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这不是玩笑

“红日!” “红日!” “红日!”
不是幻听,而是紫魔芋那家伙死皮赖脸地跟在我的身后,已经一遍遍地叫着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了多少遍了。
说是要跟我道歉吧,也不像,因为都快跟了我一个小时了,那家伙就连类似对不起的句子都没有讲过半句,一路上就听到他不断地唧唧哇哇地说着各种自认为有趣的事情,不断地从我的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回左边,似乎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
可恶的家伙!
他不会记性差到忘记就在一个小时之前,他编了一整套凄惨的台词来博取我的同情,然后利用我的同情来陷害我,害得我当场被店长辞退吧!
如果他没有忘记的话,应该知道我现在根本就不想看到他,更何况是装没事般地听他的那些笑话。现在的我,如果不是还算剩下一点理智,知道在现在这个法制社会杀人是要被判死刑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灭了眼前这家伙。
“红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吗?哈哈,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答案是先有男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称呼男人为‘先生’!哈哈……”
“你不觉得很好笑吗?好吧,那我再讲一个。男人的脸皮和女人的脸皮,谁的比较厚呢?”
“你又不知道吗?告诉你,答案是女人,因为男人的脸上会长胡子,可是女人的脸厚到连胡子都长不出来的地步,哈哈……”
整条路上都是紫魔芋夸张的笑声,我抬头,直视着前方的路,专心地只管自己走路,彻底地把他当成隐形人。
“红日……”见我还是没有理睬他,紫魔芋腾的一下,站在我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然后将自己那张精致得找不出一点缺陷的脸慢慢地靠近,近到两人的鼻子碰在了一起,然后是脸颊,接着是嘴唇……
“你干什么?”就在我和紫魔芋的嘴唇相差零点几毫米的时候,我惊呼着一把把他推开,“该死的紫魔芋,你不要逼我动手杀了你。”
我咬牙切齿地大吼。
“我只是想试试看这样做的话,你还会不会继续把我当成隐形人!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有效,再说……比起被你当成隐形人,我宁可选择被你杀死。”紫魔芋看着我,用他惯用的真诚表情说道。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相信我,你一定已经被我杀了十几回了。”我恨恨地说,一个抬头,刚想要绕过这家伙离开,却看到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远远地走来。
我所有的动作顿时全部僵住。
我抬头,呆呆地望着那抹身影所在的位置,看着他被几个女生围在中心的样子。
熟悉的心痛又再次袭来!
明明距离那么远,为什么我却可以这么清楚地看到他低着头,温柔地对身边女生微笑的模样?
“红日,你怎么了?”一边的紫魔芋觉察到了我突然间的不对劲,顺着我的视线看去,“啊,那不是莫子青吗?真看不出来,这小子平时好像斯斯文文的,原来这么花心啊,竟然一下子和三四个女生约会,而且个个还都这么漂亮。啧啧……”
“一个男生和三四个女生怎么约会?你以为子青像你一样吗?”虽然伤心,我还是开口,想也没想地为子青辩护。
“冤枉啊,虽然在学校里,我的身边也总是围绕了女生,但谁叫我在学校那么受欢迎呢,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只要出了学校,我可跟那些女生一个都没有联系的,更不要说是一起逛街了。这不是约会是什么呢?”紫魔芋说。
“请你不要把子青和自己归为一国,好吗?子青之所以在学校外和这些女生见面,一定又是这些女生来找他帮忙了。子青这人,可是出了名的好说话,不论是谁请他帮忙,他都不会拒绝,性格好得根本不是某些人能够比得上的。”我瞪一眼紫魔芋说。
“是吗?”紫魔芋回头,顺着我的视线看向子青,“原来是一个老好人,不懂得拒绝别人的家伙,其实变相地……这种人,因为不懂得拒绝无关紧要的人的请求,所以往往不能兼顾自己身边真正重要的人的感受吧。”
什么意思?我的心一颤,紫魔芋的话,竟然可以三言两语就说出我藏在心里的那些伤口。
“红日,喜欢这样的人,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哦!”紫魔芋用一种了然的表情看着我,轻轻地说。
“要,要你管!”我很想要忽视紫魔芋眼里那看透一切的同情,但是被他说中的伤口却一阵阵地泛痛。
抬头,我看一眼不远处子青和女生们相处愉快的画面,心里有种很酸很酸的味道泛起,酸到我的眼睛竟然也开始跟着一片迷蒙起来。
“红日,你真的很喜欢他吗?”紫魔芋慢慢地走进我,突然用轻柔到不行的声音问我。
可恶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声音,只会让原本难过的我,更加想哭吗?
