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宝两得,第一百五十六章

砰!“阎”这一下偷袭,又是无影无踪,倾尽全力一击,用尽了毕生实力,要一击得手。七叶魔君实力极强大,又拥有魔刀“血苍穹”,如果让他驱除了伤势,说不定就翻过盘来,把自己和方寒再次杀得大败。现在“七叶魔君”之所以无法施展出惊天动地的魔功来,是因为第一次偷袭,腐仙大法已经深深的烙印进了他的魔道罡气中。“你敢伤我!”七叶魔君不愧是盖世魔君,在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居然还能够反应得过来,双掌朝上,狠狠一击,硬接“阎”这一爪子。掌爪碰撞。“阎”的爪子突然消失了,空荡荡没有一点力量,让七叶魔君的双掌击了个空,掌劲炸破了这“阴影城堡”的顶棚,直接冲到天上。“嘿嘿,你的经验还差了一点!到底嫩了一些,这是虚影,真正的一招,在这里呢!”硕大的爪子,再次从七叶魔君的胸口出现,狠狠一爪印住。这一下,任凭是“七叶魔君”再度凝聚罡气抵挡,也迟了。所有的罡气啵的一声全部被击散,他的身体,结结实实被挨了一掌,足足打得他鲜血狂喷,整个胸膛瘪了下去,差点把身体直接打成两截。还好,天魔王的身体都非常强大,又被罡气抵消了一大半的爪劲,七叶魔君这一下才没有被打爆。“天魔解”在被打飞的半空中,七叶魔君也是狠人,知道此次只怕是栽了,奋起强大的魔念,就要施展出天魔解体大法。但是“阎”手段无比的老辣,早就计算到这一出,神出鬼没,龙爪再次出现在“七叶魔君”的头顶,狠狠抓下。一座“腐仙大阵”再次形成,没入了对方的脑海,顿时就侵袭住了七叶魔君的魔念,把他整个人都摄取进了黄泉图中,深深的镇压在了黄泉河底部,不使对方翻身。现在“它”已经能够催动黄泉图的一些妙用。黄泉图何等威力?乃是顶尖的道器,只一点点的妙用,也威力无穷,配合上阎的神通,丰富的争斗经验。七叶魔君到底是嫩了一些,哪里是阎的对手。当年黄泉大帝崛起,一举成为魔帝之首,阎随着他征战四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险恶的战斗,哪里是七叶魔君比拟得了的。论斗法经验之丰富,七叶魔君他老子,九阴魔神前来还差不多。呜呜呜呜呜主人一下被镇压,魔刀“血苍穹”似乎知道事情危急,突然一个飞舞,挣脱了方寒的擒拿,破空朝天上飞去,似乎就要逃匿。“好家伙,这件宝贝居然生出了智慧,五狱王鼎都没有你有灵性,怎么可能让你逃走?黄泉地网!”阎嘎嘎直乐,爪子张开,释放出了一道道的黄泉罡气,变化成地网,竟然把魔刀网住,但是这口凶恶的魔刀却好像激发了凶性,在网中发出强烈的血腥气,左右冲突,浑然不怕地网的腐蚀,就好像一头要吞噬天地的血魔。“好厉害的魔刀,为我所用就好了。”方寒还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厉害的魔刀,杀气之重,无与伦比,刚才幸亏是七叶魔君被偷袭成功,要是能够让他发挥出魔刀的全部威力,那后果眼看阎镇压了七叶魔君,再镇压魔刀就有些艰难,方寒立刻催动了王鼎中的几个大阵,卷了过去,把魔刀死死缠绕住,随后自己飞身而起,进入黄泉地网之中,和魔刀“血苍穹”搏斗。他这也是有意锻炼自己,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拳头凝聚罡气,左右冲突,时而撒开,化为大手擒拿,和魔刀斗得不亦乐乎。