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神机,天都再现

“好刀!血苍穹,好强大的魔灵!连阎的力量似乎都没有这魔灵那么强悍。”魔刀“血苍穹”一掌握在手中,方寒就感觉到了强大的魔灵咆哮,呼吼,连自己都似乎沾染上了一股股嗜血的情绪。魔刀“血苍穹”的魔灵,似乎随时都要飞出去饱饮鲜血,无时无刻都在躁动着,要耗费老大的元气才能够镇压得下来,这就好像是一头凶恶猛虎,双刃剑,伤人的同时,又要伤害到自己。感觉到“血苍穹”魔灵的躁动,方寒知道,难怪“七夜魔君”也不愿意多使用这口魔刀。因为使用得过多,一个不好,就会被嗜血的心灵影响到自己。不过现在落到了他的手里,却没有什么妨碍,因为他有世界之树时时刻刻的汲取仙界灵气,补充他的法力,根本没有耗费法力一说,这魔刀魔灵的躁动,镇压就是了。魔刀也耗不过他。一刀在手,方寒信心倍增。这口魔刀的杀伤力可不是盖的,论起品质还在“五狱王鼎”之上。虽然没有王鼎功能实用,但杀人越货,争强斗狠却是最适合不过。“终于有了趁手的兵器。”把玩着魔刀“血苍穹”,方寒看着前面飞行的“福寿真人”,突然心中生起了一股邪念,想拿此人祭刀!突然偷袭,杀人越货,反正太一门的弟子他也杀了三个,也不在乎第四个,太一门这个门派,虽然是仙道第一,但总是高高在上,令他极不舒服。而且这“福寿真人”可不比“尧典”“夏幽”“禹焚”三人那么寒碜,看他天人境的修为,就知道在太一门中有显赫的地位,法宝想必是少不了。不过这就是想想罢了,此时是万万不能动手,爆起杀人的。方寒好不容易才按耐住了自己的杀心,也镇压住了魔刀“血苍穹”带给自己嗜血的念头。默默的跟在“福寿真人”身后不说话。“福寿真人”此时,也稍微的感觉到了一丝魔气,料定方寒又在祭炼什么魔器,不过他却不知道是祭炼完成了魔刀“血苍穹”这等凶神恶煞的法宝,否则的话只怕也会起别的心思,这件法宝太震惊了。“真是魔性不改,现在仙道弟子都成了这个德行么?”“福寿真人”嘴角泛起冷笑:“要不是此子亮出羽化门的身份来,我还以为他是魔道中人,不过拿他以毒攻毒才好,等会到了围杀魔帅的时候,由不得他不出力”唰唰唰,唰唰唰!一人,一鼎,在血肉泥潭的上方风驰电掣,追赶着前面的金光,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突然前面一变,这血肉泥潭显然已经到了尽头,是幽深的天空,天空上星辰密布,还有一些悬挂着的大石球,就和天魔战场一模一样。再向上飞,就是太空了。域外太空,很容易迷失在其中,永远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方寒现在的修为,不敢轻易涉足。不过血肉泥潭的尽头,并不是域外太空,还有一个方圆几十里大小,漆黑深深的归虚通道,也不知道通向哪里,但可以肯定不是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因为方寒知道回去的那个归虚通道,不是眼前的这个。“走吧!这归虚通道是到达太元仙府的,是一处洞天福地!魔帅想遁入其中,利用其中的仙法禁制和我们周旋,如意算盘打得好精。”福寿真人看见方寒有点迟疑,喝道:“走!进去你说不定会遇到仙缘。要知道,很多人探索天元仙府,都得到了仙缘的。”“是不是这样,龙萱?”方寒立刻问道。“不错,在一万年前,太元仙尊自己开辟出来的一片虚空,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修道人前往其中寻宝!不过其中仙法禁制厉害,长生秘境的高手都吃了大亏,有的甚至陷入在其中,被仙法绞杀,嘿嘿,这福寿真人在欺我们无知,太元仙府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探索,外面有价值的东西,早就发掘光了,剩下里面最深处的东西,没有人进的去。”