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奴儿甜 齐晏

一辆马车缓缓在一间茶庄门口停下。
仆役立刻上前开门,迎下刻意修饰打扮过的秋夫人和夜露。
「妳们到了。」永硕走出茶庄,笑着将她们接进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秋夫人闻着淡淡的茶叶香,欣喜地问道。
「『龙香茶庄』,王府的经济来源之一。」
永硕牵着夜露的手,穿过一进一进的厅堂,来到后院的正屋。
一路上,夜露不断眨着大眼,不知道永硕要她们来这里做什么?
「以后,咱们就住在这里了。」永硕悠悠浅笑。
「要搬来这里吗?」秋夫人和夜露吃惊地看着他。
「对。」永硕傲然地笑望着她们。「王爷已经把茶庄交给我打理了。」
「真的?!」夜露开心地抱住他。
「只要我把茶庄经营好了,应该过不了多久,王爷也会把钱庄交给我。」永硕笑着说,脸上有着一吐怨气后的快意。
「王爷开始注意你了?那真是好极了!」
夜露紧紧搂住他的腰,脸上漾着止不住的甜美笑容。
「是啊,以后兄长们要用钱,都得经过我的手才能支付,届时妳就可以看见我哥哥们脸上那种怨愤的表情了。」永硕得意地大笑。
「这样不好,他们恨上你,以后又会想方设法地整你了。」
「我当然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永硕冷傲地笑了笑。「王爷要把愉郡王的爵位传给谁,那还不知道呢。无论如何,我都要把爵位弄到手。」他现在掌握了一些权力,就想要掌握更多的权力。
「我看看屋子去。老天爷,我开心得心都慌了,人都要晕了!」
秋夫人走进大屋四处张望,东摸摸、西碰碰,开心得不得了,总算有了踏实的感觉。
「以后妳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永硕轻抚夜露的秀发。
「不要,我不要当女主人,我还是喜欢当你的丫头。」她把脸蛋贴在他胸前,心满意足地说。
「傻瓜,妳不想当我的福晋吗?」他大笑。
「不要不要,我不配的,千万不要这么做,我只要当你的丫头就行了。」
「王爷不会允许我打一辈子光棍。」他怜惜地搂紧她。
「王爷也不会许你娶我呀!」她只要这样就好,太多了她要不起。
「那好吧,看是妳当丫头的时间长,还是我当光棍的时间长。」
他轻笑着环住她的肩,紧紧拥住她。
夜露笑得甜蜜又幸福,其实只要永硕爱她,当他的丫头还是妻子,又有什么差别?
***bbscn***bbscn***bbscn***
当永硕有了夺爵的欲望后,他就开始打起龙珠的主意了。
夜露曾经对他说过的天真话语,深深影响、诱惑着他。
龙珠,代表着大清皇室子孙的气运。 他想要得到龙珠。他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天傍晚,夕阳如血,染红了整片天空。
他带着夜露驱车前往护国寺,决心想向老和尚把龙珠讨到手,即使诱骗他也在所不惜。
夜露原本就有向老和尚借用龙珠的想法,因此当永硕提起时,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并且陪同他前往护国寺。
「师父最近都没有出房门一步,昨日还有一位贵公子前来探望过师父呢。」
小和尚一路领着永硕和夜露来到寺院后的矮房。
「贵公子?」永硕狐疑地问。「是什么样的人?小师父知道吗?」
「看起来像是身分极显贵的王爷,三十来岁的年纪,和师父在屋里谈了很久。」小和尚如实回答。
「三十来岁的王爷?」永硕疑惑地瞇起了双眸。
老和尚曾经说过,只要有机会找到能进宫面圣的人,就会把龙珠托付出去……
该不会被捷足先登了吧?! 他倏然牵起夜露的手,不安地加快脚步。
夜露感觉到了他的不安,情绪也有些紧绷起来。
「师父,有客求见。」小和尚在门上轻叩两下。 屋内静悄悄的,没有声响。
「老师父、老师父!」永硕急切地敲起门。 屋内依然寂静无声。
他们三人讶异地对望着。
「今天都没见到师父,师父应该是在屋里的呀!」小和尚困惑地说。
永硕直觉不对劲,立刻用力撞开房门,赫然间,他们看见老和尚脸色灰白地躺在炕床上,胸口刺进一把短刀,血沿着炕床一路流下,已经干涸了。
「师父──」小和尚惊慌地嘶喊一声,随后跌跌撞撞地冲出去,大声喊叫着。「师父死了!快来人呀──」
夜露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见的,她惊讶得摀住口,转身扑进永硕怀里,浑身颤抖地哭出声来。
永硕脑中急速乱转。到底是谁杀了老和尚? 电光石火之际,永硕想起了龙珠!
