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梦入神机

“五狱王鼎”在狂暴的推动下,呼啸而走,真狠狠撞向“太元仙府”,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也没有料到方寒会这样的狠,要知道被太一门的弟子擒拿,总还有一条活路,闯入太元仙府,那就是死路一条。巨大的“太元仙府”荡漾着一股股的波纹,涟漪。似乎感觉到了“五狱王鼎”的接近,禁制上起了本能的反应。这股波纹涟漪散发开来,威势极大,虚空中隐隐约约听得山崩海啸一般的长嚎声,又似乎亿万烈马狂奔冲刺,就算是以赵玄一,宋惟一的修为,都忍不住有些心惊。“天地法相,盘武大力,给我破!”华天都见此情景,再度发威,那“五头九臂”的天地法相,九手张开,暴伸几十里,破开法力阻挡,狠狠的朝着方寒抓摄过来,竟然是要乘着方寒还没有进入仙府之前,就生生擒拿到。羽化门真传弟子非同小可,就这样死了他也脱不了干系。哪里知道,他这么催动“天地法相”,更加引起了“太元仙府”的禁制反击。轰隆!轰隆隆!“太元仙府”的禁制再度变化,无数道霞光迸射而出,霞光压力极大,才一出来,华天都的“天地法相”九只大手就开始崩灭,随后那霞光反射过来,狠狠的包裹住了华天都,要把这个不敬天威的人,直接灭杀!“太元霞光!真是厉害!盘武九变!”华天都在这一刻,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庞大的“天地法相”连番变化,一连换了九种形态,缩到极小。那霞光也就跟着缩小,如跗骨之蛆,瞬间两种神通,就变成了拳头大小。“五行极变,天地元诀!”在这危机关头,华天都再度变化!身上五种光华猛烈闪动,千百倍的膨胀开来,再度变化成庞然大物。无数爆炸之声,从身体上激发出来,围绕他周身的霞光一下之间,被震得粉碎。“好厉害!太元霞光被他破开!我和这华天都相差了至少三百年的苦修!”魔帅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一动,揣测出了这位羽化门第一真传弟子的实力。太元仙府正府之中,包裹了层层禁制,都是当年长生秘境修炼到了十重,接近成仙的“太元仙尊”遗留下来的,现在没有人破得开。这道“太元霞光”是禁法的一种,如果让它缠绕上身体来,神通秘境的高手,根本只有死路一条,却没有想到华天都就这么破开了。不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魔帅乘着这个机会,一声长啸:“华天都,我就走了。来日必定和你痛痛快快的一战!”说话,之间,他的身体化为了一道长虹似的白光,直接从归虚通道穿梭了出去,这是他的魔门遁法,白骨遁,飞行快速,疾如闪电,修炼到了金丹境界的他,简直是千里之外,瞬息就到。华天都因为要震破“太元霞光”居然没有来得及阻拦。而此时,方寒的五狱王鼎也完全的进入了“太元霞光”的包裹中,不见踪影,似乎是泥牛入海。“此人进入了仙府,那是万万没有活路了。可惜他身上的两件极品法宝,魔刀血苍穹和五狱王鼎。若是我们得了这两件魔器,用仙法祭炼,那实力可以提升十倍!”福寿真人看到方寒消失在洞府之中,既是高兴,又是可惜。“是啊,魔刀血苍穹,五狱王鼎,太可惜了!可能会被仙府的重重禁制,碾压成齑粉吧。不过此子死了也好,反正不是我们杀的,他自己找死!将来也算是除掉了一大祸害。否则在三年之后的群仙盛会,大放光彩,我们也颜面扫地。”“死得好,死得妙!”六大真人用精神交流着,他们刚刚被方寒全部擒拿镇压,传了出去,别说是百年威名尽丧,人都不用做了,不过现在方寒死了,他们却就算出了一口恶气。“华天都!你逼死了方寒!我羽化门的真传弟子!此事我定要禀报给天刑长老,掌教师尊!让他来定夺,方寒是我羽化门三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而且天生有大仙缘,气运绵长。你现在逼死了他,看你怎么向掌教师尊交代。”方清雪看着方寒消失的地方良久,似乎就要发作,却忍耐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对华天都道。“哼!此子已经堕入魔道,自寻死路,怪得了谁?我刚才也想解救他一把,可是晚了,难道你没有看见?”华天都冷哼一声:“魔帅逃了,这次赌约算你们赢。此时的事我不管了。玄一道友,惟一道友,你们意下如何?”“我们还是去追杀魔帅。”赵玄一道:“希望羽化门的弟子不要再干涉,否则后果自负!”“哼!