龙萱很熟悉归虚,提醒方寒。“如此,我明白了。”方寒点点头,发出声音:“既然如此,福寿真人,咱们就进去吧!”一人一鼎,嗖的钻进了这个归虚通道。一片扭曲折叠的虚空过后,眼前豁然开朗,眼前景色和血肉泥潭大不相同。血肉泥潭,到处都是腐臭的沼泽,灰蒙蒙的雾气,群魔乱舞,而这里却是山清水秀,明亮的光线从天空上照射下来,一点儿阴影都没有。这是一片独立的天地,是在虚空中生生开辟出来的,并不是血肉泥潭那种星辰。这片小天地,方寒可以看得出来,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大约一两千里,相当于一两个省,天地的边缘,就是混沌颜色的虚空,其中是汹涌的乱流。凡是在虚空中,用大法力开辟出来的天地或者洞府,周围都是狂暴的乱流,足可以把一切都切割成齑粉。这片小天地的中央,悬浮着一座宫殿,比羽化门的羽化天宫都要大上几分,周围还悬浮着一些小宫殿,似乎众星捧月。不过周围的那些小宫殿,似乎有些残破,看样子遭受过很多次入侵。里面的东西被人收刮一空。砰!砰砰砰砰而且方寒一进来,就看到了许多人,在围攻一道惊天魔气。那道惊天魔气,如狼烟一般,冲天而起,横贯天地,如天柱一般的耸立着,其中魔帅应天情的身影在其中,左右抓摄,魔光滚滚,脚踏白骨莲花,一层一层,移动到哪里,哪里攻打他的高手就退避三舍。围攻魔帅的足足有数百人,都是神通秘境的高手,当然其中还有一些肉身境,却拥有极强宝器的人物。这些人物,都各自有章法,结成大阵,法力连接在一起,把魔帅团团围困在中间,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个身穿金色衣服,身材挺拔,气质巍峨的男子,这男子身边,九条龙形金光乱转,竟然抵挡住了魔帅大部分的攻势。“我的乖乖,那是一个练成了道家金丹的高手,修炼成了神通第七重!”阎一看,震惊道。“的确是个高手,居然能够和魔帅抗衡,魔帅是修炼成了金丹种子的。也只有金丹七重的高手,才能够相互压制,不知道这个高手是谁?”方寒现在降伏了魔刀“血苍穹”,又在“五狱王鼎”之中聚集了二十多万天魔,虽然境界低了一点,但却有点蠢蠢欲动,想和金丹七重的高手斗上一斗。“千万不要和金丹七重的高手争斗,这等高手可不比七叶魔君,单单凭借法力就压死你!而且这种高手身上没有绝品宝器,谁肯相信?”阎似乎知道方寒的想法,连忙阻止住了他这个疯狂的念头,它把注意力放到了远处的太元仙府之上:“你要和金丹级别的高手争斗,必须要修炼到天人境!好个太元仙府,三千年了,都没有人把其中探索完毕。当年黄泉大帝也曾经来过这里,也没有探索到里面去,里面的禁法实在是太厉害。太元仙尊,可是直接破空飞升的人物,修为之高,长生秘境十重的高手都不是对手。”看样子,阎对这太元仙府很是眼馋,不过却知道闯不进去。这等仙府,如果能够破开,早就被收刮光,也轮不到方寒这种小角色。“福寿真人,赵玄一师兄,已经把魔帅困住了!但是魔帅有先天白骨舍利护身,迟早会让他冲入太元仙府,我们就不好深入其中追击了。”就在这时候,又是一道金光飞来,停留在“福寿真人”面前,说话之间,却盯着五狱王鼎这个庞然大物。“禄命真人。这位是羽化门的弟子,偶尔得到了一件魔门宝器中的极品,跟随我来,降妖除魔,对付魔帅。”福寿真人道。“哦?这是失传已久的五狱王鼎,五狱大天魔所有,后来被我门派的长老斩伤,却落到了羽化门弟子的手里。”禄命真人闪烁奇光。“好说好说,天地至宝,有德者居之。我得到这五狱王鼎,已经回去禀告了掌教至尊,只等我修为大进,掌教至尊就会运用无上仙法,把这口王鼎变为道器。到时候不是魔宝,而是仙道之物。”方寒从鼎中飞出,看着这两个太一门的真人,略带深意。“是吗?”