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神机,第一百六十七章

正因为如此,他越发感觉到华天都此人的恐怖。此人身上荡漾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以他为中心,天地元气都在缓慢的旋转着,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吞噬一切不敬天威的存在,方寒感觉得到,华天都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圣!成神!原来他不知道厉害,可以顶撞此人,挑战此人。但是现在知道了厉害,心中就涌起一股无力来。“真是厉害!如今局面复杂,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华天都一出现,方寒就有一种大事不好的预感,以这人的实力,足可以镇压住场面,就算是长生秘境的高手前来,恐怕都无法扳回局面,此人得了太古盘武仙尊的道统,手握道器,法力尤其强横,不知道修炼成了多少种神通。“原来是华天都,你来得正好。太一门擅杀我羽化门弟子,你身为我羽化门第一真传大弟子,自然要维护我羽化门的声誉。你就表个态吧。”方清雪看见华天都的到来,眼睛微微眯起,全身电光缠绕,隐隐约约空中到处都是游丝般的电光,人人都感觉到一阵身体发麻,如同触电。“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华天都用目光扫射了全场,最后盯在了方寒的身上:“方寒,想不到你的实力提升得这么快,在我羽化门的真传弟子之中,倒也难得。不过你急于提升实力,不择手段,已非仙道弟子所为。”“废话!我斩妖除魔,先杀绝命岛主,得到五狱王鼎,再杀七叶魔君,得到魔刀血苍穹,此等斩妖除魔的大功绩,就算是天刑长老知道了,也只会赏赐我。你华天都凭借什么指责我?别忘了,今时不同往日,我也是真传弟子,你也是真传弟子。身份相同!”方寒冷冷笑着,“十年之期,才过一年,还剩下九年,九年之后,我一定会击败你,你就等着。”方清雪眼神中微微惊讶,她虽然知道方寒顶撞华天都的事情,但毕竟没有亲眼看见过,她也知道在羽化门之中,没有人敢顶撞华天都。现在见识到方寒冷言冷语,风骨坚硬,在对方庞大的压力下,毫不示弱,简直如一颗被大雪压住的青松。“是吗?”华天都面无表情,“此时,我代表掌教至尊,来处理我羽化门的事情,私人恩怨,暂且不说。你的这两件魔宝,是斩妖除魔得到的,我也不收了你的,回到羽化门,自然要论功行赏。你可以得到你应该得到的。我今天来此,只是不让羽化门插手魔帅和太一门的恩怨。方清雪,方寒!龙萱,你们三人,速速随我回羽化门,这里的事情,已经了了。我可以做主,你们和太一门的事情,一笔勾销。刚才也只是个小误会。”原来华天都到此,是约束方清雪,不要和太一门作对。方清雪和魔帅的关系,天下皆知,如果太一门追杀魔帅,发生冲突,那羽化门很难做人。也只有华天都,才镇压得住场面,约束方清雪。方寒大概知道了来意。“如果我不走呢?”方清雪只是冷冷的看着华天都。“我要做什么,似乎你也无权过问。”“你如果不走,那我就只好把你带走了,我羽化门是仙道大派,和太一门休戚与共。绝对不能发生什么矛盾。否则日后魔道入侵,生灵涂炭,还怎么携手?”华天都咳嗽了一声,眉头皱起。“好,那我要看看,你怎么把我带走。”方清雪脸色寒冷无比,似乎就要发作。华天都的这种话,她自然是难以忍受。羽化门的两大杰出弟子,目光对射在一起,一个好像刺破苍穹的闪电,一个好像悬挂天空的日月,彼此之间,都针锋相对。“这样,我们都是羽化门真传弟子,如果要斗法,只能在天刑台上决斗。你刚才不是叫魔帅走么?”