我从来都没有干涉你们的追杀!”方清雪冷冷道:“不过你们也逼死了我方家的人,今天我不和你们计较,三年之后的群仙盛会,我定要你们太一门弟子,知道天道迢迢,报应不爽。”“哼,我们等着。”赵玄一,宋惟一对华天都一拱手,飞到了归虚通道外面。华天都身体一动,也凭空消失,方清雪则是直接化为雷光,也消失了。当场,只剩下了一些其它门派的低微弟子都议论纷纷,“可惜,又一位天才流星似的陨落了。”“不错,这方寒能够杀死七叶魔君,又能够一举擒拿太一门六大真人,这种手段,简直就相当于金丹高手!羽化门损失了这样一个有潜力的真传弟子,得到消息后不知道心痛成什么样子。”“的确,人才难得。羽化门这次损失大了。不过我看是那华天都故意铲除祸害,借助太一门之手。实在是居心剖侧。”“这不关我们的事,这次损失最严重是羽化门!对了,我们还追不追杀魔帅?”“还追杀个屁,太一门弟子的事情,他们这么强横霸道!看他们的笑话都来不及,还去帮忙追杀!”“那也是,咱们走吧!”一干弟子也都离开了这个太元仙府独特的空间,一之时间,这里又恢复了永恒的寂寞。这座废弃的仙府,独立的虚空,静悄悄的,似乎是在等待吞噬下一个目标。此时,方寒却还没有死!他吞服了“疯魔减寿丹”之后,法力暴涨,五狱王鼎也随之威力大增,一闯进了“太元仙府”禁制之中,无穷的“太元霞光”就包裹了进来。嘎嘎,嘎嘎在“太元霞光”的碾压之力下,五狱王鼎周围居然呈现出了破裂的姿态,上面显现出了很多裂痕!“这霞光厉害!五狱王鼎这等法宝,都能够被碾碎!”方寒惊骇起来。“这是极高明的仙道神光,长生秘境极其高的人才能够发得出来,太元霞光!就算是黄泉大帝也忌惮三分。”阎怒吼道:“这次我们真的死了。”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一声大响,缠绕王鼎的霞光突然减弱了很多。“好,华天都居然也引发了禁制!他的法力比我高出千倍,现在吸引住了禁制的力量,我们乘着这个机会,闯进去!”方寒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华天都抓自己,没有抓到,却引发了太元霞光的攻击。“阎”在这时,这知道是唯一的机会,怒吼咆哮,身体飞舞,那黄泉图的本身,从方寒身上飞了出来,化为一道滚滚的黄云,彻底把王鼎守护住。“太元霞光,什么都可以摧毁!但是黄泉图本身是道器,品质极好。霞光难以摧毁,我们快速闯过去!”阎此时已经能够运用黄泉图守护,在刚才和太一门弟子斗法之中不可能施展,但是在“太元霞光”中没有了顾忌。五狱王鼎这样的法宝,在太元霞光之中,肯定要被摧毁。但是黄泉图却不同,绝品道器,曾经魔道第一门派的镇教之宝。哪里是那么容易摧毁得了的。黄云滚滚,忘情水气到处闪烁,太元霞光碰到了忘情水,居然也不散开,但是威力减小了不少。方寒看到这个样子,心中大喜,“忘情水果然是忘情水,给我冲!”五狱王鼎奋力猛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轰隆!眼前一变,天地旋转,所有的压力全部消失,居然出现在了一个空旷的大殿堂之中。这个殿堂,无比的广阔,宏伟!一根根的柱子,华表,耸立而起。一层一层的门户,宛如千古迷宫,不知道通向哪里。但是,这壮阔,宏伟的宫殿之中,却十分荒凉,宫殿中,到处都是古老的痕迹,荒废的台阶,残破的座椅,更多的是风化的尸骨!没有错,这殿堂之中,白骨累累,白骨之中,有些残留的光华隐隐约约闪烁,似乎是某种法宝。看样子,在这大殿之中,死了不少的人,很多都困死在这里,不得出去。咔嚓,方寒从鼎中飞了出来,一脚就踩踏在一连串的白骨上,那些白骨似乎腐朽不堪,一下就踏成了粉末,倒是把方寒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能够进入这太元仙府的,都是大能,肉身坚硬如铁,肉身就算腐烂了,骨头也不会腐朽!”神变境界的高手,肉身十重,死了之后,埋在地下几百年,都不会腐烂。更别说是神通秘境的高手了。“方寒,这太元仙府之中,时间和外面的不同,外面一年,这里面就要渡过漫长的三百六十年!一年前进入这里的人,就等于是三百六十年过去了。一个天人境的高手,只有八百年寿命,进入这里,外面的人看上去只过了三年,但是在这里面,他就老死了!这些尸骨,都是百年以前,千年以前进入这里探险的,在这座宫殿漫长的岁月中,其实过了万年,十万年。这么长的时间之下,就算是飞剑,都会腐朽!长生秘境的高手,都会寿终正寝。”阎的声音之中,竟然有丝丝惊骇。“什么。你是说,在这里呆上三百六十年,外面才过去一年?”方寒浑身一震!