“紫魔芋,你这个浑蛋,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顺便乱猜别人的心思?”我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伸手,难过地捶打着紫魔芋的胸,“你这可恶的家伙,一天到晚除了欺负我,你还会做什么?”
“虽然我很喜欢欺负你,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伤心。”紫魔芋任由我的双手不停地捶打着,轻声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听不懂紫魔芋的话,这一刻,我也没有心思去弄懂,我唯一在意的是对面那个会对我露出温柔笑容的人。但是这一刻,他的笑容却是对别的女生绽放着。曾经让我觉得幸福无比的笑容,现在却让我的心一阵接着一阵疼痛。
眼泪,一滴滴,不受控制地从我的眼中滑落下来。
明明就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但是心里的伤口痛得眼泪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的地步。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这么辛苦?”不知不觉地,我开口,喃喃地对面前的人倾诉起来。这一刻的我,已经不在意眼前所站的人是自己最讨厌的紫魔芋,我只知道心里的疼痛,如果不宣泄出来的话,自己会受不了的。
于是我开始不停地说话。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为什么我要一直在他的背后等他,他却一次次地失约?他难道不知道,为了他的一句‘等我’,那天晚上我像个傻子一样在河边等到了天黑?他难道没有想过,当其他女生向他寻求帮助的时候,其实伤心的我更需要他在身边……怎么办,眼泪停不了了,我好像越哭越伤心了!”
我擦擦脸上的泪水,抬头看一眼紫魔芋,发现他正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我,一副似乎很认真听我说话的样子。
“你知道吗?”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眼神所鼓舞,我继续说,“我暗恋子青,已经好久好久了。在幼稚园第一次看到他时我就喜欢上他了。你不要以为五六岁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我知道的,真的,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我喜欢他。可是为什么喜欢他会这么辛苦呢?”
我伸手,用力地捶打紫魔芋的胸。
“我明明已经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他却还是因为陌生人的一个请求,就把我扔在一边。所有人的事情都可以比和我的约定重要,不忍心看其他人难过,却可以伤害我,让我一个人哭泣。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这么辛苦?”
“红日!”肩膀上突然被人用力压制,我的整个人跟着微微踉跄,然后跌入了紫魔芋的怀里。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下一秒,紫魔芋便用手臂将我牢牢地固定在他的怀里,“想、想哭的话,就尽情哭个够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过度难过产生的错觉,我竟然觉得这家伙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别扭,那种类似于害羞时产生的别扭情绪。
“紫魔芋……”我尴尬地挣扎着,伤心的情绪早就被他突然的拥抱给吓醒了。
拜托,现在可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啊,而且子青就在对面,如果让他看到的话,他会怎么想?
“别动,叫你专心哭,你就给我埋头哭好了。”紫魔芋抱着我的双手一紧,专制地说,“那家伙已经走了。所以你哭得再怎么大声,他也不会知道。而且我抱着你,你也不用担心被街上的人看到而觉得丢脸。”
但是就算我不丢脸了,难道你不会觉得很丢人吗?
“我……”我一愣,这家伙,他不会是在担心我吧?因为担心我,所以宁愿自己丢脸,也要把我抱进怀里,让我好好地大哭一场?
“紫魔芋……”我喃喃地开口,心里有股暖暖的感动。 “闭嘴,给我专心点哭。”
汗!一般人安慰哭泣的人,不是都会说些好话吗?这家伙竟然叫我继续哭,而且还是专心地哭?果然,不正常的人,就连安慰方式都这么特别。
“紫魔芋,我已经好多了,眼泪也止住了。”我小声地说。
“闭嘴,都跟你说了要你专心哭……呃,眼泪停住了?”紫魔芋尴尬地松开手,狼狈地把我迅速地推开,好像我是什么流行病毒一般。
什么啊?我抬头,正打算说他几句,却看到他竟然脸红红地低着头,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我所有悲伤的情绪被这一惊人的发现所压下。
不会吧,紫魔芋他,他,他在害羞?