魔刀“血苍穹”被黄泉地网制住,又被王鼎的大阵压制,凶威大减,因此和方寒战斗起来,倒也旗鼓相当。“方寒,快点收了这魔刀,七叶魔君虽然被我镇压,但是仍旧兴风作浪,咱们不能阴沟里翻船,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好!”方寒连番施展神通,同时把吃奶的法力都施展出了来,一面催动王鼎,一面把自己的罡气施展开来,这才渐渐的把魔刀“血苍穹”压制住,随后被镇压到了王鼎深处,狠狠的钳制住,只等找机会炼化。“一口失去了主人的魔刀,居然还这么厉害,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方寒镇压了魔刀,暗暗赞叹,越发觉得这口魔刀血苍穹的杀伤力,深深适合自己。“方寒,恭喜你实力大进,我看现在我们羽化的真传弟子,除了五大师兄师姐以外,比得上你的很少了,尤其你炼化这口魔刀血苍穹之后,只怕会声名鹊起,我们羽化门又出一个天才。”龙萱这会儿,飞出了王鼎。“你”方寒淡淡一笑,正准备说话。“耶?”龙萱摆摆手,调皮的一笑:“不要问我,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这番意思就表明她永不泄密。“这次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七叶魔君身为魔神之子,身上的法宝,这城堡之中的珍藏是少不了的,咱们现在,抄家!”方寒这次得了天大的好处,自然要分润一番给龙萱,这座阴影城堡,一看就是七叶魔君的行宫,肯定有些好东西,得要好好的检抄一番。“好,抄家!”龙萱提起“寒螭剑”飞腾出去,四面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些种植在城堡花园之中的药材,全部都装入王鼎中。与此同时,城堡后仓库中的一些珍贵矿石,也被龙萱纳入了囊中。除此之外,飞剑灵器,法宝一些东西,倒是没有找到。方寒倒知道,灵器级别的法宝,都非常珍贵,肯定是随身携带,虽然说百宝囊一类的东西很珍贵,但身为魔神之子,神通六重,归一境的高手,不可能没有储存东西的器物。“这装九阳圣水的钵盂,不知道是什么法宝?”看见龙萱收刮一阵,方寒把钵盂拣了起来,分出精神,稍微一探,就发现里面好像一个小池塘。“阎居然吸收了这么多的九阳圣水?难怪恢复得这么快,一下就到了天人境的地步。”方寒不禁骇然道。龙萱接过了这个钵盂,也分出精神探查:“这钵盂内有一个小池塘那么大,那该装多少九阳圣水?恐怕一个仙道大门派的九阳圣水,也就这么多。他这次可是亏大了,可惜没有留下一点来,要不然,我的万水神诀凝聚了九阳圣水,真气会再次凝练。”“你就把这钵盂拿着吧,装装东西也好。”方寒道。龙萱欣然收下。“这王座之下,恐怕有古怪!虽然说珍贵的宝物,都是随身携带,但是一般古堡的王座之下,肯定会储存宝物,这是我们地魔一族的规矩。”魔女突然飞了出来,四面查看,最后眼睛盯住了城堡中央的王座。“哦?”方寒听得心中一动,手一推,木皇罡气变化成了一只手掌,只有三个指头,却是模拟的天罡绝命手,只一击,就把王座打碎,轻轻一抓,残余的王座也飞了起来,显露出一个浅浅的洞穴。果然有宝贝。这个浅浅的洞穴之中,放着一枚磨盘大小的巨蛋,巨蛋呈现出白色,上面似乎被人画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封锁住了巨蛋的生命力。“这是什么蛋?阎?”方寒问道。“应该是一种灵兽的蛋吧,蛋内拥有磅礴的生命力,似乎是七叶魔君为了修炼,吸取这巨蛋的生命力。