方寒虽然计算到华天都可能动手,但是也没有料到华天都的实力这么强大,“天地法相”本命之神一祭出来,所有的气流都几乎冻结。就算是在“五狱王鼎”之中也感受得深刻。更为厉害的是,对方大手抓来,发出了阵阵仙音,传达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思维都变得缓慢起来。“你敢动手!”方清雪反应最快,她的头上也冲出滚滚雷云,一尊和华天都的天地法相大小差不多的雷神显现了出来。这尊雷神脚踏乌云,身披闪电法袍,带五方冠,威严统摄,君临天下,所有的雷电都归他统领,阴阳二气为他而存在,睁开眼睛,就是百万霹雳闪耀,好像一双眼睛中隐藏了世界的所有雷电一般。这也是一尊天地法相。不过不是方清雪自己的,而是她身上拥有的道器“不灭电符”中法相凝结,是一尊“不灭雷帝”。“好,不灭雷帝!”华天都的“天地法相”,五头九臂,张口就是滚滚仙音,九臂之中,除了一臂继续向方寒抓去之外,另外八臂挥舞,兵器飞去,硬生生的要撕裂方清雪的不灭雷帝。两尊庞然大物在瞬间激斗。天地法相对拼。巨大的法力余波传递了出去,砰砰砰砰砰砰!远处那太元仙府周围,一些悬浮的小宫殿,被都震得破裂,掉落下地面。那庞然大物一般的“太元仙府”正宫,也荡漾起了阵阵波纹。外面的仙法禁制隐隐约约的旋转起来。“太元仙府”周围的小宫殿,这些年来不知道被多少人收刮过,早已经残破不堪,但是正宫却始终没有人打开过,凡是进入其中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出来。不过方寒此时却没有心情顾忌这么多,虽然华天都的九成攻击都被方清雪抵挡住了,但是就剩下一成,他也吃不消。大手抓到了五狱王鼎之上,几乎是不废吹灰之力,就入侵了进来,一道道的罡气,已经并不是天寒玄冥劲,而是包含着各种神通的混合罡气,威力极大。当场,“五狱王鼎”中的几座大阵立刻就停止运转,威力大减,而百鬼屏风上的二十多万天魔,在这“天地法相”罡气的冲击下,瞬间就死了好几万。一头头的天魔,瞬间崩溃。剩下的天魔也感觉到了末日降临,疯狂躁动起来。方寒引以为屏障的“五狱王鼎”在这只大手之下,简直如豆腐一般,不堪一击。此时此刻,方寒也终于明白了这个羽化门第一大师兄的真正实力。“死了五万头天魔了,现在王鼎中的天魔,已经不足十八万头!可恶!”连“阎”都觉得棘手起来,他催动了王鼎中的许多大阵,对抗华天都的法力入侵,但是也无济于事,一个又一个的大阵停止了运转,王鼎被定在空中。方寒想释放出魔刀血苍穹斩杀,但是这口魔刀连鼎都冲不出去。整个鼎外面,被华天都以无上大法力封锁了,方寒罡气境的修为,五万烈马奔腾的法力,在这等“天地法相”的神通面前,却无能为力。“娘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做了这六个真人,豁出去举世为敌,你华天都敢动手,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方寒在这危机关头,杀心陡起,就想把六大真人干掉。他本来擒拿下六大真人,也只是威胁,当作筹码。但是华天都根本不在乎,立刻就动手,可见其强横霸道,要知道赵玄一,宋惟一现在都投鼠忌器。原本方寒以为华天都是投靠着太一门,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另有所图。手上的魔刀血苍穹旋转着,就要对六个镇压的真人出手。方寒也知道,自己如果杀了六个太一门的真人,立刻就会举世为敌。六个真人,可不比尧典,夏幽,禹焚,地位高出许多。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证据确凿,别说太一门会彻底杀死机会,羽化门都不会饶了自己。把这六个真人,擒拿到山门,那是羽化门最有面子的事情,肯定会得到很大的奖励。但是如果杀了,那就截然不同。方寒本来心中有几分犹豫,但是华天都这么猛逼,他就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好!镇狱神碑破裂了!”方寒在下定决心杀人的一刻,“阎”大吼起来,那镇压住六大真人的“镇狱神碑”在华天都强大的法力下,寸寸解体。福寿真人,禄命真人,长春真人,坎离真人,大方真人,坤元真人。