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眼

我不觉得窥探有什么不好,有时候

郭靖四十岁上下,大过年,院子里有鞭炮炸响时,他总是要躲进床底下面,使劲的捂住耳朵。

这个概念还很庄严

战争后遗症。

我请四山为此作证

“老郭,出来了。二十多年都过去了,还有啥好怕的!”说话的是秦天,和郭靖一块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战友。

臂膀相挽的四山几乎哭泣,这是

在这个前后左右围起来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的部队院子里,只有他秦天才会直呼其名。其他人,但凡见着了他,总是毕恭毕敬的喊着首长好。

激动所至

鞭炮声灭了。

也请喜泣中的雨与云朵外面的鹰

他后腿一蹬,前手一扒,迅速从床底钻了出来。

为此作证,请风

“漂亮!这动作不减当年呐!老郭同志!”秦天看着用一个低姿匍匐瞬间从床底下钻出来的郭靖大表赞扬。

为此作证

他首先是一屁股陷进了沙发上,掏出烟,抖着手给秦天递去一支大前门。刚过四十一周岁的他,手就开始颤抖不稳了,前些年,因为经常酗酒,还差点中了风。

大地已经闭上所有的眼睛

烟不贵,但他却始终坚持不懈的吸着它。

只睁开一只独眼

他说:”抽吧!咱俩和它缘深。”

我现时的感觉就是这样

秦天吸抽着烟,看着已经把屁股陷进沙发上的郭靖的脸。冷峻,刀削般笔直的鼻梁两侧,分立着半只冷酷的眼睛。如果二十几年前,没有发生那场战争,或者是,他在那一年没有选择穿上军装,那此刻,坐在沙发里的他一定会是一个生龙活虎帅气大发的中年汉子,至少,他的另一只眼睛也不会缺席他的一生。

中国要代表一颗星球,窥探所有

秦天说:”老郭,学校那边下个星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教育局那边想请咱们这边去个英雄人物。点名要你。咋样?身体还行吗?”

别的星球的隐私

郭靖一边把抽到只剩屁股的香烟埋进烟灰缸,一边摇摇头,并用手指了指脑袋说道:”不去,你辞了吧。或者你去也行啊。都是英雄嘛。况且,我文化没你高,说话不行。脑袋就更不用说了。一旦回想起,当时咱们的兄弟们,我就会情绪失控到哭起来。上次,去基层作报告时,我当着几千号人哭起来,你也是看见了的。”

中国躲在贵州的门缝后面

他开始站起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大院子,一抹冬阳扫到了地上,金灿灿的混合在院子里谁家挂晒出来的玉米棒子上面,溢满时光的味道。

中国把瞳孔放大到三十个足球场

“老郭,你还是走不出回忆。”秦天慢慢踱步至窗前说道。

那么大

“秦天,你不也和我一样嘛。别以为我不知道,每年到了祭奠兄弟们的日子时,你不他妈的也借着酒发疯似得哭啊!你就不要劝我去了,作报告那种事,比我更有资格的人多的是了。”郭靖如此说道。

说真的,躲在门缝后面的动作

太阳落山后,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也可以如此庄严

“干!”

请四山帮助我,记住这些

“干!”

有意义的名词

“兄弟们,过年了,你们在那边都还好吗?”

五百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

“老郭!你就别嚷嚷了,兄弟们听不见!”

东经106.5度,北纬25.4度

呜呜呜呜……

贵州省,平塘县,克度镇,大涵窝

秦天赛先哭出了声来,从一开始的涓涓细哭,再到后来的嚎啕大哭,前后,不出两秒钟。这哭腔自带悲伤,那泪水和哭声恰到好处的融合进了悲情当中,越来越悲伤。那泪水仿佛是夹裹着那场二十几年前的战争中,失去了生命,自此长眠于他乡的所有兄弟们的眼泪和悲情。

启用日期:2016年9月25日

“我他妈就说嘛!你小子不也和我一个鸟样。忘不了就忘不了!你别以为我现在一听到鞭炮响起,就要捂住耳朵躲到床底下去,就觉得老郭我胆小怕死,怕死的话二十几年前老子就不穿军装了。”郭靖边说边抹眼泪,虽然他失去了一只眼睛,但这并不影响泪水泛滥涌出后的倾泻。”每次鞭炮响起来的时候,我的脑神经立马浮现出来的画面,让我耳朵里的每一条神经,都会瞬间失去了正常听觉。我以为敌人的炮弹又开始像咱们的阵地万发其放了。炮弹落下来,我整个脑子就会浮起兄弟们的样子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