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里的橡皮擦

改过自新,大不了多来几次擦拭。都只是一时的过错。之前你并没有意识到,狂风的书写会很复杂。站直喽,别趴下:一笔一划,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是歪歪斜斜的那种,我要的便是端端正正。尽管,写错了可以重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一张纯洁干净的纸面上,可以随心所欲地信手涂鸦。虽然一块普通的橡皮擦,它绝对能够容忍,我笔下偶尔出现的一些污点,或者是一个小小的误差人在雾中,最想走出内心里的模糊。拭去黑夜的阴谋之后,一块橡皮擦,义无反顾地把白昼交给了光明正大。时刻准备着,纠错或打假。它专门面对败笔说事,而我则只是横平竖直的细致勾画--但凡写到人字,我却不敢有任何的马虎,一撇加上一捺,一定要力透纸背,而万万不能轻易地涂改。对于过度的粉饰,橡皮擦要做的,便是专心致志地脱去铅华。只留下自己心灵想要的密码,剩下的是朴素。一块橡皮擦在繁文缛节里渐渐懂得,该如何去简化自己的表达,删繁就简,它最不喜欢一味地冗长拖沓崔国发,1964年生,安徽望江人

        “咦,我的橡皮呢,刚刚还看见呢?去哪了呀?去哪了呀?”

       
我几乎把整个房间都找过去了,可就是没有。可是我还要写作业呐,没有了橡皮擦怎么写?我只好让妈妈带着我去再买一块橡皮。

       
可是橡皮擦怎么会消失了呢,难道是它长脚跑了,不可能呀!我一定要把我橡皮擦找到。我找呀找,可半个小时还没有找到。难不成又被狗叼走啦。没有啊,我又没让它进来过。

       
到底在哪呢?唉,就算了吧!反正已经有一块新的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又不耽误什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