他倏地急奔进内室,翻箱倒柜地找,但就是找不到收藏两颗龙珠的锦缎匣!
「龙珠不见了吗?」夜露惶惑地问。 「看来,是抢走龙珠的人杀了老师父。」
他抬起冷冽的双眸,静静凝视着身体已然僵冷的老和尚。
永硕森然的语气吓白了夜露的脸。
「是谁抢走了龙珠?」她颤声问。「会不会是昨天前来拜访老师父的那个贵公子?」
「不知道。」 永硕深深锁住双眉,眸心闪出细密的怒火。
到底是谁早他一步抢走了龙珠? 那人拿走了龙珠,是想要做什么?
到底,是谁拿走了龙珠? 编注:
关于龙珠初现于世的传奇故事,请见花蝶1077《朝天子》。
关于衍格贝勒的爱情故事,请见花蝶1095《斗二爷》。
关于贝蒙&敏柔公主的爱情故事,请见花蝶1106《耍娇娇》。
并请期待元月份推出之《妖儿魅》。
齐晏「大清风起云涌齐晏龙珠传世」赠奖活动已热闹开跑喽!详情请见系列各书之书前活动公告or狗屋网站之「好康报报」。

腊月初八。
这天是愉郡王府老王爷的忌日,尽管天空飘着雪花,王府中上从老福晋、愉郡王爷、大福晋、侧福晋,下到七房阿哥、少奶奶,全部来到了护国寺拜佛,也给老王爷做忌日佛事。
数十辆车轿浩浩荡荡前往护国寺,永硕也带着夜露前往,同乘一车。
夜露服侍永硕已有两个月,平时永硕外出,她便待在屋里给永硕做些荷包、打梅花络子、缝袜绣帕,甚少离开,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见到王府里面所有的人。
这天永硕带她出来,她开心得无以复加,掀开轿帘看外头的街景,沿途见到什么都觉得有趣。
当车轿经过一条大街,夜露看见了一间贴着封条的破旧房屋,她扯了扯永硕的手要他看,神情有着说不出的惊喜。
永硕看一眼封条,又看到夜露脸上孩子气的笑容,不必细想也明白了。
「那是妳家吧?」 夜露点点头,依恋地看着她的家慢慢远去。
「以后妳的家就是王府了。」他轻拍她的脸蛋。
夜露微笑地点头,仍旧把脸探出窗口留恋不舍地望着。
「冷风都灌进来了,把帘子拉上。妳要冻病了,谁来当我的暖炉?」永硕有意分散她的注意力,不想她因为过于思念而想起她不愿想起的可怕回忆。
夜露果然把注意力转回他的身上,见他身上披着的狐皮大氅滑下了肩膀,忙倾过身替他拉好。
「靠过来。」他搂住她的肩,将她拉进怀里。 夜露自然地张开双臂环抱他。
她早已习惯永硕的搂抱了,她也一直让自己当一个称职的暖炉,对于男女之情,她似懂非懂,娘也不曾教导过她男女间的肌肤之亲,虽然看过永硕的裸身,知道男与女之间的不同,但除此之外她便一无所知了。
永硕自然不像夜露那样什么都不懂,他知道包裹在层层衣物下的女子身躯是多么柔软诱人,也很清楚男女间的云雨缠绵有多么激情和欢愉。他虽然整天逐花弄草、流连花丛,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但是不论他如何激狂挑逗女人,总会在最后一刻收手,不曾真正失控占有过任何一个姑娘。
并非是他没有欲望,而是他不愿让人看见他的身体,发现他的秘密。
但是对夜露就不同了,夜露完全知悉他的秘密,在她面前他无须掩饰。
夜夜抱着她入睡,他若是早对她出手了,她绝不会在上了他的床雨个月之后还依然不解人事。他不碰她,只是不想太快破坏这一份单纯的美好,他希望看到她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甜美。
当她单纯想暖着他的身子时,早已经暖了他的心,他要这一份温柔的感动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车轿停了下来,轿门一打开,冷风夹着雪花立即卷进暖和的车厢内。
夜露急忙替他穿整好狐毛大氅,永硕怕她吹了风受寒,便拉起斗篷将她裹在怀里,两人一起步下车轿。
搀着老福晋走下轿的盈月,转眼看见了这一幕,脸色倏地一沈,又看见夜露双手环在永硕腰上,更是令她妒火中烧。
护国寺僧众在山门前站列两旁,恭敬地将老福晋、王爷等众人迎进寺中。
夜露在众僧侣中寻找老和尚的身影,却遍寻不着。
不知老和尚为何没有出来迎接老福晋呢?
