩膀把我抱在自己的怀里。“这样看着你的时候我,总有哪一天你突然离开我身边消失的预感。所以我经常感到不安。”“锦圣……”“不要再自责了,没人怪你,我不是都说没关系了嘛。”“如果有人比我更爱你就好了。”“即便有那样的人我也不要。她不是你。对我没有什么意义。”“锦圣,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也没为你做什么。”“我什么也不需要。别担心。也不要胡思乱想哦。给对方很多礼物并不能说明什么,那不是爱的全部。你不要误会那就是爱。”“对不起。”“俊喜,爱的很深爱情变大的话,你想它会怎么样。”锦圣已经理解我。不知怎么知道了我的心已经动摇,就安慰我不要担心给我抓住了彷徨的心。“对对方的爱变得很大后,即便周围的人都议论那个人的不是,指责那个人也能理解那个人,为那个人伤心痛苦应该很讨厌对方,但只要见到那个人就能理解对方是有不得已的事情耽搁,不会怪罪对方。”“呜唔……呜……”“我能理解你。”现在我还能说什么?世上还有比能说理解你的锦圣的话更珍贵的爱的告白吗?谢谢你……真的谢你……可我向着你的爱越看越渺小。所以我更觉得我没资格享有你的爱。对我来说太重了。你的爱对我太重了。我想今天一个人回去,就阻止要送我回家的锦圣。可是很意外的某人在我们家门前等我回来。“你去哪儿。”我不回答只是默默淡地看着她。怎么会,不是,为什么在这儿等我呢。“好久不见了。”伊江燕,为什么等我呢……想说什么吗……“以前那件事对不起。那件事我也很后悔。再也不会那么做的。对不起。”向我道歉的伊江燕不是之前我所认识的伊江燕。而她的话更像是想了很多苦恼了很久以后下定决心开口的话。与其说是傲慢无礼,我觉得这才是真实的伊江燕“今天是锦圣的生日。所以我去锦圣家等了很长时间。过了很久看见锦圣回来。可是本应该过生日而高兴的锦圣不知为什么脸色特别难看……看起来很落寞的样子。所以我转身背着锦圣往反方向走了。然后给民友打了电话。我只是随口问你而已,是不是……现在是不是俊喜和你在一起。我多么希望他说不是。可是他说现在在一起。那时候我才明白了。锦圣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落寞没劲。如果是我……如果换我是你的话我决不会那样。不,不会发生那种事的。你到底做什么?既然得到了锦圣的心就不能那么做呀!那怕是一次,你也为锦圣想过为了解他而努力了吗?有没有比自己更珍惜锦圣!我很了解你这种人。像我妈那样只顾自己的自私的人我太了解了!你也一样!!没什么区别!!”伊江燕的话让我哑口无言。因为说对了,说得很准,所以我无法反驳她替自己辨解说不是。“你知道吗,锦圣为了和你一起过生日早就准备蛋糕等你,你为什么伤锦圣的心?!”好晕。我眼前的东西都开始摇晃了。尽管在她面前多么不想哭但眼前的一切摇晃得很厉害。“你眼里为什么除了锦圣外还有别人的影子?为什么不能比自己更珍惜锦圣?!为什么?!”我也想问自己。何时为止被自私的想法所控制……我想问自己……“你干脆到民友身边吧。不,你回去吧。我这样求求你。你回到他身边吧。”江燕走到我面前跪下来了。“俊喜,你回去吧,好吗,即便锦圣只当我是朋友我也有信心为他做一切。我有信心不会像你那样伤他的心。你身边不是还有民友吗?我只有锦圣了。离开吧。求求你。”“江燕……你起来,不要这样。你起来呀。”我对不起周围所有的人。看着江燕的样子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我和江燕有什么区别,爱需要关心和热情,江燕她有关心照顾对方的心。可是我缺乏对锦圣的关心和照顾之心。明白其中差别的瞬间,我也知道了我没资格继续留在姜锦圣身边。“我也想像你那样爱锦圣。”“什么意思?”“可是好像力不从心……是啊,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只顾自己,是很自私的人。你看得很准。”“俊喜……”“应该不会发生那样,可我……我离开了锦圣后,他伤心怎么办?”“我会在他身边的,我会守住他安慰他,跟以前一样……所以你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不用担心……那句话刺痛我。