天下灵兽,也许是一种域外星空的灵兽,不知道多少种,我也不能尽知,收起来,找个机会孵化下就是了。”阎倒是不在乎。“好!收起来!”方寒把手一挥,把这枚巨蛋收了。“咱们现在,去收取外面的天魔大军,七叶魔君一被镇压,这血肉泥潭中的天魔,就不成气候,随便我们收取!”阎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走!”方寒也对收取天魔极感兴趣,哪里肯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刻飞了出去。他倒是不急于炼化魔刀“血苍穹”,因为天魔收取得越多,王鼎力量越强大,如果收取百万天魔,随便就可以炼化了魔刀,甚至包括七叶魔君也一起炼了。三人当场飞了出去。果然,阴影城堡外面,天魔已经大乱!群魔乱舞,天空中到处都是乱飞的天魔,密密麻麻,令得方寒想起了热锅上的蚂蚁,原本这“血肉泥潭”驻扎了十八天魔王,加上七叶魔君,统帅天魔大军,现在七叶魔君被镇压,几头魔王仓惶逃走,天魔大军哪里还不炸锅?方寒见此情景,顿时大喜。这等于是进入了宝库之中,任凭自己索取。当下,祭起王鼎,满空旋转,一头头的天魔被吸取了进去,王鼎中的大阵,全部运转起来,扫到哪里,天空上就空出一大片来!不一会儿,鼎中已经有了十万天魔。但这远远不够,还好方寒拥有了世界之树,一个呼吸,元气滚滚。绝对没有力竭的疲劳,王鼎的威力也越来越大。最后,王鼎悬浮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几十亩大小的黑洞,强大的吸力,使得百里之内的天魔,都难逃摄取。十二万!十五万!十八万!二十万!天魔越来越多!摄取天魔,简直畅快淋漓,这让方寒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用开水烫蚂蚁,一浇下去,就死一大片。就在他收取得痛快的时候,突然之间,天空之上,漆黑的归虚通道中,砰的一声炸响,许多金光,从其中飞了下来。强大的法力,令得这血肉泥潭之中许多天魔,当场瓦解!“魔帅!你莫非以为,你逃得掉么?”许多宏大的声音响起,飞剑的光芒,似乎许多小太阳!“好大的场面!”方寒猛一抬头!身上都一个哆嗦。

方寒在强大的压力下,竟然突破神通二重真气境,进入了三重罡气境,力量蜕变,足足有三万马力,法力强横,而且木皇罡气品质极高,催动起五狱王鼎来,更加得心应手。五狱王鼎九百九十九座大阵,每一座都有奇用,绝对不同于一般的宝器。除了三十六座用于加速的大阵,五十四座用于收摄擒拿的大阵,更有三百六十座增强力量的大阵,这座大力魔神阵就是其中一座厉害的阵势组合,又许多小阵法构造而成,一经催动,就会显现出一尊庞大的魔神,以王鼎为心脏,发出滔天魔威,翻江倒海,吞吸城池。什么都是假的,唯独力量才是真实不虚。天魔尤其推崇力量,所以对于能够增强力量的大阵最为重视,这大力魔神阵也是五狱王鼎之中最为厉害的手段之一。虽然显化的这头“魔神”,远远不如真正的魔神媲美,但爆发力极大,在一瞬间爆发,透支人的法力,可以发出近乎于原来法力数倍的威力,有点和“疯魔减寿丹”相似,但是最多损耗一点元气,却是不会损伤人的寿命。方寒施展出来,是为了快速摆脱牵制,逃之夭夭。免得这七叶魔君再度施展出来什么厉害手段,厉害法宝,自己恐怕就要倒霉。对方是“九阴魔神”之子,等于是长生秘境高手的儿子,要说手上没有厉害的法宝,鬼都不相信。九阴魔神方寒知道,还是在地底方清雪闯“妖神祭坛”的时候,听说被妖神镇压。