王府家眷鱼贯进入佛寺大殿,夜露借着这一回的佛事,看到了王爷和福晋们,也看到了六房的阿哥和少奶奶们。
不过,她发现在这种家眷都在的大场合里,永硕很明显不被重视,甚至在给老王爷拈香叩拜时,永硕的六个哥哥还不许他叩拜老王爷,硬是把他赶离了大殿。
[为什么不许你祭拜老王爷?]
夜露跟着永硕走到殿侧,惊讶不解地比着手势问。
「老王爷没有承认过我的母亲,自然也就不会承认我了,所以老王爷死后的每一年忌日,阿玛、兄长他们都不许我拿香祭拜他。」
永硕慢条斯理地走到天王殿前,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对待。
夜露心情十分低落,就因为永硕的母亲是出身下等房的奴婢,他们就要这样排斥他?
大殿内传来僧众的喃喃诵经声。
「这场佛事做完也得要一、两个时辰,站在这里好冷,找个地方坐下喝茶吧。」永硕拉紧大氅,往大殿后面走去。
夜露随着他来到殿后小院,依稀还记得这个地方,她下意识往北边望去,果然看见那座记忆中的宝塔,不过她发现宝塔已经被拆毁一半了。
她忽然想起老和尚曾经对她说过,宝塔出现了裂痕,所以要在两年内拆掉宝塔重建。
如今宝塔拆毁了一半,老和尚也不知所踪,在细雪纷飞的冬日里,令她感到有些怅惘。
「这宝塔看样子拆毁有些时日了,怎么不一口气拆完,倒留了两层残塔,不知有何用意?」永硕奇怪地说道。
夜露也不明白,记得老和尚明明说要拆毁重建的,现在留下了两层残塔在,这要如何重建?