也好,我不会担心的。“离开吧,不要再伤锦圣的心了。你对他什么也不了解。不了解锦圣的心。”也是的,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甚至连那小子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为什么伤心。仅仅……我知道的仅仅是他的名字三个字。真的什么也没有。伊江燕,我输了,还给你……把姜锦圣再还给你。看来是错误的开始。我已经没有信心了。是的,其实是没有信心对锦圣更好。可要放弃我还是这么伤心,看来确实是自私的人。进了房间,看见锦圣以前送给我的CD。再听“最后的爱”那首歌,然后一直哭到10首曲子全部结束为止。对不起,我要放你走。因为找到了比我更爱你的人,她不会让你伤心的。我没信心了。没信心比她更爱你。然后再也不做伤她的事了。江燕说她有信心。我好羡慕她。因为我也想那么说。我也想像江燕那样爱你的……看来我还是不够好。锦圣……对不起……只能做那么差劲的女朋友真的对不起你。好几天都回避了锦圣。锦圣给我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快点儿跟他说清楚才行啊。可是怎么样也想不出宣告分手的离别的话。不行,我得说,再也不能让他伤心了。我的他该享受幸福了。叮——是语言信箱。颤抖的手按了密码。[有一条新留言。]狂跳的心。[呼……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俊喜?我最近比以前更想你呢……不要这样了。不要这样。妈的,快疯掉的。我快要发疯了!!!]“呜……”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前方了。什么也看不清了。这样……以前果然这样哭过吗?为什么我会哭得这么厉害呢?也许是这会伤他的心而感到内疚的缘故吧。在他们家门口。在他面前我真的绝不会哭的,绝对,如果我哭了他会发现我的心摇摆不定的事。因此受到更大伤害的将会是他。我的手怎么也按不下去。我得按门铃……按下去他才会出来呀。靠,我的手……我的手拒绝按门铃,很多次都伸出手到门铃但没勇气按下去。挣扎了几百次后…终于……终于按了预告分手的信号之铃。锦圣……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面……叮咚——“是准呀?”“我……是我。”怦怦!怦怦!怦怦!听到了我的话吓一跳的脚步声。哐——!从半开的门缝里可以看见手忙脚乱的他。从他的眼里也看到了兴奋。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很憔悴……生病似的。“进来吧,外面很冷吧?要不给你饮料?”他的忍不住兴奋的声音。对这样的他我能说出要分手的话吗?朴俊喜,你能狠下心来吗?真的有把握说吗?万一他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你会怎么办?用动听的话来又要伤他的心吗?要说因为爱你所以放你走这种卑鄙的话吗?不,不能说那种话。即使锦圣问那些话也不能那么回答,冷淡地……冷漠无情地……能讨厌我一辈子,恨我一辈子,尽量说的让他早点把我忘记吧。那才是为他好……这世上最悲伤的事是知道了自己再也没有能力为心爱的人做些什么。爱的很深再深……为那个人做所有的事而努力过但感到了无力,那是世上最痛苦的事。可是他会知道吗?他真的会知道吗?这样放弃他为止……说出分手的话为止……一个一个包装起来的我,冷漠无情的话,冷漠的表情全部都是我装出来的事他会知道吗?不会知道的。一点一点被折磨烧掉的心,他死也不会,不会明白的。今天我会离开他。用我的手狠狠地伤他的心。在这世上最残忍的方式伤的心。“你老不接电话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问俊英那小子他也说不清楚……”“没什么事。”“噢,是吗……”下定决心要开口的瞬间的那心情……说真的没经历过这种事的人是不会明白此时的心情的。