禄命真人看了看鼎中飞出了方寒,“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出手,给那魔帅一记狠的。”“自然是好。”方寒把手一挥,掌中一道血光闪烁不定,无边的嗜血凶杀气息,海潮一般散发了出去,弄得禄命真人,福寿真人都脸色突然变化,离他远了一点。“魔刀血苍穹!”“居然是魔刀血苍穹,怎么会在你手中?”两大真人震惊着。“血肉泥潭之中的七叶魔君,九阴魔神之子,已经被我斩杀!他手持的无上魔器,魔刀血苍穹自然就落入了我的手中,怎么?此等降妖除魔之功绩,诸位真人,还看得过眼吧!”方寒提足了中气,几乎是用天龙八音吼出自己做的“大事”。他也不出手,对付魔帅。只是在众人面前,宣扬自己的功绩。

“赵玄一师兄的黑日风灾突然袭击,都没有把这个叫做方寒的杀死,看来他的确是有本领。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神通?”“赵玄一师兄,何等身份,偷袭杀人,连黑日风灾这等手段都用上了。居然还没有能够杀死这个方寒,羽化门的弟子,好强!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门派!”“方寒此子,杀七叶魔君,得魔刀血苍穹,又不知道哪里弄到了五狱王鼎,一身罡气更是浑厚无比,如果给他再修炼下去,只怕又是一个天之骄子。”议论纷纷而起。方寒今天的表现,如果传播了出去,的确会声名鹊起。赵玄一杀不死他,又听到了这些议论,面容更是寒冷,身上散发出阵阵寒意,看了一下魔帅,又看了方清雪,方寒,“方清雪,你想和我交手,还不够资格。你们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先天魔宗和羽化门联手,能否抵挡得住我的三灾九难,玄门十二无上大法。”“就你?能够练成三灾九难?你能够练成三灾中的两灾,九难中的四五难就不错了,全部练成,凝为一体,你早就逆天改命,神通十重,直指长生秘境了,还停留在金丹之中?”魔帅哈哈大笑:“赵玄一,你的对手是我,不要扯到羽化门身上。你若是有本事,就和我单独交手。或者我们闯一闯太元仙府。谁能够闯到太元仙府深处,谁都算技高一筹,败者自裁,如何?”赵玄一脸色一变,看了看身后的太元仙府,知道不能硬闯,历年来多少高手闯入其中,想寻找太元仙尊留下来的宝贝,都失败而归,更多是困在其中,身死道消,甚至在这三千年来,传闻连长生秘境的都困了几个。要闯进去,他知道自己的道行还不够。“我没有什么忌讳!你居然无耻到这等地步,暗中杀我。那也别怪我围杀你了。清雪师姐,咱们一起上,杀了此人!我看太一门会怎么样!”方寒阴森森的道。“说得好,赵玄一你是想用激将法,但我魔道素来不讲究什么规矩,况且你多人围攻我,现在我就尝试尝试围攻你的滋味。清雪,你可否和我一起联手?当年水蛊天魔也是天魔金丹,却被我们毁了金丹,封印地穴之中。现在你我都实力大进,我一人之力虽然能够击败赵玄一这贼子,但却无法杀死他,现在凭借你的不灭电符这件道器,足够使得无法逃遁。把他擒拿炼化,然后逼出太一门修炼之法,我们的法力可以更进一步!”魔帅听见方寒阴森森的话,似乎是更加赞赏。“你敢!”福寿真人,坎离真人,长春真人,大方真人,坤元真人,禄命真人,这六大真人听见此话,立刻飞到了赵玄一的身边,围成一圈。此时,太一门弟子没有剩下几个,除了赵玄一,六大真人之外,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剑阵都组不成了,却是刚才方寒使得他们分心,被魔帅乘机斩杀了数十人,也难怪六大真人和赵玄一把方寒恨之入骨。一件道器,非同小可。就连魔帅这种魔门大帝之子也没有。赵玄一地位虽高,身上极品宝器有几件,但是道器却没有一件。得道,然后成仙,一件法宝得道,成为道器那是非同小可。