「妳去年住在寺里时,宝塔仍是完好的吗?」永硕慢慢走向后院。
夜露点了点头,转进后院,看见了一排矮房子,她轻扯永硕的衣袖,指了指那排矮房子给他看。
「妳和妳娘未进王府以前就是暂住在这儿的吗?」永硕挑眉打量着那一排毫不起眼的矮房子。
夜露笑着点头。
就在此时,那排矮房子最里边的一间房门忽然开启了,走出来一个老僧人。
[是老和尚!] 夜露欣喜地奔过去。
「我听见这位施主说的话,便猜是妳来了。」老和尚笑着轻抚她的头。「一年多不见,妳长大了不少。」
夜露开心地点点头。 [为什么不出去?] 她朝老和尚比了个手势问道。
「这位是?」老和尚没有回答夜露的问题,反而双目炯炯地看着永硕。
夜露飞快比了个自己跪下的手势,再比了一个「七」。
「原来是七爷。」老和尚双手合什行礼。
「老师父不用多礼,叫我永硕便行了。」永硕合掌还礼。
「屋外头太冷了,两位请进屋来说话。」老和尚展手请他们入内。
屋内的陈设异常简单朴实,老和尚把临窗大炕让给他们坐,然后从炭炉上提起茶水各斟了一杯给他们。
「妳不能说话的毛病一直都没有好吗?」老和尚关心地望着夜露。 夜露摇摇头。
「老师父,她还能说话吗?」永硕讶异地问,他竟从没有想过夜露还能再开口说话这个问题。
「老衲也无法肯定。」老和尚缓缓摇头。「这是一种心病,而心病无药可医,得看她自己愿不愿意开口。」
「当真无药可医吗?」永硕静静凝睇着她。
夜露耸耸肩,苦笑了笑。她也很想开口说话,曾经也很努力试过发出声音,但是喉咙口就像有东西梗塞住,即使她努力发出声音了,也只是嘶哑的、无法成句的单音。
「春香。」老和尚唤着她的旧名。「妳还记得曾经看过宝塔内发出来的异光吗?」
夜露点点头。其实她并非「看见」,而是出于一种「感觉」。她「感觉」自己看见了「光」。
老和尚缓缓站起身,走进屋内隔间,再出来时,手中捧着两只匣子,小心翼翼放在炕桌上。
夜露不解地用眼神询问他。
「这是从宝塔中取出来的东西。」老和尚先把一只方形檀木匣打开。
永硕和夜露探头一看,看见匣内有百余颗大小不一、颜色鲜艳的圆珠。
「这便是宝塔内供奉的舍利子了。」老和尚合掌说道。
「这就是舍利子?」永硕有些惊讶,这些大如珍珠、小如米粒,颜色多彩的圆珠,就是传说中的舍利子?
夜露不了解舍利子有何神奇的传说,只是好奇地观看着。
「春香,老衲原以为妳看见的『光』指的是舍利子发出来的『光』,没想到并不是。妳所看见的『光』,其实是来自这个锦缎匣。」老和尚轻轻将另一只锦缎匣打开。
突然,一道光芒从开启的匣缝中溢出,当匣盖完全打开时,灿烂夺目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斗室。
「这是什么东西?」永硕惊奇地看着匣中放出奇异光亮的物体。
夜露也呆呆地看傻了眼。
「依老衲看,这应该是龙珠。」老和尚其实也不敢太肯定。
「龙珠?」永硕微愕,双目盯着如掌心般,透出五彩光华的一对宝珠,看得出神。
原来这就是「龙珠」?!夜露震慑地呆望着莹莹发亮的龙珠。
她依稀还记得,去年在寺中曾经从胡姓夫妇口里听说过有关于龙珠的来历,不过那时候胡姓夫妇明明说龙珠在江南一个少年的手里,怎么会到了老和尚手中呢?
「老衲是在动工拆卸宝塔塔顶之时,突然发现了这个锦锻匣。看到匣子里的龙珠时,老衲非常惊讶,几乎不敢相信。」
老和尚解开了夜露的疑惑,但是在她心中又有了新的疑惑──龙珠怎会在宝塔塔顶?
