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的思念

引起

图片 1

苍茫时间里的每一滴时间,

     
这几天懒懒的待在屋子,回老家的日子快近了,大脑像复读机循环复读着母亲的身影。时间也像地铁“嗖”从指缝中穿过,又到买菜的时间。

都是干净,

       
走到了楼下,感受今天与往日格外的不同。双眼跟随着这种感受四处环顾,耳朵也竖起来寻觅动静,鼻子迅速有节奏的吸着空气,想发现掩蔽的秘密。

通透无垠,而且体贴。

      四周象平时一样静
,楼下没有人穿梭,只有湛蓝湛蓝的天空。我想寻一朵,哪怕是一点白云都行,然而湛蓝的天空是位老者,眯着眼,温和地看着你,露出暖暖温馨的笑容,估计白云被他搂到怀里,躲了起来。

我是其中另一滴鲜亮,

       
“嘶,嘶”,声响打破我的思绪,如此的熟悉,叫声尖锐而急促,近乎金属碰撞般“丝——丝丝……”清脆而响亮,有点刺耳。这是蟋蟀的叫声!在南方,初夏是蟋蟀的天堂。蟋蟀像个孩子,太阳娆娆升起跑出来撒野,不顾及他人的评价,随性的表达自己喜怒哀乐。疼爱它的人,疼爱它的歌声,疼爱它的生命,十五年的酝酿才来世走一遭。

跳出苍茫,在时间之外,

     
追随蟋蟀的歌声,寻觅它的影子,发现树叶已经不是春天的嫩绿色,它的颜色深而沉稳,有一种坚韧不挠的力量。树叶避免不了阳光的照灼,透着阳光,树枝像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在空中静静的舞动,享受阳光的沐浴,我被树枝自然的状态而吸引,与树枝共舞,享受生命的存在。绛紫色突然跳入眼帘,是的,是初夏,这是初夏的季节。

视线的端点。

图片 2

我把全部的我还回时间,

     
南方的初夏,有开满花的大树,这种景象北方极少有。有的像鸡冠顶在枝头上,红艳艳的!有的像瀑布铺满整个枝头,橙的迷人!有的静静矗立在树枝里,露出害羞的脸!含笑花,杜鹃花,樱花,争艳相开,处处可见,处处花香。眼前绛紫色紫薇花带我到了童年。

还回光明,

       
也是初夏,母亲经常带我去苜蓿园,占地有30亩,苜蓿专门是给猪种植的草。梵高如果能瞥一眼,绝对是一副优美的油画,油画有我和母亲的身影,绿色海洋的苜蓿会随风飘动,绛紫色的花也会隐隐约约的看见,还有蝴蝶和蜜蜂互相追逐。但是,我的记忆中,只有在苜蓿园,才能看见母亲静逸的身影。

还回一切所有背后的无有。

     
天亮了,母亲的身影已经不在家;中午时间,烟熏着母亲的双眼,母亲来不及抹去眼泪,吹着柴火做饭的背影;天黑了,一岁多的弟弟,呼天喊地哭着要母亲,母亲弯着腰,干农活的背影。夜深了,挑灯做鞋的母亲,被煤油灯照亮影子的背影。只有在苜蓿园里,花开的时候,才能看见母亲静静地身影,我便安心的玩耍。

无有

       
苜蓿开花了,比紫薇花稍紫一点。我又可以安心、幸福、喜悦的与母亲在一起。母亲蹲在园子里给猪打草,她安祥静逸的样子停留在我心里。在苜蓿丛中,我是童话中最幸福的孩子,跳来跳去追逐着蝴蝶。蝴蝶时而落在花上,时而飞起。紫色的苜蓿花像花仙子,在我身边翩翩起舞,让我忘却追逐蝴蝶。仔细端详花瓣,细而长,花的大小像纽扣般,中间好像有花蕊。你会不由自主用鼻子闻着花香,花香的味就如吃到蜂蜜一样甜,双眼闭着,香味甜味一直到你心头。母亲打满苜蓿,弯着腰,背起背斗,猪有美美的食物了,我满足跟随在身后,像是打了一场胜仗。

无有是万有的根源,

       
身后的苜蓿被我踩出一条小路,母亲回头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我和母亲生命的链接更紧密。
飘香的思念啊!只有这个季节你懂我!思念您,我的母亲!!!

无有是乡愁的家园。

       
每年初夏,看见绛紫色的紫薇花时,母亲在苜蓿园影子一直出现在我眼前,禁不住,总想起母亲的背影!

可能与不可能,

图片 3

必然和偶然,

可知与不可知的归宿。

是物质出发的起点,

是生命基因的故园。

啊,家园

无论我的语言,

涅槃飞升在哪一处时空,

不论我的灵肉,

芬香有无在哪一扇心门,

啊,家园,

如此悠远深邃,与我相生,

成全我,秘密又公开,

伴随我,梦里也梦外,

看我经受低压,

经受高压,

经受生死烘炉的熔炼和锻打。

啊,家园,

源源安抚我的身心,

喃喃庇护我的灵魂。

啊,家园,

我是你枝头上粲粲永久的花朵,

我是你根脉与种子绵延的内核。

我是我很小的一部分。

我是我的上帝注视的生灵,

思念的湖水倒映宇宙的深情。

我是我心灵分娩的孩子,

即使穿过荆棘冰凌、悬崖和深渊。

一切物质都想承认我,

一切卑贱都想替代我。

我是我最好的灵柩,

我是我唯一的守灵的人。

我愿意。我是我永生的情人,

痴情,幻想,经手秘密。

我是我最担心的人啊,

风雨岁月驰骋我的筋骨与黑发。

太阳的飓风撕扯我,

大地的眼神凝聚我,

再多迷惘,清清楚楚,

再多坎坷,坦坦荡荡。

我的体系

我终于皈依了我的宗教,

在高尚和卑微之间,

我做了我的信徒。

我是我的国王,统帅我的国度,

我是我的卫队,保卫我的王国。

我是我的巫师,神杖在手,

我是我的奴隶,永不叛乱。

我做了我的民众,

我是我的儿孙。

我做了我的导师,

我是我的祖先。

看啊,我远飞的天空是我,

我着陆的大地是我。

永远,我是我出发的海洋,

我是我探寻的宇宙。

我做了我的爱人,天啊,

坐在时间的长椅上,

我偎依着我的爱人, 暖暖美美,

抚摸周围的星辰,

明明灭灭。

星辰中

必有一朵神话的雪莲,

在蓝色星球的黄土之巅,

含笑昆仑圣山,

飘出东方未来,一一深怀。

层层花色是瑶池,

扶艳西王母一颗思念的心,

三青鸟站立肩头,

出入花蕊,衔来长生的果。

必有两条雌雄的河流,

一条黄,一条长,

从昆仑两侧,流向东方大地,

一条北,一条南。

雪莲把唯一的心跳种进未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