到底是什么心情……整个心甘情愿烧掉的感觉还是其他什么感觉……“我决定和民友重新开始了。”说到这程度的话充分……充分讨厌我了吧,金民友你还是对我有帮助啊。你提供了让他恨我的理由,我该谢你吗?呼~说这话时一秒都没犹豫。被我的话吓倒的锦圣。锦圣……其实是骗你的……骗你的。压根儿没想过和他重新开始。真的。眼泪都已经快忍不住了……真的很辛苦地忍着。不能在这儿哭……不能在他面前哭。真的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说。不能……傻瓜,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不,不能爱上任何人了。“到底说什么,你?!什么?再说一遍!”“看来你还没听清楚,我和民友重新开始了。所以我们……”“哈——什么?你现在跟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吗?”“嗯,是真心话。我的性格本来不是拐弯抹角说话的那种,你不是也知道嘛。”“我知道,知道你不会做那种事……即便我知道你怎么能这么无所谓地说呢?我对你不过是如此吗?仅仅是这个程度吗?!!”“那你希望是什么程度?”不要找我这样的人。锦圣,绝对不能找像我这么坏的人。我明明没哭……但心不知为什么一直住下流泪,像雨水一样。这应该是所谓的心流泪吧……“所以和民友重新开始了?”“嗯。”不,不会发生那种事的。我离开你回到民友身边那种事……绝对不会发生的。尽管这样我还是胆怯地选择放弃你。这也或许是我的私心……“我在你心里还只不过是第二位?早已明白……早已经预料到的事可真的猜对了,多么希望是猜错了。”“我真的忘不了民友。离开民友真的活不下去了。每次见到你就想起民友。本来以为民友忘了我,没想到他要重新开始。现在都听懂了吧?”傻瓜,现在都听懂了……那样你现在开始要说讨厌我恨我。你要那么做,知道了吗?一定要……一定,只有那样我才不会内疚。傻瓜,我们都很伤心该怎么办。即便……即便那样,我会记住你。像小孩一样笑得灿烂纯真的你,一定会记住的。收到小小礼物也像抱着世界一样开心幸福的你的脸也会记住的。在我家门前替我担心的你的模样也会记住的。害羞地不知所措的你也都记住的。在朋友面前介绍我是你的女朋友时的自信满满的表情,说话时的表情……你的语调……你的声音都会记住的。“我走了,再见。”锦圣。一定按时吃饭注意身体哦。像现在那样经常吃泡面会弄坏身子的。如果哪天病倒了……啊……对了,还有伊江燕呢,哈……我也真是。“我只问你一句。”“什么?”“你喜欢过我吗?”无法回答,喜欢过我吗是什么鬼话,怎么会不喜欢呢!可是……“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我觉得没必要回答,你不觉得很搞笑吗?”讨厌对你这么狠心的我吧。可是更让我伤心的是这么转身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我这时才明白了我真的很爱很爱你的事实。像傻瓜一样现在才明白了。早一点知道那该多好……明白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妈的!!你不要说慌了!朴俊喜!!不要说谎!!”“是真心话。”哐!从他们家跑出来了。拼命地往前跑了。拼命地……他看不见我为止,跑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其实我很想对他好,那怕是一次也好。即使最后一次也好说出真心话让他永远记住我活在他的记忆中。很爱你但什么也给不了你……所以为了你想分手……可是不能为了这些真心话,让他再一次受伤。应该很恨我了吧,说不准已经对我的冷漠无情感到恐怖而后退了呢。万幸,能让你讨厌我恨我。比起思念我,恨我会更好过一些的。因恨而骂我心也许会舒服一些,但思念我只会流泪的……如果很想我的话,你只会记住那些快乐的事。那样你会更伤心的。干脆只记住今天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我,然后讨厌我恨我。不,咒我也好。