「龙珠在宝塔塔顶,老师父为何会不知道?」 永硕正好替她提出了疑问。
「老衲在护国寺修行了三十年,确实不知道宝塔塔顶藏有龙珠这件宝物,也从来不曾听寺中僧人提起过,究竟是何人所藏也无人知晓。」
「这龙珠究竟是什么宝物?我能拿起来看看吗?」永硕十分好奇。
「七爷请看。」老和尚展手说道。
永硕把其中一颗龙珠轻轻托在手心仔细观赏,圆润的龙珠从里到外漾呈着一种神异的华彩,散发着耀眼却柔和的光芒。
夜露也凑到了他身边与他一同细看。
「触手如此坚硬,却轻得好像没有重量。」永硕惊奇地说。
见龙珠表面有细密如红丝绒般的龙麟旋转绕缠,看起来就像龙身的某一段被截到了龙珠上,夜露忍不住伸指轻触了触,发现龙麟并非浮雕上去的,而是从龙珠内透出来,像是天然生成的一般。
「看起来实在不像人间凡品,简直是天地造化的神工。」永硕不可思议地赞叹着。
「十多年前,龙珠的传说就在京城流传过一阵子,后来沈寂了,也渐渐被人们淡忘,最近才又听说了关于龙珠的新传说。」老和尚说道。
「是什么样的新传说?」永硕挑了挑眉。
「这是从江南传来的,传说龙珠是天界龙神配戴在颈上的宝珠,不小心遗落到了人间,还传说谁要是拥有了龙珠,就会有如披上了龙神盔铠,可以挡掉一切灾厄、破除诅咒,也可治百病,甚至还能得到权势与财富。」老和尚把从胡姓夫妇口中听来的龙珠传说复诵了一遍。
「这也传得太神了,还能治百病?」永硕半开玩笑地把龙珠转递给夜露。「夜露,妳抱着龙珠睡两天,看妳能不能突然开口说话?」
夜露双手捧着龙珠,不由得发了一会儿怔。虽然永硕是开玩笑的,但她心底倒是希望龙珠的传说是真的。
老和尚看着夜露喟然一叹。
「春香若能这么碰一碰龙珠就能开口说话,老衲倒希望传言是真的。」
「龙珠若当真如传言所说,只怕天下人想尽办法也要将龙珠抢到手吧?」永硕轻扬嘴角,并不相信。
「传说只是传说,信不信端看个人。」老和尚浅浅一笑。「也正因为龙珠的传说太神异,所以老衲得到龙珠之后寸步不敢稍离,也叮嘱寺内僧众不许声张,就怕诱人来夺。」
永硕能暸解老和尚的担忧,这龙珠奇异非常,再加上传说的渲染,确实会引来觊觎争夺之心。
「不知老师父打算如何处置这一对龙珠?」他看着夜露小心翼翼将龙珠放回匣子里。
「老衲比较相信的是十多年前的传说。」老和尚淡然说道。
「十多年前的传说又是如何说的?」永硕忍不住一笑。这对龙珠还真不是等闲之物,连传说都分不同版本。
「四颗龙珠现世,与大清龙脉息息相关,一旦遭毁,有可能毁掉大清皇室子孙的气运。」老和尚低声说。
永硕震愕地瞪大双眼。面对这个传说,他就无法像对先前那个传说那样等闲视之了。倘若这个传说最为真实,他同样身为爱新觉罗的子孙,虽然只能算是皇室旁支,但关系也非同小可。
「老师父说有四颗龙珠?那么另外两颗呢?」他认真地坐直了身子。
「这四颗龙珠早已经消失在世上十多年了,十多年来均不曾现世,也不曾听人提起过,没想到此刻会在护国寺宝顶上出现了两颗。据老衲听闻,另外两颗是出现在江南。」
夜露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什么大清龙脉?什么皇室子孙气运?她听得懂,却无法理解。
「倘若关系到大清存亡,关系到皇室子孙,这四颗龙珠非要全部找回来不可,最好是送入皇宫,敬呈给皇上妥善收藏。」身为爱新觉罗的子孙,这四颗龙珠对永硕来说已有非比寻常的意义。
「老衲正有此意。」老和尚微笑颔首。「但是不知该交由谁带入宫中最好?这也正是老衲这阵子最感头疼的事。不知七爷可有机会入宫面圣?」
「我甚少入宫,即使入宫也难有机会单独面见皇上,我并不是适合的人选。」永硕缓缓摇头,认真思索着有谁能够担此重任?