第9章消失,请你给我消失 安静。 很安静。
四周静到就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清晰地听到。
我知道以上台词很老套,但是对于此刻的情景来说,这真的是最恰当的描绘。
我和紫魔芋。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四目相对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我刚才动武的手还僵硬地停在半空中,没有收回;而紫魔芋白皙的脸上,因为我的那一记狠狠的耳光,五指的印痕还清晰地存在着,没有消退。
“你……都怪你!”好半天之后,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慌乱的推开紫魔芋的身体,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满脸通红地嚷道,“谁,谁,谁叫你这个大色狼突然间把人家的初吻就这样偷走的?你知不知道对于女生来说,初吻有多么重要?那是要留给自己喜欢的男生的。”
“所以你想初吻的对象是那个讨厌的莫子青?”明明应该生气的人是我,得了便宜的贱货竟然一脸比我还要愤怒的表情,恶狠狠地瞪着我说,“那样讨厌的家伙,你到底喜欢他哪一点啊?”
“我喜欢他哪一点关你什么事啊?”我想也没想便回道。
“你……也许——”紫魔芋突然转头,是先看向别处,然后别扭的说,“也许你以后的初恋男友并不是莫子青呢,也许在不久以后,你会喜欢上其他男生呢?”
“就算我喜欢其他男生,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你这种满口谎话,只会欺负我,一天到晚想办法戏弄我的混蛋!”失去初吻的愤怒,让我想要不断地开口伤害眼前这个大色狼,“你这个混蛋,凭什么就这样夺走我送给未来男朋友的礼物啊?我宁可把自己的初吻送给阿猫阿狗,也不要被你占便宜。”
呃……最后一句话,请上帝伯伯相信我,绝对只是气话。我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想和阿猫阿狗接吻!
“你……”我的话似乎成功地起到了紫魔芋,只见他一张白皙的脸急速地被升起的火气憋成了紫红色,睁大的双眼直愣愣地瞪了我好半天(很不好意思,因为这家伙高度近视使得焦距不准的缘故,这恶狠狠的瞪视明显气势不足),才气呼呼地回吼,“绝对不可能喜欢我?你以为我稀罕你来喜欢我啊?”
紫魔芋恶狠狠地瞪着我,嘴角突然升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不知道刚才那个吻是你的初吻,因为我以为你暗恋了莫子青那家伙那么久了,应该早就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了,谁知道因为没人要所以还一直留着。如果我知道这是你的初吻的话,杀了我都不会要的。”
什么?混蛋,明明是这家伙突然低下头偷走我的初吻,现在竟然说杀了他都不会要?如果不知道事实真相的人,不是很容易误会刚才是我强吻了这家伙吗?
“紫魔芋!”我气呼呼地瞪着眼前这讨厌的家伙,咬牙切齿的念出他的名字。这一刻,我很能够体会樱木花道同学在球场上用眼神直直地盯着自己的死对头流川帅哥,不停地幻想“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是的心情。
因为,我也很想诚心的祈祷,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眼神杀人这一招,那样的话,此刻的紫魔芋一定已经噼里啪啦,不知道被我杀死几回了吧!
可恶的家伙,我才不是那些随便的女生呢!就算再怎么喜欢子青,如果他对自己不是同样的心意,我也不会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的。可是,可是就这样被自己小心翼翼地保管着的初吻,为什么最后会这样稀里糊涂地被这个可恶的家伙夺了去呢?
“给,你的眼镜!”我把藏好的眼镜找出来丢还给他,说,“紫魔芋,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起,我红日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这个人。”
以前就算再怎么对这家伙生气,我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家伙。如果没有这家伙,我的人生一定会比现在幸福得多,至少不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也不会被这学校里那么多女生当成敌人来对待。
可恶的混蛋,从现在开始起,我红日要彻底把你当成一个隐形人来对待!
