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神机

“我的天魔啊!该死!这些人真该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我现在都只收取了二十万天魔啊,离八百万还差得天远地远。”原本以为可以安安静静的吸收“血肉泥潭”之中无数的天魔,但是好像偏偏老天爷和方寒过不去,居然就发生了魔帅被仙道众人追杀的大事情。“血肉泥潭”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是域外一颗小小的星辰,就相当于世俗中的一个国家,普通人进来也许觉得浩瀚无边,但是对于有神通的人来说,却就不觉得大了,尤其是一下涌入这么多的神通强者,更觉得天地之间到处都涌动着澎湃的法力,似乎整个世界都要毁灭一般。许多天魔在法力之中,当场瓦解,令得几方寒心疼无比。这些天魔原本都是他的财富。如果让他一直安安静静的在这里修炼,汲取天魔,聚集了八百万天魔,彻底催动五狱王鼎的力量,九百九十九座大阵如果全部催动,足可以抗衡神通七重,金丹境界的高手了。这样一来,归虚之中很多危险的地方他也可以展开探险,为自己寻找很多的“仙缘”来提升实力,发展自己的势力。而且剩余的天魔,可以炼制成“碧落大丹”,到万归海市中可以换取多少珍贵药材?拿去结交同门,或者赏赐弟子,能够拉拢多少人心?但是现在,统统被人搅局。一笔偌大的财富,白白的丢失。方寒恨得牙根痒痒,咬牙切齿,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加快吞灵大阵,噬魂大阵等大阵的威力,尽可能多的吸取一些天魔。“大胆魔头!”就在他吞息之间,霹雳一响,金光闪烁,一个身穿八卦紫金道袍的道人,飞到了五狱王鼎的上方,手掌一扬,就是一道雷光劈出,直接炸在了王鼎之上,把王鼎炸得猛烈摇晃,阻止住了方寒吞息天魔的行为。“原来是太一门弟子,我乃是羽化门弟子,再次斩妖除魔,降伏天魔,你怎么诬陷我为魔头!”方寒猛的飞了出来,看着这个道人,高声喝道。这个道人,身穿八卦紫金道袍,是太一门的真传,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方寒当然认得。刚才道人的雷光,他完全可以反击回去,但是在这等敏感时候,他倒不愿意惹事,于是承受了一击。“哦?羽化门弟子?”这个道人看了方寒半晌,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五狱王鼎”,贪婪的眼神一闪而过,毫不掩饰,不过他最终没有再出手,只是道:“我乃是太一门真传弟子,福寿真人,你既然是仙道弟子,为何使用魔器?”“太一门有太一门的门规,我羽化门有羽化门的门规。”方寒听见这“福寿真人”自报名号,心中一凛,既然号称“真人”那肯定是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非同小可。“哼!你羽化门的大师兄华天都,已经开始制定新门规,整顿仙道,禁止仙道弟子使用魔器,难道你不知道么?”福寿真人冷哼一声,目光幽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太一门弟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说话语气总是高高在上,代表上天。令人不知不觉就感觉到压力,好像自己是老百姓,对方是官府一般。这并不是故意做作,而是与生俱来,培养起来的气质。方寒心中暗叫厉害,知道这是一种心里压迫,就算是道术相同,法力境界相同的高手,遇到太一门的弟子,也会缩手缩脚。就好像是世俗之中,武学再高的大宗师,也害怕官府。“名分!正统!”,突然之间,这四个字从方寒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竟然也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福寿真人,你这是在追杀魔帅,还是在审问我?华天都是华天都,羽化门是羽化门。他要制定新门规,也要等成为了掌教至尊再说。”方寒冷冷道。“我做为你的前辈,是在提醒你,仙道弟子,都应该正气凛然,使用魔器毕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只是为门派抹黑而已。”福寿真人面无表情:“还有,再过三年,就是仙道十门的群仙大会,到时仙道十门会抽取优秀精英弟子,成为联合执法弟子,专门处置各门各派违规的弟子,以正仙道之风。你现在收敛一些,免得到时候后悔莫及。”“这个,用不着福寿真人你提醒。”方寒哈哈一笑:“真人你还是去追杀魔帅比较好,不要耽搁了正事。”