咒我受到和你一样的伤害也好。我愿意……我愿意受到你受过的那些痛苦……这一切,我会记住的……请你忘了吧。忘掉不会撒娇却在你面前努力撒娇博得你的欢心的我,忘掉在你身边围着你胳膊凝视你的我,忘掉唱歌时跟你说的这首歌的主人公是你的话,忘掉看着你露出幸福笑脸的我,忘掉在你们学校门前等你的我,在你的记忆中把我完全磨掉,干干净净地忘掉。这是你能做的对我的第一个报复。然后……给我展现你和伊江燕的幸福。那是第二个报复我的方āR欢ㄒ宋摇?“傻瓜,要是我那样的话……我对你一样对她好的话,我还会和伊江燕分手吗?要是那么爱她我干嘛分手?一听你受伤了我就乱了分寸,喜欢她的话我为什么还跟她分手……你一哭我就心痛……心痛得快要死,喜欢她的话……我怎么会和她分手。我那么爱她的话我怎么可能分手……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向对方的爱变得很大后,即便周围的人都议论那个人的不是,指责那个人能也,理解那个人,为那个人伤心痛苦,应该很讨厌对方,但只要见到那个人就能理解对方是有不得已的事情耽搁,不会怪罪对方。”我会记住的,我不会忘记一定要记住。锦圣……再见。如果谁问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一天是哪一天,我会说是今天。问我一生中最讨厌自己恨自己的一天是哪一天,我也会说是今天。问我有没有一生是最难忘的或者最想念的只要闭着眼睛都会流泪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他……曾经是我男朋友的他。因为爱的太渺小了……最终我还是败在那小小的爱。唯一遗憾的是一次,那怕是一次也没跟他说我爱你……这个将会成为我这一生中最大的伤痛的。睁开眼看了一下表已经是早晨了,不希望到来的总是很快地来到。昨晚也失眠折腾了一晚上后,凌晨时分好不容易才睡着了。最近好像把这辈子要流的眼泪给都流掉的感觉。我静静地坐着不动,都忍不住流泪的话他也应该和我一样伤心吗。应该我更痛苦才行啊。由我来受罪才行。应该要那样……今天从早晨开始下起雨来了。看着窗外的雨就想起他,我只好转身看别处。“我上学了。”虽然出门了但最终没去学校。是去不了。产生了下这种雨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的想法。不知为什么我觉得现在该尽情地大哭一场。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离别吧。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只有离开后失去后才因更大的思念和相思而后悔,这就是离别吧。比分手的痛苦更大的痛苦是离别吧。走了一整天,走了多少路脑子里出现的还是姜锦圣一个人。不知怎么搞得,自始至终只能想起他一个人。不听使唤的脚停住的地方是他们家附近。我差点儿喊他的名字了。现在不能……现在没用……再对他微笑只不过是谎言,为什么我的脚还是往前走……走到他们家楼底下我就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了。“锦圣……你这傻瓜……锦圣……呜呜……“那就这样吧。俊喜你也许觉得对不起我而在外面彷徨不回来,那我就在我们家门前那棵树上系着很多黄色手绢。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你只要看到了那些黄色手绢就可以知道我已经原谅你了,所以到时候一定要回到我身边!知道了吗?”“呵!傻瓜。我们又不是拍什么电影?真搞笑。”“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看过我说谎吗?”“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我只要看到了那个就认为你已经原谅我了,然后对着你大笑跑过去可以了吧?是吗?”“那当然,你这家伙!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乖乖的回来就行了。”锦圣竟然在他们家楼前的树上系着很多像果实一样的黄手绢。我心痛得快要发疯了。眼泪怎么擦也不停止,让我发疯,盼我回来的锦圣的心左右我旁惶的心。回不去……锦圣,我回不去……不要等啊……不要像傻子一样等下去。为了我这种人……你不值得这样做。

