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法相,梦入神机

谁也想不到,方寒大发神威,在一个照面之内,就把太一门赫赫威名的六大真人一体擒拿,封印,镇压,令得他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甚至连赵玄一,宋惟一这两个神通七重,金丹高手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当然,这也是赵玄一,宋惟一把大部分的注意都放到了华天都归虚通道上的交手上。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注意六大真人,方寒倒是不可能得手。不过他们哪里知道,方寒身上还隐藏了一个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阎”?本以为六大真人足可以封印,却一子下错,满盘皆输,大败亏输,脸面丢尽。就在方寒和六大真人动手的时候,守护在归虚通道的华天都也同时迎上了魔帅和方清雪的轰击。万道雷电,直接奔腾向了他的身体。方清雪的力量,恐怖至极,一击之下,连一座山都能够炸开,但是炸到了华天都的周围,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住,无论雷电怎么猛烈,都渗透不进去。而魔帅也是全力以赴,手指一缠,无数条魔影扑去,先天白骨舍利冉冉升腾而起,空中全部都是一朵朵绽放的骨莲花,同时那些骨莲花的座位上,都坐着一尊白骨魔神,吟唱出一连串的魔咒,这些魔咒不是声音,而是罡气法力冤气等等各种负面情绪的集合体。“冤鬼魔咒!”华天都双眼爆起强烈的晶芒,足足冲出了百丈开外,周身法力节节攀升。一圈圈的寒气发散出去,抵挡住雷电,同时冲入了白骨莲花之中,当场就把一些白骨莲花冲得节节破碎。这是他的天寒玄冥劲!居然以一敌二,纹丝不动,硬守住归虚通道,使得方清雪和魔帅无法越过雷池半步。不过,就在这一刹那的交手之间,方清雪,魔帅想要再次施展大神通,却传来了方寒的声音。方寒的声音一传达出来,华天都首先一愣,而方清雪和魔帅也看了过去。三人同时住手,都表示震惊,他们也万万想不到,方寒一个照面,可以擒拿下六大真人。这也太快了。他们之间的动手,还只一个回合。方寒这边胜负已定,还是最为屈辱的擒拿镇压。“好,方寒!”方清雪把雷电一收,不由自主的道。魔帅也收了神通,一朵朵骨莲凭空消失,他知道凭借他的本事,恐怕都无法一照面就擒拿下六大真人,而小小的方寒,一个罡气境的高手却办到了,实在是令人震惊。“好厉害!”“这个方寒太厉害了!太一门的六大真人,哪一个不是赫赫威名之辈?纵横天地已经几个甲子,就这样被收拾了。”“这下太一门投鼠忌器。”“那也未必,方寒不敢杀太一门的弟子,更何况是天人境的真人?”“当然不会杀,但是方寒把他们带回羽化门,然后让太一门的长老来领人,这比杀了他们更难受。”“方寒此人够狠,没有听说,他连华天都都敢挑战么?还是没有修成神通的时候。这人无法无天,说不定就真的敢杀太一门弟子。”“是啊是啊,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像太一门以前出了个玲珑一样。”“我们看看太一门怎么办?”一些其它门派的弟子,如“日月剑宗”“万归仙岛”“丹鼎剑派”“一元派”看到这种情形,震惊的震惊,兴奋的兴奋,忧虑的忧虑,忍不住议论纷纷起来。看见全场震惊,方寒满意的笑了笑,目光看向华天都,赵玄一,宋惟一:“华天都,你不是要他们擒拿下我么?现在却反过来了,是我擒拿下他们。你该怎么办?他们的生死,可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了。赵玄一,宋惟一,两位道友,两位师兄。我和六位真人切磋,却是我胜过一筹了。”方寒把这场斗法,定性为切磋。却是考虑周全。“你还不快放了六大真人?”华天都脸色寒冷,“你知道么?你已经犯了我羽化门门规!”“是吗?”方寒哈哈大笑,“我犯了门规?是哪一条,难道门规教我们受到袭击,不能反抗?是你华天都自己定的门规吧。”“你若是不放,破坏我仙道的团结,莫非以为我治不了你?你虽然发誓,十年之后一定要战胜我,我也不伤你,也不杀你,不过你拿这五狱王鼎魔器对付仙道弟子,我却要收了你的,免得你再危害仙道。”华天都面无表情,但是人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动了真怒。“华天都,你试试看?”方清雪发话了!“五狱王鼎是方寒斩杀妖魔所得,上次我的七煞葫芦,你拿走了,我都没有找你的麻烦,这次还想来这一出?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你以为我贪图这王鼎?七煞葫芦经过我重新炼制,威力提升了十倍,已经给了你妹妹。