不过“妖神”能够镇压“九阴魔神”,方寒却不能够镇压七叶魔君。不被对方镇压就不错了。境界相差太大,不是一件极品宝器就能够弥补得了的。“魔威无边,大力之法五狱!五狱!”显化出来的魔神,击破了金蛇斗罗阵,发出巨大的咆哮和吼声,这吼声和咆哮居然把“镇魂歌”都掩盖了下去,同时,魔神再次双手一撕,竟然把“银河九天阵”“乌灵缠丝阵”两座大阵都生生撕裂。哧啦!哧啦!乌黑的罡气,水银一般的罡气,四散飞射。也不知道“七叶魔君”是怎么修炼出来的,这两种罡气,一种魔气森森,一种浩气磅礴,一正一邪。显然,“七叶魔君”并不止修炼了魔功,还兼修仙道。也是一个仙魔合一的强者。“走!”连续破开了“镇魂歌”“金蛇斗罗阵”“银河九天阵”“乌灵缠丝阵”四座大阵之后,方寒想也不想,立刻就走。五狱王鼎猛飞之间,加速起来,朝着漆黑的天空撞击过去。漆黑的天空上,是归虚通道。出去就是北大洋,可谓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跑得掉么?”七叶魔君在说话之间,那些被震破的罡气大阵突然活了过来,条条罡气化成了一尊尊的魔影,猛扑过去,只一下,就再度布成一座大阵,竟然封锁住了归虚通道,不准方寒逃离出去,要来个瓮中捉鳖。神通秘境炼到第四重阴阳境,罡气就拥有灵性,七叶魔君修炼到了归一境,那罡气生机更强,拥有智慧,每一缕罡气都似乎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甚至有呼吸和心跳,甚至能够说话,正因为如此的灵性和强大,所以一被击溃就立刻重新组合,重新焕发出生机来。“这是什么道术?”方寒正要遁到归虚通道之前,却发现魔影重重,四面压迫过来,再度举步维艰,不由得愕然。“这是子母天魔大阵!非常厉害!七叶魔君用罡气,化为群魔,是为母魔!罡气一化为母魔,整个血肉泥潭中的天魔会蜂拥而来,凝聚在母魔周围,是为子魔。你的五狱王鼎之中的根基,也是子母天魔大阵!”“阎”朝外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七叶魔君罡气化成的群魔一阻拦在前面,整个血肉泥潭中,无数天魔蝗虫一般的扑了上来,每数千头天魔环绕着一尊罡气所化的母魔,是为子母天魔。魔气越来越重,山一般的压迫下来。方寒就算练成了罡气,但连番催动,却丝毫没有办法,因为七叶魔君也利用了血肉泥潭中无数天魔的力量。“现在不突破出去,等它完成了子母天魔的集结,我就真正的完蛋了,可惜!我要是有一枚疯魔减寿丹,却是可以拼命!现在连命都无法拼!阎,你有什么拼命的魔道功法,拿来一试!”方寒此时,脑海运转得飞快,但却没有一点办法。“我们和这七叶魔君是境界相差太大,他又借助地利优势!拼命的魔道功法,倒是有几样。不过都不适合使用!因为一经施展,你立刻就要死亡。”阎想了想,也觉得不妥当。“方寒,我们只怕逃不出去了,子母天魔大阵已经成形,我也多少知道一点。一旦这魔阵成形,天魔会越聚越多,力量会越来越大。这血肉泥潭本来就是天魔聚集的地方,其中的天魔少说也有一千万。”龙萱突然睁开眼睛。“依你所见如何?”方寒问道。“我们现在既然无法逃出去,就索性不逃了,你只紧紧守护住王鼎,让它擒拿住我们。晾他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我们,让他耗费法力镇压我们!等他的法力耗费得差不多了,再给他来一下狠的。”龙萱道:“静观其变,就是现在的章程。我们是命中注定,有这一场魔劫。