“对不起!”“呜……姜锦圣你告诉我。你说你从不说谎的,伊江燕……你真的没有喜欢过她,是不是?嗯?说啊,像我们这样……你是不是对我一样对她了?快说呀,是不是啊……”我其实是嫉妒。我好生气他对伊江燕也像对我那样好。我一想起被我逗得脸红的姜锦圣就更难过。我乱打了姜锦圣……埋怨着他。他再一次温柔地抱了我。“傻瓜,要是我那样的话……我对你一样对她过的话,我还会和伊江燕分手吗?要是那么爱她我干嘛分手?一听你受伤了我就乱了分寸的,喜欢她的话我为什么还跟她分手……你一哭我就心痛……心痛得快要死,喜欢她的话……我怎么会和她分手。我那么爱她的话我怎么可能分手……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锦圣捧着我的脸。是吧,锦圣?你的眼里只有我,是吧?“姜锦圣,你要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即使你讨厌我也不能抛弃我。明白了吗?只能由我抛弃你。我不要你抛弃我。我会伤心……我不要。”“好,我发誓。我……我姜锦圣绝对不会抛弃朴俊喜。我发誓……发誓。”好伤心。听锦圣这么说我又伤心地哭了。锦圣心疼得给我涂着药。问我是不是很疼……是怎么忍着的……说对不起……说会好好地保护我不让再发生这种事……是清晨。噢,浑身酸痛。—_—;;真的比昨天还疼,挨千刀的……把我打成这样,你们死定了。哎呦,我的身体。T_T“起来了?”“嗯,这么早就起来了?”“吃饭吧。”锦圣像抱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到厨房,又小心地把我放到椅子上,我觉得心里怪怪的,*—_—*“你不去上学吗?”“不去。”“我呢?”“你也别去。”“为什么?”“叫你别去。”“为什么?——;;”锦圣亲手给我做好了饭。这小子还会煮粥……而且手艺还挺不错。+_+“你……手没事吗?”“没事。”“……我以后会只相信你的话的。”我好不容易说出了这句话。是我看在他为我守夜的份上决定的。听了我的回话,他这才露出了笑容。好,以后我就只相信你了,行了吧?我和姜锦圣一整天窝在家里。伤口也好了点儿,不那么痛了。万幸。多亏了锦圣的照顾。我在锦圣小心翼翼的陪伴下搭上出租车回了家,他一直目送我回房间,直到我开灯他才离开。帅家伙。“好了,回去吧。”“好好睡……只想着好的事情,知道了吗?”“嗯,知道了。”“睡前记住要吃药,上药。”“嗯,记住了,放心吧。”“到家后给你打电话。”“好,路上小心。”“不,要是你想睡就给我发短信吧,接到短信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不,打电话吧。我等你的电话。”“你等我电话?”“嗯。”“知道了,那你老老实实的躺着,等我电话,我尽快赶回家给你打的。”“嗯,再见。”“快把门关上,进风呢。那我走了。”“嗯。”为什么呢……突然好想哭。我赶紧把门关上。眼泪流了出来。他怎么会那么帅呢。—_—;;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感动得不停地流泪。世上还会有比他更好的吗?不,没有的,肯定没有。我要是真的爱上你的话怎么办?真的,没有你的话,我就没人可以捉弄,没人可以打了。锦圣。^^;;我躺在床上……过了20分钟左右吧?手机铃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他的头像和名字:‘帅小子’。他回家的速度还真快啊。到底坐什么车回的这么早就到家了?真是神了。“喂。”[我到家了。你快睡吧]“知道了,你也快点睡吧”[俊喜……]“嗯?”[……晚安。]“.…….哦。”臭小子,还以为刚才会对我说“我爱你”呢。自始至终他都没对我说过那三个字。甚至连喜欢我都没说过。讨厌,该死的家伙,我是真的想听他说出那三个字啊,想听极了。