似乎你拿这一条指责我,就没有道理。”华天都冷冷道,“方寒,我再问一句!你放不放人?”“华天都,你以为我还是一年前的那个小人物?你敢动手。我就杀了这六大真人!你信不信?你以为我不敢?你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方寒一脸狰狞。“那好!”轰隆!华天都身体一动。他的头上冲出了一道虚影,这个影子身穿一件刺绣千轮明月和群星,还有山河大地的图案。最为诡秘的是,这个影子,有九只手,五个头,脚踏着一只巨龟,还有一只巨鱼,九手各拿法器,刀,剑,弓,枪,锤,叉,瓶,绳,棍。这个影子五个头的面孔,都是道人,和华天都一模一样,只是表情不同。有淡笑,有严肃,有愤怒每张口中都发出声音。“天地法相!”居然是神通九重,才能练就出来的“天地法相”。神通七重是金丹,八重是风火大劫,渡过风火大劫之后,神通九重就可以把自己的法力,道家罡气,精神,都练成一尊“天地法相”。各人的神通不同,所练成的“天地法相”也不同。这天地法相一练成,不但聚散无常,来去太空域外,完全没有肉身的束缚,而且力大无穷,自在往来,可谓是本命之神。华天都把自己的“天地法相”本命之神施展出来,可见也是动了真格的。这“天地法相”本命之神一飞出来,大手向外一抓,立刻涵盖苍穹,风云变色。向方寒罩去。

方寒虽然计算到华天都可能动手,但是也没有料到华天都的实力这么强大,“天地法相”本命之神一祭出来,所有的气流都几乎冻结。就算是在“五狱王鼎”之中也感受得深刻。更为厉害的是,对方大手抓来,发出了阵阵仙音,传达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思维都变得缓慢起来。“你敢动手!”方清雪反应最快,她的头上也冲出滚滚雷云,一尊和华天都的天地法相大小差不多的雷神显现了出来。这尊雷神脚踏乌云,身披闪电法袍,带五方冠,威严统摄,君临天下,所有的雷电都归他统领,阴阳二气为他而存在,睁开眼睛,就是百万霹雳闪耀,好像一双眼睛中隐藏了世界的所有雷电一般。这也是一尊天地法相。不过不是方清雪自己的,而是她身上拥有的道器“不灭电符”中法相凝结,是一尊“不灭雷帝”。“好,不灭雷帝!”华天都的“天地法相”,五头九臂,张口就是滚滚仙音,九臂之中,除了一臂继续向方寒抓去之外,另外八臂挥舞,兵器飞去,硬生生的要撕裂方清雪的不灭雷帝。两尊庞然大物在瞬间激斗。天地法相对拼。巨大的法力余波传递了出去,砰砰砰砰砰砰!远处那太元仙府周围,一些悬浮的小宫殿,被都震得破裂,掉落下地面。那庞然大物一般的“太元仙府”正宫,也荡漾起了阵阵波纹。外面的仙法禁制隐隐约约的旋转起来。“太元仙府”周围的小宫殿,这些年来不知道被多少人收刮过,早已经残破不堪,但是正宫却始终没有人打开过,凡是进入其中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出来。不过方寒此时却没有心情顾忌这么多,虽然华天都的九成攻击都被方清雪抵挡住了,但是就剩下一成,他也吃不消。大手抓到了五狱王鼎之上,几乎是不废吹灰之力,就入侵了进来,一道道的罡气,已经并不是天寒玄冥劲,而是包含着各种神通的混合罡气,威力极大。当场,“五狱王鼎”中的几座大阵立刻就停止运转,威力大减,而百鬼屏风上的二十多万天魔,在这“天地法相”罡气的冲击下,瞬间就死了好几万。一头头的天魔,瞬间崩溃。剩下的天魔也感觉到了末日降临,疯狂躁动起来。方寒引以为屏障的“五狱王鼎”在这只大手之下,简直如豆腐一般,不堪一击。此时此刻,方寒也终于明白了这个羽化门第一大师兄的真正实力。“死了五万头天魔了,现在王鼎中的天魔,已经不足十八万头!可恶!”连“阎”都觉得棘手起来,他催动了王鼎中的许多大阵,对抗华天都的法力入侵,但是也无济于事,一个又一个的大阵停止了运转,王鼎被定在空中。方寒想释放出魔刀血苍穹斩杀,但是这口魔刀连鼎都冲不出去。整个鼎外面,被华天都以无上大法力封锁了,方寒罡气境的修为,五万烈马奔腾的法力,在这等“天地法相”的神通面前,却无能为力。“娘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做了这六个真人,豁出去举世为敌,你华天都敢动手,老子也不是吃素的。”方寒在这危机关头,杀心陡起,就想把六大真人干掉。他本来擒拿下六大真人,也只是威胁,当作筹码。但是华天都根本不在乎,立刻就动手,可见其强横霸道,要知道赵玄一,宋惟一现在都投鼠忌器。原本方寒以为华天都是投靠着太一门,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另有所图。手上的魔刀血苍穹旋转着,就要对六个镇压的真人出手。方寒也知道,自己如果杀了六个太一门的真人,立刻就会举世为敌。六个真人,可不比尧典,夏幽,禹焚,地位高出许多。