也是我们修为进展得太快,冥冥之中,命运就要降落下来灾祸,假借这七叶魔君之手来害我们。我们得守住心念,挺过去。现在开始,我们都把法力转攻为守,守护住大鼎不被入侵,其余的任凭外面魔头怎么镇压,封印,囚禁我们!说不定在魔劫之中,我们能够更进一步也讲不好。”“龙萱,你到底是比我道学丰富!也好,这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的魔劫。我就守护住,看那魔君怎么折腾!”在说话之间,方寒把自己所有的法力,都缩成了一团,也不释放出去,也不冲撞,王鼎静静的停留在虚空中,散发出一股并不强烈,但很柔韧的红光,任凭魔气把它包裹住,却不挣扎,也不反击,也不逃跑,就是完全龟缩防守。最后,天空之中,七叶魔君的子母天魔大阵,力量越来越大,最后完全把“五狱王鼎”吞噬进去,化为了一座魔阵,禁锢住方寒等人。方寒等人,现在是无法逃跑了。“恭喜魔君,法力无边,居然捕捉住了这等仙道弟子!又重新得回我天魔一族的至宝。”十八阴阳魔王,看见七叶魔君施展法力,最后囚禁了方寒等人,不由得齐声赞扬。“现在还为时过早,他们龟缩防守了,这也不失于是一条对抗我的良策。我现在暂时还无法攻破王鼎,取他们的性命,只能把王鼎囚禁起来,带回阴影城堡慢慢炼化它们!”七叶魔君眼神中闪烁出了许多想法,似乎在思考怎么彻底的把方寒等人杀死。“这五狱王鼎,防护极强。魔君怎么炼化它们?”一位女魔王问道。“那也没有什么,王鼎中的人法力虽然强大,但境界很稀松。如果他修到了天人境,我还真是非常棘手,但现在嘛。最多花费一些时间,两三个月,就彻底的炼化了他们!更何况,九阳魔神大人,就要赶来,他出现了,弹指之间,就可以把王鼎炼化。听说五狱叔叔,炼制这王鼎的时候,花费数百年时间,无穷天材地宝,练就九百九十九座大阵,还差一座核心大阵,几分纯阳仙气,就会变化成道器!等九阳魔神大人来了,我就求他凝练。”七叶魔君淡淡的述说着,似乎一切尽在掌握:“道器都是纯阳,宝物必须要沾染纯阳仙气,才能够成道,这王鼎,还是魔性很重。恰恰我的身上,有九阳圣水!可以完全压制住王鼎各种魔阵,渗透进去!里面的人想控制魔阵都困难!”“九阳圣水,乃是仙界仙气所化,对于控制魔性,有无与伦比的作用。魔君用圣水压制王鼎,破坏其中魔阵的运转,让其沾染上纯阳仙气,等到九阳魔神大人一来,就正好仙魔合一,把王鼎练成道器,立刻大功告成。魔君深谋远虑,实在佩服!”一个男魔王由衷的感叹。“回阴影城堡!”七叶魔君把手一挥,天上那子母天魔大阵囚禁住了王鼎,进入了远处阴影城堡之中,完全囚禁起来。砰!巨大的王鼎被镇压住,进入城堡中央大殿之中。大殿之上的王座,座着“七叶魔君”,而大鼎的旁边,站立着十八阴阳天魔王,现在他们就要是要炼化王鼎。七叶魔君一人,就可以对付方寒一群人,更何况多了十八阴阳天魔王,这下方寒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完全龟缩在鼎中。看着王鼎上冒出的红光,死死阻止住任何法力入侵,七叶魔君只是冷笑:“血煞魔光?防御倒也不错,我就灭了你的魔性!九阳圣水!”在他说话之间,一尊非金非铁,非玉非石的钵盂从他袖子之中飞起。那钵盂之中,装着的是不停流动的液体,这液体呈现出九种颜色,如火焰一般燃烧着,似喷泉,又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响,令人分辨不出来,到底是水还是火。九阳圣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