我气呼呼地说完,转身走下楼去。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便正式和紫魔芋陷入了冷战之中。
不过,所谓的冷战,似乎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和开展的政策,因为这家伙显然对我也很生气,但是他采取的方式却不是冷战,而是不时地对我进行骚扰。我越是冷漠地对待他,假装没看到他,他便骚扰得越是起劲。
“魔芋啊,这是我给你做的便当,你常常看喜不喜欢?”午休十分,和往常一样,老师一出去,紫魔芋的身边立马就围满了不断来献殷勤的女生。
我轻轻地撇撇嘴,拿出自己的饭盒吃饭。
“蛋炒饭?啧啧啧,虽然我知道红妈妈最近很忙,但是红日同学,再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女生吧,怎么连给自己准备一个午饭便当都不会?况且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蛋炒饭,都可以炒得那么难看!”冷冷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紫魔芋这个混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女生的包围中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用力地捏着自己的饭勺,假装刚才一阵臭风吹过。
“啧啧啧,炒个蛋炒饭都焦成这样。”见我没反应,紫魔芋忍不住提高音量,更加用力地嘲讽我道,“真不愧是可以和史前……”
混蛋混蛋混蛋……
我在心里用力地咒骂着紫魔芋,闭着眼等着他那些讨厌的嘲讽又一次地响起,却没想到这家伙哪里不对,说到一半的话突然顿住。
“总,总之,这么难吃的东西我在一边看着都觉得碍眼,直接扔掉算了。”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前,紫魔芋突然一伸手,动作快速地把我的饭盒抢了过去。
“紫……”我腾地从位子上站起来,刚想要破口大骂,却在看到紫魔芋那双亮亮的眸子一副期待地看着我时,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不行,红日,你说过从此以后要把这家伙当成隐形人来看待的,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破例。
转身,我向着教室外走去。
抢走了我的饭是吧,没关系,反正我也正担心着把那可怕的蛋炒饭吃下去,自己的胃会不会受不了呢!正好,那家伙帮自己处理了蛋炒饭后,我可以去楼下小卖部买点好吃的。
当我吃好午饭回到教室的时候,紫魔芋和他那群粉丝们也已经吃好了午饭,一群人正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我进去,竟然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
我在心里忍不住朝天翻白眼,可恶的家伙,一定有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我绷着一张脸,冷漠地从紫魔芋身边经过,一边走,我一边在心里不断地默念:没看见,没看见,我没看见这家伙正冲着我露出很欠揍的笑容,没看到他低头和身边的女生窃窃私语,然后大笑的样子,没看见他对着我挤眉弄眼,故意想惹怒我的样子!
“魔芋啊,你看,外出觅食的北极熊回来了!”紧靠着紫魔芋的女生甲看着我,嘲讽地说。
“不对不对,魔芋说过了,这不是北极熊,是史前绝迹动物恐龙!”站在紫魔芋另一边的女生乙跟着大笑着说。
噼里啪啦!
我的额头上出现一个个愤怒的小疙瘩。该死的紫魔芋……本姑娘不找你算帐已经够好了,你现在竟然还发动自己的花痴团来讽刺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握拳,瞪大眼睛,打算狠狠地会骂过去。
“住嘴!”谁知道,我还没有开骂,一道听起来愤怒值不会比我这个当事人要低的呵斥声响起,最让我震惊的是,这呵斥声不是别人,正是讨厌鬼紫魔芋发出来的。
“那,那个……”在众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下,紫魔芋似乎也察觉到了刚才自己的呵斥声有多么难以理解,摸摸鼻子,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大家毕竟是同班同学,说话还是要给对方保留一点自尊。什么北极熊、恐龙啊……这些用来形容女生实在有点过分,更何况,红,红日同学也没有差到那种地步啦!”
啊呀呀,天空是不是要下红雨了?太阳明天不知道会不会从西边升起来呢?还是说,宇宙明天就要毁灭了?
要不然,为什么恶魔般的紫魔芋突然会开口说人话呢?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微微脸红的紫魔芋,不敢相信这一刻自己眼睛看到的以及耳朵听到的一切。
“你,你干吗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啊?”见我愣愣地看着他,紫魔芋一转身,尴尬地大叫,“我告诉你,我说那些话可不是为了帮你,只是因为我比较善良而已,不想再跟你这个小女人计较!”
小女人…… 噼里啪啦,刚刚退下去的疙瘩再次出现在我的额头。
“紫魔芋,你这个大混蛋!”我大声吼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