华天都突然一摆手,身体站立在归虚通道面前:“我就站在这里,你和魔帅来闯,若是闯得过去,我绝对不过问任何事情。掉头就走,若是闯不过去,那就请认输。回羽化门,不再挑起羽化门和太一门的矛盾。从此安心修炼。”“怎么样,这个赌约,你可否认同?”华天都指了指身后的归虚通道,又对赵玄一,宋惟一两大神通七重,金丹高手道:“玄一,惟一师弟,你们可认同我的这个赌约?等我制约了羽化门弟子后,你们就和魔帅了结恩怨吧。”几位太一门弟子看了看,宋惟一接口了:“华师兄安排的事情,倒也不错,不过如果走了魔帅,我们太一门这么多弟子就白白牺牲,到时候”“无妨,走了魔帅,我以后会亲自擒拿下来,送去太一门。太一门这次因为我羽化门的事情,损失不少,我为了表示歉意,会在下月,去山门赠送一千枚甲子神丹,为太一门一千名弟子,增加寿元。”华天都的甲子神丹,服用之后,可以增加一甲子{六十年}的寿命,这种丹药极其难炼。他张口就是一千枚,可见财大气粗。太一门的几个弟子,都吃惊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怎么样,方师妹?”华天都说完这些之后,再次对方清雪说话。方清雪脸色转寒冷为平静,却不回答华天都的话,突然问道:“方寒,你回不回羽化门?太一门杀你的这口气,你出不出?”“师姐想怎么弄,我自然唯你马首是瞻。”方寒哈哈一笑:“不过,太一门强行夺我法宝,给我安上罪名,我倒是想出一口恶气。”“好气魄,你想要超越华天都,无论怎么修炼都是不成的,唯独要在生死中搏杀,一次又一次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才会彻底的激发身体的潜力,突破境界。”方清雪赞赏的道,随后面向华天都:“好!我就和你赌一赌!”说话之间,她身上道道雷光,潮涌而出,每一道雷光都组成了一张符录,朝华天都奔涌了过去。华天都却浑身上下,并没有动弹。只是声音传了出来,“还麻烦几位道友,给我制住方寒,不过不要伤了他,也不要夺他的法宝,只封印他就可以,我还要把他带回羽化门。免得破坏我仙道的太平。”“哈哈哈哈哈,华天都,我要走,你阻拦得住我?”魔帅一直听着,静静不动,但当方清雪动手了,他也立刻就动手,手一抬,一道大崩灭术就发了出去。瞬息之间,方清雪,魔帅同时联手,要轰破华天都把守的归虚通道,飞腾出去。大战开始。一波波的法力,狂涌起来。“福寿,坤元,大方,坎离,禄命,长春!你们六人,擒拿下方寒此子!我为你们压阵。看一看,此子到底有什么本事!”宋惟一看见方清雪,魔帅,华天都争斗了起来,立下命令!“是,师兄!”六大真人蓄谋已久,出掌齐推,又打出了六合参天大阵。“六位师弟,对付方寒却也可以了。不过要封印他,只怕困难,难道你我不动手?”赵玄一对方寒恨得牙根痒痒。“不用,先让他们斗一斗,反正你我压阵,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也替华天都压阵!必要的时候”宋惟一闪烁出了凶狠的光,随后转为精神交流:“必要的时候,出手杀了方清雪和魔帅!这样就迫使得华天都彻底转向我太一门。还有这方寒,那是必须要杀的。我们现在就看和等,看方清雪魔帅和华天都斗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无法分神,就开始动手!”“你说华天都,能不能对付得了魔帅和方清雪?毕竟方清雪有道器在身,而且传闻是电母转世,潜力深不可测。”赵玄一精神波动着。“方清雪还没有修成金丹!如果华天都也动用道器的话,她肯定抵挡不住。但是看样子,华天都不准备动用道器了”“是啊,毕竟有羽化门门规在那里。”“注意方寒那小子!”方寒早就凝神戒备,知道今天的局面已经是险恶至极,华天都一出现,就几乎是注定了局面翻盘。