「那么愉郡王爷呢?」老和尚探询。
「这恐怕得要老师父亲自问我阿玛了。」永硕苦笑。
阿玛待他的态度一向冰冷淡漠,看也不屑多看他一眼,平时父子俩几乎从不交谈,所以不可能由他去提起龙珠的事。
「七爷,实不相瞒,这龙珠极容易勾起人们的贪欲和邪念,老衲是看七爷见了龙珠之后并没有心生贪念,才放心将龙珠的由来和多年以前的传说告诉你。关于龙珠的两个传说,七爷选择相信后者,不相信前者可治百病的传说,这说明七爷人品正直没有贪欲。但是对于愉郡王爷和七爷几位兄长们的人品,老衲却是没有把握,不敢将龙珠轻易交托出去。」
「老师父果然眼明心亮。」永硕支颐笑叹。「能够放心交托龙珠的人选,必须再琢磨琢磨。目前看来,我的阿玛和兄长们都不能托付,我看龙珠暂时还是由老师父保管最为安全妥当。」
「看来只能如此了。」老和尚无奈地一笑。「在龙珠尚未送进宫以前,还请七爷保密,别向外人提起。」
「老师父请放心,这龙珠关系着皇室子孙的气运,与我或多或少也有些影响,除非是可以信任的人选,否则我绝对不会提起一个字。」永硕以有力的眼神向他保证。
「就盼另外两颗龙珠也能安然回来,一并送入皇宫去,这才能平息可能引发的争夺之心。」老和尚忧心忡忡地叹道。
永硕和夜露对望一眼,他们此时仍不知道,老和尚的担忧就在不久的将来真的成真了……
***bbscn***bbscn***bbscn***
老王爷忌日这天,正好也是佛寺作浴沸会的日子。
永硕和夜露从老和尚房里离开来到大殿旁时,诵经已经结束了,僧众们正端出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分给众人品尝享用。
夜露捧来了热腾腾的腊八粥,回头找永硕时,发现永硕正和一个美貌贵妇站在廊柱后低声交谈。
她认不出是哪一房的少奶奶,犹豫着该不该靠过去?
「永硕,好久不见你了,为什么最近你都不去我那儿看我了?」
「五嫂,五哥最近天天都在府里,我不好过去看妳。」
五嫂?是五少奶奶。夜露端着烫手的腊八粥,怯怯地走近永硕。
「没看见我跟七爷说话吗?没规没矩的,滚开去!」五少奶奶厉声怒斥。
夜露倒怞口气,恐慌地低下头转身欲走。
「妳留下。」永硕一把将她拉了回来,还把她手中的腊八粥接过去。
「永硕,我在和你说话。」五少奶奶蹙眉看他,冷硬地低语。
「五嫂,她是我的贴身丫头,不要紧的。五嫂要不要吃点腊八粥?我喂妳。」永硕带着浅笑,舀起一匙粥送到她嘴边。
「我不吃。」五少奶奶别开脸,抢过他手里的碗,转手又放回夜露手中。
夜露捧着碗,低头站在永硕的身侧,紧张地憋着气。
「我问你,是谁告诉你,你五哥天天都在府里的?」五少奶奶绷着脸问。
永硕轻柔额角笑了笑。
「上个月大嫂做生日,五嫂人没来,只送了礼,嫂嫂们就说因为五嫂有了身孕,不便前来,且说了五哥天天都在妳身边陪伴。」
「天天都在我身边?」五少奶奶苦笑。「自从我有了身孕,你五哥就成天往外跑,再不然就是跟侍妾胡混,待在屋里的时间根本少之又少。怀孕以后,我整日反胃呕吐,难受得下不了床,你倒也狠心,连来看我一回都没有。」
「叔嫂之间还是要避嫌比较好。」永硕的低语充满温柔。
「在我有孕以前,怎没听你说要避嫌?反倒在我有孕以后才要避嫌,不觉太晚了吗?」五少奶奶微愠地嗔视他。
「五嫂,妳这话会让人误会的,不知情的人听见了,说不定还以为我跟妳不干不净,万一传到五哥耳里可不是闹着玩的。」永硕低头倾近,在五少奶奶耳际轻柔地耳语。
「你五哥说不定早就怀疑了。我倒真希望这是你的孩子呢,可惜呀,你胆子还不够大。」
在廊柱的遮掩下,五少奶奶大胆地轻抚永硕的脸,指尖甚至在他唇上有意无意地轻画着。
夜露傻愣愣地呆望着他们,她虽然早知道永硕处处风流,也曾偷听过他和盈月、茹雅格格调情,但是两人若有似无的肢体碰触,暧昧的眼神交流,仍是让她尴尬得脸红耳热。
「五嫂,我比谁都遗憾妳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他沙哑低吟,致命的温柔中隐含一股冷意。
夜露被永硕这句话吓直了双眼。五少奶奶是他的嫂嫂呀,他怎么也能勾引调戏?这不是太败德了吗?她下意识地惊望左右,害怕他这话被人听了去。
「你是不是对你的嫂嫂们都说过这样的话?」五少奶奶斜睨着他媚笑。
「不,四嫂太正经了,这话要是对她说出口,她不吓疯才怪。」
「你连四嫂也没放过?永硕,你在府里没玩出孽种来吧?」五少奶奶瞅着他,半开玩笑地指责。
「孽种?」他格格低笑。「五嫂要是发现有哪个孽种长得像我,不要忘记提醒我一声。」
夜露惊愕得脑中空白一片,思绪完全冻结。永硕的嫂嫂们竟然有可能怀上他的孩子?他怎么能这么做?这不是乱轮吗?