就算方寒身上的两件法宝,魔刀血苍穹,五狱王鼎都是有机会晋升道器的存在,但也只是有机会,就算长生秘境的高手帮助他炼制,也需要海量的天才地宝,无穷元精,纯阳仙气,数百年的苦功,才可能勉强成道。道器一出,长生秘境的高手都要来争夺,岂是儿戏?所以方清雪一件道器在身,和魔帅联手,有八成的机会,把赵玄一和一干太一门的弟子,完全斩杀在这里。赵玄一刚才说让三人联手,是激将法,却没有想到魔帅真的要联手。“你们仙魔联手,传了出去,只怕羽化门都得举世为敌。”禄命真人怒视方清雪。“那很好办!封锁了这归虚通道,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死无对证,谁知道今天的事情?就说你们全部闯太元仙府死了。”魔帅话语又变得毫无表情,但是这一个计谋,实在是凶狠毒辣。的确,把在场的人都杀了,那谁知道今天的事情,自然不会传出去了。而且魔帅说干就干,突然出手,道道黑色的符录打出,竟然一瞬间就在归虚通道上下了无数道封印,魔影重重,顿时这片虚空就成了无穷空间中独立的一个小洞天,没有人能够闯得出去了。因为太元仙府边缘是混乱的时空风暴,任何人进去都要被绞杀成齑粉,就算是长生秘境的高手,没有修炼到领悟虚空穿梭的能力,也无法穿梭,凭借法力勉强进入,也会迷失在无穷无尽的平行空间之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最后力竭死亡。“清雪,你觉得如何?”封锁完虚空通道之后,魔帅眼神烁烁,盯着方清雪。现在,只要方清雪一句话,两人就可以动手了!把在场数百人,杀得干干净净。魔帅被追杀了这么久,心中也有怨气,早就想大杀一场,难得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也是修炼成了魔门金丹的,不过要单独杀赵玄一那根本办不到,加上方清雪,把握大了许多。“应天情,你走吧!你我仙魔不同路。和你联手杀仙道弟子,那是万万不能的。不过太一门强杀我方家的人,我不得不出手,否则不是欺负我羽化门无人,方家无人?对付太一门和你无关。”方清雪摆摆手。“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算了。”魔帅长叹一声,身体一窜,化为一道魔影,就要离开。“魔帅,你走得了么?”轰隆!一个声音从归虚通道中传达出来,本来被魔帅封锁的归虚通道竟然被人强行震开,一片烈日似的火光飞了出来,火光烈日之中隐隐约约显现出一尊道人,这道人宛如神灵,降落当场。“大日火灾!宋惟一!”魔帅皱了皱眉头。“宋师兄!”“宋师兄来了”太一门的弟子欢呼起来,六大真人,赵玄一都松了一口气。又增添一个生力军,这下鹿死谁手,都不知道了。“糟糕!”方寒心中一个嘀咕。方清雪脸色不变,看着宋惟一,“宋惟一,你想和我交手么?”“方清雪,你很好,既然你不和魔帅联手对付我太一门弟子,我太一门自然也不会和你羽化门交恶,今天的事情,还是由你太一门的主事人前来说话,他说话,自然是公平的。华师兄,你来吧!”宋惟一双手一拱,客客气气的道。轰隆!归虚通道之外,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冥冥之中,铺天盖地,把远处的太元仙府都震得动摇起来。在这股大力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身穿普通的青衣,好像世俗之中的秀才,正是羽化门第一真传大弟子,华天都,神通十重,逆天改命的强者!只差一步就踏入长生秘境,万年万寿万岁的天之骄子。宋惟一虽然是太一门弟子,平时出巡,都是四爪金蛟拉车,九十九男,九十九女一起,鼓乐编钟,排场极大,但论真实实力,却是不如华天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