呃~—_—;;明天得上学了。真讨厌……—_—^哎—我和姜锦圣一起走到校门口。看着姜锦圣小心呵护我的样子,云君总是取笑着我们。这家伙谁都拦不住。—_—;今天没看见泰民。志珲说是朴娜丽和泰民要分手了。他们要分手了呀?虽然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我还是觉得泰民和娜丽分手是再正确不过的了。和娜丽这种人交往,我真替泰民觉得可惜。希望泰民快点忘掉娜丽回到以前的他……“俊喜,怎么样啊?”是小敏。“嗯,还好。^^;;”听小敏讲我才知道前天我在教室里晕倒以后的事。智瑛和娜丽打起来了……那伊江燕和朴娜丽现在在哪儿?“智瑛呢?”“还没来。”“没来?”为了让小敏开心一点我拉着她去了小卖店。没劲儿的时候吃东西是上上之策-_-小敏看出来努力微笑的我,她也跟着笑了。她不开心都是因为我。真对不住。——;;“俊喜。”“嗯?是民友啊。”“脸上怎么有伤啊?发生什么事了?”“嗯?啊,这个啊,昨天走路时不小心摔倒了。^^;;”“原来是这样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哪?伤口怎么样?”“嗯,没事儿。”“俊喜,我先回教室了。你们聊吧。^^;;”小敏可能觉得有些别扭先回教室了。我和民友换了地方坐在体育场的长椅上了。“哎……”“出什么事了吗?”“最近伊江燕好奇怪……”“怎么了?”“电话也不接,对我也和从前不一样了。奇怪,她会不会哪天突然要跟我提分手呢。说实在的,我觉得好累。”心里觉得怪怪的,我听他讲这些觉得怪怪的。几个月前还没这样呢。“昨天我突然想起了你,心想你以前肯定也很难过吧。我那时无缘无故地躲着你,也不接你的电话,没理由的就跟你分手,甚至转学离开。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或许老天在惩罚我吧。”说这话的时候民友显得特难过,为什么呢?民友……民友现在就像我遇到姜锦圣之前那般心力交瘁着。我想起了伊江燕说的话。她说不喜欢民友。那民友怎么办?如果伊江燕因为和姜锦圣分手就把民友当代替品的话,那民友在她心目中算什么?什么嘛,民友岂不是到头来两手空空?“……铃响了。民友,要是不开心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吧,我随时都会听你倾诉的。”看来我还是留恋和他交往的一年恋情。毕竟一年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看到民友那么难过,我的心真的好痛。我甚至想他要是没离开我的话就不会这样。你抛弃我离开了就该幸福啊……我现在很幸福,为什么抛弃我的你这么不幸。什么呀。这样不公平……真的不公平。民友,金民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嗯?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在校园里再也没看见朴娜丽和伊江燕。听智瑛说她们一起离家出走了。这些疯子。原本还想见到她们就好好教训一顿呢,现在也找不着人了。┬^┬一帮垃圾。伊江燕出走之后,民友出现在我们班的次数也减少了。我还是很担心民友……但我也无能为力。呼~“俊喜,咱们今天去看电影吧。”“嗯?今天?”“嗯,今天。你有事啊?”今天本来要去姜锦圣那儿给他做点好吃的。怎么办?怎么办?呼~下次给他做也没事吧?——;;是啊,下次再给他做吧。>.<“好啊,去看电影吧。我可能要晚些才能出来。你们班先下课的话你就先买好票等着我吧。我会赶过去。*^^*”“知道了。快点来呀。^^”“嗯。^^”我虽然说得很爽快,但心里可不是那么爽快。哎~是啊!我和民友始终都只不过是朋友而已。有什么关系~^^一放学我就跑出校门去找民友。吓!!怎么,怎么,怎么会有这种事儿!!锦圣正站在校门口等着我。真是。学校离得近也不是什么好事儿-_-棘手!!“走吧。”“啊……那个……那个……”“干嘛?”“我……”我觉得好对不起他。┬^┬“我今天突然有点事……好吃的下次再给你做好不好?”“什么事?”“嗯??