端在她手中盛满腊八粥的碗因失神而滑落,摔碎在地。
永硕转头,看见她惶惑迷乱的眼神后怔住。
碎裂声引来了僧众和仆役,五少奶奶不悦地瞪了夜露一眼,轻捏了下永硕的手臂后急忙转身走开。
永硕敛起浪荡的笑容走向夜露,想跟她解释刚才自己对五少奶奶说的只是玩笑话,但夜露在他靠近时却转身避开他伸过去的手,令他当场错愕了一瞬。
「夜露?」 她无神地凝视地面,对他的低唤恍若未闻。
「妳在生我的气吗?」他挑眉笑问,轻轻牵起她的手。
夜露表情僵硬地把手怞回来,转过身子背对他。
永硕蹙眉苦笑,看来刚才的一番对话带给她的刺激不小,竟然让温驯的她也懂得发出无言的抗议了。
「车轿已备妥了,请七爷上轿回府。」驾车的仆役恭敬地弯腰说道。
「知道了。」永硕走向夜露,用力握住她的手,往车轿方向拖过去。
拉开轿门,他把夜露推进去。 夜露紧贴在角落坐着,把脸转向窗外不看他。
永硕关上车门,扯开斗篷随手一丢。 「坐过来。」他懒懒地命令。
夜露动也不动,视线的焦点始终盯在窗外那株挂满了霜雪的梅树上。
「刚才跟五少奶奶说的话全是开玩笑的,妳可以别这样陰阳怪气了吗?」永硕无奈笑叹。
夜露仍然不动。就算是开玩笑,可是一般关系正常的叔嫂能开这种玩笑吗?她愈来愈不喜欢听见他对女人说那些暧昧调情的话,就算是开玩笑,她也没办法毫不在意。
「我跟妳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我。」他故意沈下语调,想试试她敢与他对抗到何种程度?
夜露淡瞥他一眼,倏地又把目光转回去。 了不起,敢给他白眼。永硕暗笑。
「看着我。」他伸出手箝住她的下颚,强迫她面对他。「我没跟五少奶奶怎么样!妳到底在生什么气?」真是莫名其妙,他为何得要跟一个服侍他的丫头解释这些事?
夜露飞快用手势比了比隆起的肚子,然后又愠怒地指了指他。
「我的孩子?」永硕愕住,神色渐渐变得凝重陰寒。 夜露重重点头。
永硕的嘴角微微勾起一边,像是无奈、悲哀,又像是恼恨。
「告诉妳吧,我不会有孩子。」他冷冷地注视着她。
夜露眨了眨眼,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好吧,换个说法妳或许更能明白。」他盯着她怯懦质疑的双眸。「我生不出孩子,妳听得懂吗?」
生不出孩子?她的双眸渐渐瞠大。
「我无法传宗接代,无法生出孩子。」他咬着牙低语,幼年的陰影猛然袭上他的心头,残酷而狰狞的笑声赫然冲入他脑海中。「任何女人都无法为我生孩子,我说得这样清楚,妳懂了吗?」
夜露惊呆地凝视着他,四周的声音彷佛突然间消失了,周遭一片死寂,她无意识地看着他,无法思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