所以在六大真人一动手,他一下就落入“五狱王鼎”之中,催动阵法,狂涌出血煞魔光,把自己守护得风雨不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这同时,他把魔刀血苍穹祭起,发出条条血光刀影,硬撼对方的六合参天大阵。刀,阵碰撞!条条刀影一下就撕裂了许多大阵游动的符文。“六合参天,变!”六大真人狞笑着,再度打出一团团的罡气。这些罡气变化,注入了六合参天大阵之中,顿时那些符录壮大起来,狠狠的和魔刀“血苍穹”斗了起来,有些罡气符录,还咬住了现刀芒,似乎在酝酿一个吞噬计划。“想吞噬我的魔刀?”方寒早就预料到这一点,魔刀变幻之间,让阎操纵“五狱王鼎”,催动了里面的二十多万天魔之力,骤然加速阎已经修成了天人境,控制王鼎,比起方寒要得心应手得多。这一下催动,威力大增,一股危险的气息,瞬间散发出去。

“赵玄一师兄的黑日风灾突然袭击,都没有把这个叫做方寒的杀死,看来他的确是有本领。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神通?”“赵玄一师兄,何等身份,偷袭杀人,连黑日风灾这等手段都用上了。居然还没有能够杀死这个方寒,羽化门的弟子,好强!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门派!”“方寒此子,杀七叶魔君,得魔刀血苍穹,又不知道哪里弄到了五狱王鼎,一身罡气更是浑厚无比,如果给他再修炼下去,只怕又是一个天之骄子。”议论纷纷而起。方寒今天的表现,如果传播了出去,的确会声名鹊起。赵玄一杀不死他,又听到了这些议论,面容更是寒冷,身上散发出阵阵寒意,看了一下魔帅,又看了方清雪,方寒,“方清雪,你想和我交手,还不够资格。你们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先天魔宗和羽化门联手,能否抵挡得住我的三灾九难,玄门十二无上大法。”“就你?能够练成三灾九难?你能够练成三灾中的两灾,九难中的四五难就不错了,全部练成,凝为一体,你早就逆天改命,神通十重,直指长生秘境了,还停留在金丹之中?”魔帅哈哈大笑:“赵玄一,你的对手是我,不要扯到羽化门身上。你若是有本事,就和我单独交手。或者我们闯一闯太元仙府。谁能够闯到太元仙府深处,谁都算技高一筹,败者自裁,如何?”赵玄一脸色一变,看了看身后的太元仙府,知道不能硬闯,历年来多少高手闯入其中,想寻找太元仙尊留下来的宝贝,都失败而归,更多是困在其中,身死道消,甚至在这三千年来,传闻连长生秘境的都困了几个。要闯进去,他知道自己的道行还不够。“我没有什么忌讳!你居然无耻到这等地步,暗中杀我。那也别怪我围杀你了。清雪师姐,咱们一起上,杀了此人!我看太一门会怎么样!”方寒阴森森的道。“说得好,赵玄一你是想用激将法,但我魔道素来不讲究什么规矩,况且你多人围攻我,现在我就尝试尝试围攻你的滋味。清雪,你可否和我一起联手?当年水蛊天魔也是天魔金丹,却被我们毁了金丹,封印地穴之中。现在你我都实力大进,我一人之力虽然能够击败赵玄一这贼子,但却无法杀死他,现在凭借你的不灭电符这件道器,足够使得无法逃遁。把他擒拿炼化,然后逼出太一门修炼之法,我们的法力可以更进一步!”魔帅听见方寒阴森森的话,似乎是更加赞赏。“你敢!”福寿真人,坎离真人,长春真人,大方真人,坤元真人,禄命真人,这六大真人听见此话,立刻飞到了赵玄一的身边,围成一圈。此时,太一门弟子没有剩下几个,除了赵玄一,六大真人之外,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剑阵都组不成了,却是刚才方寒使得他们分心,被魔帅乘机斩杀了数十人,也难怪六大真人和赵玄一把方寒恨之入骨。一件道器,非同小可。就连魔帅这种魔门大帝之子也没有。赵玄一地位虽高,身上极品宝器有几件,但是道器却没有一件。