呃……以前的同学来找我玩。”如果我告诉他要和民友去看电影的话,他肯定会胡思乱想!!不行。不能告诉他。“是吗?那我陪你去吧?”“嗯??不行,那个人……很怕生,看见你会不知所措的。哈哈。^^;;”突然感觉好热。真的好热。看来说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_-;;“是啊,知道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这几天民友实在很不开心……所以……所以……所以……“有什么对不起的。玩得开心点。记得给我打电话。”“嗯,我会的。”“走吧,不然要迟到了。”“你不走?”“我等俊英他们。”“那我走了。”“再见。”心里真的好不爽,真的。呼~我一说给他做好吃的他还特开心呢……可是……我这是干什么呀。呼~┬_┬我把姜锦圣抛在脑后赶到了民友等着我的剧场前。要是我去给姜锦圣做饭的话觉得民友好可怜,所以还是赶来了。“电影真的很棒,是吧?”“呃……嗯。挺好的。”“现在咱们要干什么呢?你想去哪玩?”“嗯?没有-_-”“那我们去咖啡屋?”“好啊,走吧。”我们去了咖啡屋。民友时不时地面带忧伤。是因为伊江燕吧。“还记得吗?”“什么?”“记得去年有一次我们来咖啡屋从早上开始一直坐到关门。”“嗯,记得。那时我们没钱只点了俩杯咖啡,是吧?嘿嘿~那时老板和服务生给气的。^^;;”“是啊。现在想想那时真好玩。是吧?”“嗯。”“真希望回到那时候。”“嗯??”一定是我听错了。民友,千万不要。别再让我动摇。“不是,没什么。^^;;俊喜,我拜托你一件事。”“什么事?”“我们下星期六去仁川吧。”“仁川?”“是啊。去仁川的话还可以见很多朋友,多好啊。还有,我们去那个咖啡屋看看。”“……”“怎么了?不愿意吗?有事?”“没有没有,好啊。去吧。一定很好玩!和以前那帮朋友聚的话肯定很开心的!”“哈哈,就是。^^叫上淑婉和正喜吧。要是他们看见我们两个一起去的话一定很吃惊的,是吧?”“嗯,也许吧。^^”“说好了下周六!不许再约别人了!”“当然了!”“那我们四点在地铁站见吧。”“好的。”因为没有其他特别的事就答应他了。也很久没去仁川了。—0—啊~正喜还好吧?淑婉也一定过得不错。^^真想他们啊,我们四个人以前多开心。那时我们每天都泡在月美岛练歌房,都和练歌房的大叔混熟了玩到通宵……真怀念那段时光啊。“俊喜,我们去喝酒吧。”“酒?”“噢,对了,你不会喝酒,那就陪我说说话吧。”“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只是想喝酒……”我们走出咖啡屋,民友领我去了他常光顾的饭店。我觉得他一定是有事。他一连喝了好几杯。人开始有点恍惚。都已经喝掉两瓶的民友,他刚才还说让我陪他说话呢,可自己却一直一言不发地喝着酒。“你和我在一起你男朋友会不会生气?”“没关系,不会的。我们是朋友嘛。”“说得对,我们是朋友。”民友今天真的有点奇怪。这几天都怪怪的。是不是江燕对他说了什么了?“昨天去找江燕了。”“真的?那她为什么不来上课?”“她说不想来。”“为什么?”“……不要怪我说这种话。”“是什么?”我大概能猜到民友要说的话。应该跟锦圣有关吧。“都怪锦圣那小子。妈的。”我是多么希望我猜的不对。但听民友那么说心里还是很难受。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原来民友也知道啊。伊江燕喜欢锦圣,而且俩人有过交往的事。看来这事越来越麻烦了。就像我讨厌伊江燕一样你也讨厌锦圣吧。其实锦圣是个挺不错的人……—_—;;“她人在哪儿?”“家里。”“家?”“嗯。她就待在家里不想来学校。”“你去好好劝她吧。”民友好像还不知道我和伊江燕吵架的事。是啊,也许不知道更好。民友不知道也许对他更好吧。“呵,江燕会听我的话?绝对不可能。我了解江燕。如果江燕听从别人的劝告,即便你不愿承认也得承认的事是她只会听锦圣一人的话。”“呼……。”“早就知道了。江燕喜欢锦圣还故意说想跟我交往的事。我知道。对她来说我只是引起锦圣注意时才是必要的存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