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证据确凿,别说太一门会彻底杀死机会,羽化门都不会饶了自己。把这六个真人,擒拿到山门,那是羽化门最有面子的事情,肯定会得到很大的奖励。但是如果杀了,那就截然不同。方寒本来心中有几分犹豫,但是华天都这么猛逼,他就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好!镇狱神碑破裂了!”方寒在下定决心杀人的一刻,“阎”大吼起来,那镇压住六大真人的“镇狱神碑”在华天都强大的法力下,寸寸解体。福寿真人,禄命真人,长春真人,坎离真人,大方真人,坤元真人。恢复了活动能力,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法力,从鼎口灌注进来,把六人摄取了出去,甚至还包括龙萱也摄取了出去。龙萱本来在奋力运转大阵,但是大阵被强行停止,身体一动,就被华天都以大法力提了出去。王鼎的防护大阵,居然被攻破了。而这时,方寒的魔刀血苍穹都没有挥舞出去。“玄一道友,惟一道友,太一门的六位真人,我已经解救了出来。龙萱,你就不跟着参合了,我把你送出去!今天的事情,和你无关。”华天都出手之间,轰破王鼎的大阵,把龙萱,六大真人抓了出去。发出洪亮的声音,六大真人被抛向了宋惟一和赵玄一,而龙萱却被直接送出了归虚通道。“华天都,你想擒拿我!休想!”方寒看到龙萱和六大真人被摄了出去,一股罡气还向自己袭来,这股罡气非常凝练,精纯得无法想象,比起自己木皇罡气都要神妙,境界要高出很多筹,一马之力的罡气,足足可以击溃自己一百马的罡气。虽然方寒的木皇罡气,品质非常之高,但是华天都的罡气境界太高,都到达了逆天改命的层次,比起方寒足足高出七个境界!神通十重,每一重都相隔如山。七个境界,那种区别等于是蝼蚁和象。在这危险的情况下,方寒把魔刀血苍穹催动,和这股罡气斗在一起。“好机会!”赵玄一,宋惟一狂吼起来,两尊金丹级的高手,突然出手,一人施展出“黑日风灾”,一人施展出“大日火灾”,向方寒扑杀而来,风火二灾,突然裹住了王鼎。“炼化此人!同时炼化此鼎!”这两人,居然是“乘人病,要人命”,在这关头,夺取方寒的王鼎,炼化他!这也是最好的机会。黑色的旋风,呜呜作响,如鬼神怒号!炽烈的火焰,烁火流金,如烈日爆炸!一吹入鼎中,方寒就感觉到身体在团团融化,没有错。是在融化!蜡烛一般的融化。这是真正的炼化!两大金丹高手的联手的力量,方寒根本无法反抗。情况危机万分!“拼了!”方寒突然把一枚“疯魔减寿丹”扔进嘴里,顿时就感觉到疯狂的药力,在全身上下猛烈冲突,一股股狂暴的法力,升腾到了脑海之中,和本身的罡气融合。他的法力,一层层的提升着!减少一百年寿命!换取短暂的法力来拼命!激发所有的潜力!其中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发散开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疯魔减寿丹’中蕴含着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这股毁灭性的力量真是称得上疯魔!”方寒全身法力暴涨着,原本他的法力相当于五万烈马奔腾,现在涨了上去,八万,十万,十五万!二十万!足足涨了到三十万,这股毁灭性的力量,才全部和罡气融合。方寒也不知道,那疯魔减寿丹中的毁灭性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是自己法力足足增加了四五倍!感觉到全身法力澎湃,有一种毁灭一切的冲动,方寒猛的一下催动魔刀,同时把五狱王鼎催动,破开“黑日风灾”和“大日火灾”就要冲杀出来。“哼!服用了疯魔减寿丹!法力暴涨,但是境界的差别,不是一粒丹药能够弥补得了的。”赵玄一,宋惟一陡然感觉到自己的风,火居然被撼动,立刻就知道了什么情况,不由得连连冷笑,头顶上一枚金色的珠子,陡然升腾了起来。金丹!道家金丹!两人居然施展出了自己种种神通,凝聚成的一枚道家金丹。这是金丹高手最为本命的东西,也是一生修为的核心,被赵玄一和宋惟一祭了出来,可见两人势在必得。金丹一出,方寒顿时就感觉到了如山如海一般澎湃的压力,同时他也看到了外面两大高手的狞笑。“不行,方寒,境界相差太大。两人同时出手,我也顶不住了,这次栽了!”阎说话都急躁起来,“难道千年修为,毁于一旦!我不甘心啊!”“为今之计,死里求生!走!”突然,方寒咬咬牙齿,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全力催动了王鼎,嗖的一下,竟然朝“太元仙府”之中飞去。他竟然是宁愿闯死路!闯进那千百年来,都是绝路的“太元仙府”主宫。“不好!”宋惟一,赵玄一大吃一惊!“糟糕!”方清雪也大吃一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