得道,然后成仙,一件法宝得道,成为道器那是非同小可。就算方寒身上的两件法宝,魔刀血苍穹,五狱王鼎都是有机会晋升道器的存在,但也只是有机会,就算长生秘境的高手帮助他炼制,也需要海量的天才地宝,无穷元精,纯阳仙气,数百年的苦功,才可能勉强成道。道器一出,长生秘境的高手都要来争夺,岂是儿戏?所以方清雪一件道器在身,和魔帅联手,有八成的机会,把赵玄一和一干太一门的弟子,完全斩杀在这里。赵玄一刚才说让三人联手,是激将法,却没有想到魔帅真的要联手。“你们仙魔联手,传了出去,只怕羽化门都得举世为敌。”禄命真人怒视方清雪。“那很好办!封锁了这归虚通道,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死无对证,谁知道今天的事情?就说你们全部闯太元仙府死了。”魔帅话语又变得毫无表情,但是这一个计谋,实在是凶狠毒辣。的确,把在场的人都杀了,那谁知道今天的事情,自然不会传出去了。而且魔帅说干就干,突然出手,道道黑色的符录打出,竟然一瞬间就在归虚通道上下了无数道封印,魔影重重,顿时这片虚空就成了无穷空间中独立的一个小洞天,没有人能够闯得出去了。因为太元仙府边缘是混乱的时空风暴,任何人进去都要被绞杀成齑粉,就算是长生秘境的高手,没有修炼到领悟虚空穿梭的能力,也无法穿梭,凭借法力勉强进入,也会迷失在无穷无尽的平行空间之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最后力竭死亡。“清雪,你觉得如何?”封锁完虚空通道之后,魔帅眼神烁烁,盯着方清雪。现在,只要方清雪一句话,两人就可以动手了!把在场数百人,杀得干干净净。魔帅被追杀了这么久,心中也有怨气,早就想大杀一场,难得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也是修炼成了魔门金丹的,不过要单独杀赵玄一那根本办不到,加上方清雪,把握大了许多。“应天情,你走吧!你我仙魔不同路。和你联手杀仙道弟子,那是万万不能的。不过太一门强杀我方家的人,我不得不出手,否则不是欺负我羽化门无人,方家无人?对付太一门和你无关。”方清雪摆摆手。“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算了。”魔帅长叹一声,身体一窜,化为一道魔影,就要离开。“魔帅,你走得了么?”轰隆!一个声音从归虚通道中传达出来,本来被魔帅封锁的归虚通道竟然被人强行震开,一片烈日似的火光飞了出来,火光烈日之中隐隐约约显现出一尊道人,这道人宛如神灵,降落当场。“大日火灾!宋惟一!”魔帅皱了皱眉头。“宋师兄!”“宋师兄来了”太一门的弟子欢呼起来,六大真人,赵玄一都松了一口气。又增添一个生力军,这下鹿死谁手,都不知道了。“糟糕!”方寒心中一个嘀咕。方清雪脸色不变,看着宋惟一,“宋惟一,你想和我交手么?”“方清雪,你很好,既然你不和魔帅联手对付我太一门弟子,我太一门自然也不会和你羽化门交恶,今天的事情,还是由你太一门的主事人前来说话,他说话,自然是公平的。华师兄,你来吧!”宋惟一双手一拱,客客气气的道。轰隆!归虚通道之外,突然传来一股大力,冥冥之中,铺天盖地,把远处的太元仙府都震得动摇起来。在这股大力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身穿普通的青衣,好像世俗之中的秀才,正是羽化门第一真传大弟子,华天都,神通十重,逆天改命的强者!只差一步就踏入长生秘境,万年万寿万岁的天之骄子。宋惟一虽然是太一门弟子,平时出巡,都是四爪金蛟拉车,九十九男,九十九女一起,鼓乐编钟,排场极大,但论真实实力,却是不如华天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