恢复了活动能力,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法力,从鼎口灌注进来,把六人摄取了出去,甚至还包括龙萱也摄取了出去。龙萱本来在奋力运转大阵,但是大阵被强行停止,身体一动,就被华天都以大法力提了出去。王鼎的防护大阵,居然被攻破了。而这时,方寒的魔刀血苍穹都没有挥舞出去。“玄一道友,惟一道友,太一门的六位真人,我已经解救了出来。龙萱,你就不跟着参合了,我把你送出去!今天的事情,和你无关。”华天都出手之间,轰破王鼎的大阵,把龙萱,六大真人抓了出去。发出洪亮的声音,六大真人被抛向了宋惟一和赵玄一,而龙萱却被直接送出了归虚通道。“华天都,你想擒拿我!休想!”方寒看到龙萱和六大真人被摄了出去,一股罡气还向自己袭来,这股罡气非常凝练,精纯得无法想象,比起自己木皇罡气都要神妙,境界要高出很多筹,一马之力的罡气,足足可以击溃自己一百马的罡气。虽然方寒的木皇罡气,品质非常之高,但是华天都的罡气境界太高,都到达了逆天改命的层次,比起方寒足足高出七个境界!神通十重,每一重都相隔如山。七个境界,那种区别等于是蝼蚁和象。在这危险的情况下,方寒把魔刀血苍穹催动,和这股罡气斗在一起。“好机会!”赵玄一,宋惟一狂吼起来,两尊金丹级的高手,突然出手,一人施展出“黑日风灾”,一人施展出“大日火灾”,向方寒扑杀而来,风火二灾,突然裹住了王鼎。“炼化此人!同时炼化此鼎!”这两人,居然是“乘人病,要人命”,在这关头,夺取方寒的王鼎,炼化他!这也是最好的机会。黑色的旋风,呜呜作响,如鬼神怒号!炽烈的火焰,烁火流金,如烈日爆炸!一吹入鼎中,方寒就感觉到身体在团团融化,没有错。是在融化!蜡烛一般的融化。这是真正的炼化!两大金丹高手的联手的力量,方寒根本无法反抗。情况危机万分!“拼了!”方寒突然把一枚“疯魔减寿丹”扔进嘴里,顿时就感觉到疯狂的药力,在全身上下猛烈冲突,一股股狂暴的法力,升腾到了脑海之中,和本身的罡气融合。他的法力,一层层的提升着!减少一百年寿命!换取短暂的法力来拼命!激发所有的潜力!其中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发散开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疯魔减寿丹’中蕴含着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这股毁灭性的力量真是称得上疯魔!”方寒全身法力暴涨着,原本他的法力相当于五万烈马奔腾,现在涨了上去,八万,十万,十五万!二十万!足足涨了到三十万,这股毁灭性的力量,才全部和罡气融合。方寒也不知道,那疯魔减寿丹中的毁灭性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是自己法力足足增加了四五倍!感觉到全身法力澎湃,有一种毁灭一切的冲动,方寒猛的一下催动魔刀,同时把五狱王鼎催动,破开“黑日风灾”和“大日火灾”就要冲杀出来。“哼!服用了疯魔减寿丹!法力暴涨,但是境界的差别,不是一粒丹药能够弥补得了的。”赵玄一,宋惟一陡然感觉到自己的风,火居然被撼动,立刻就知道了什么情况,不由得连连冷笑,头顶上一枚金色的珠子,陡然升腾了起来。金丹!道家金丹!两人居然施展出了自己种种神通,凝聚成的一枚道家金丹。这是金丹高手最为本命的东西,也是一生修为的核心,被赵玄一和宋惟一祭了出来,可见两人势在必得。金丹一出,方寒顿时就感觉到了如山如海一般澎湃的压力,同时他也看到了外面两大高手的狞笑。“不行,方寒,境界相差太大。两人同时出手,我也顶不住了,这次栽了!”阎说话都急躁起来,“难道千年修为,毁于一旦!我不甘心啊!”“为今之计,死里求生!走!”突然,方寒咬咬牙齿,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全力催动了王鼎,嗖的一下,竟然朝“太元仙府”之中飞去。他竟然是宁愿闯死路!闯进那千百年来,都是绝路的“太元仙府”主宫。“不好!”宋惟一,赵玄一大吃一惊!“糟糕!”方清雪也大吃一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