这一会儿,天空上的数道金光,已经远去,天上的天魔也不知道钻哪里去了,有些天魔都被震散,有些天魔却被一些仙道中人顺手收取了,更有一些天魔,四散而逃,钻到了血肉泥潭的深处,再也不露面。“我太一门颁布下了天道追杀令,追杀魔帅。你身为仙道的一份子,有义务斩妖除魔。”福寿真人看着方寒,再看看天边远去的金光,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当然,追杀魔帅,我自然当仁不让。”方寒应承着。“哦?”这下轮到福寿真人吃了一惊,他本来以为方寒不会答应,却没有料到方寒连考虑都不考虑,就这么爽快:“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吧!”“好。”方寒飞入了王鼎之中,催动起来,慢悠悠的跟在“福寿真人”后面。“福寿真人”也不理会,向前飞去,越飞越快,但是方寒始终能够跟上。“方寒!追杀魔帅,非同小可,这些事情咱们不必参与。”龙萱在鼎中静静的道:“太一门的人都十分强横霸道,说不定就会拿你当出头鸟,况且方清雪和魔帅关系深厚,咱们实在是不能参与其中,授人以柄。”“没有关系,我若是不答应此人,他肯定会另外找麻烦。况且谁拿谁当出头鸟,还说不一定呢。这次追杀魔帅这么大的热闹,不看也白不看。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自保还是容易的。况且我乘这个机会,炼化魔刀血苍穹,也许在追杀魔帅之中,能够占到许多便宜为我羽化门长一长脸我们声名鹊起,门派对我们也会重点培养吧。”方寒说话之间,眼神闪烁似乎算计了很多东西。他也想见识一下大场面,声名鹊起,用来对抗华天都。不干出一两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在门派之中也没有威望,又怎么可能抗衡华天都?只要确立了威望,再在门派之中经营自己的势力,变成像“珈蓝会”那样的组织,华天都要改革门派,也会遇到极大的阻力“魔刀血苍穹,你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件法宝,速速降伏,免得连性灵都失去!”在跟随“福寿真人”飞行之间,方寒却分出了一部分精神,降伏镇压在王鼎一座大阵之中的魔刀血苍穹。他一直缺少一口飞剑,现在这口魔刀,正适合他使用,一刀在手,鬼神不留,威力极大,只要炼化之后,杀伤力会陡增十倍,可比他的半吊子“大切割术”要厉害得多。嗡嗡嗡嗡嗡魔刀“血苍穹”虽然被镇压,但仍旧凶威不减,杀气蓬勃,不受人制约,遇到方寒的意念,不甘的震荡起来,血光爆射。“哼!一口魔刀,也这样凶横,真是前所未见,不过威力越大,我越喜欢。”方寒运用起“木皇罡气”,狠狠的冲入了魔刀体内,和魔刀血苍穹斗起法来。“血夜之王血夜之王血夜之王”魔刀“血苍穹”发出了凶狠的,狰狞的咆哮,同时一股凶恶的精神,随着方寒的罡气冲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与此同时方寒的脑海中就显现出了一个血影,背后有两张宽大的血翼,无数的血腥气,把方寒的口鼻都堵住,一瞬间,方寒好像跌入了血的海洋。“这就是魔刀血苍穹的魔灵?叫做血夜之王?不过还没有真正成长,远远没有阎这么有智慧,力量是强大,但此时瓮中之鳖,做垂死挣扎,那是枉然。”方寒知道,自己脑海中出现长着翅膀的血影,是魔刀“血苍穹”的投影,影响自己的精神,竟然要迫使自己的降伏,展开反击,不过这也是强弩之末。“黄泉圣水!”一声轻喝,方寒把魔刀转移到了黄泉图中的黄泉河中,大量的忘情水包裹住魔刀“血苍穹”,顿时之间,他脑海中的魔影顿时淡薄了许多,这口魔刀的魔灵发出了痛苦的咆哮。“能够抵挡得住忘情水的侵蚀么?”方寒淡淡一笑,自己的木皇罡气一步步冲入其中,开始控制魔刀的魔阵。这口魔刀血苍穹中的魔阵,居然只有一座,并不像五狱王鼎那样有九百九十九座那么多。但是这座魔阵,错综复杂,竟然是许许多多的小阵构造而成,每一个小阵,像极了人体的各个器官,方寒怀疑长此以往,这座巨大的魔阵,就要变化成形,成为一个恐怖的存在。那样,魔刀“血苍穹”就会变成一件道器。不过现在,这座巨大的魔阵,逐渐被方寒掌握。在他又一声呵斥之间,这口魔刀“血苍穹”完全被他炼化,变化成一道血光,飞入了他的手中,闪烁不定,宛如一道血色闪电。

太一门六大真人。大方真人,坤元真人,长春真人,坎离真人,禄命真人,福寿真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早在一甲子,百年前就扬名立万,都是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获得了悠久的寿命,因此前途一片光明,练成金丹,那是有很大的希望。天人境八百年寿命,如果一意精修,加上大门派资源丰富,功法奇特,还有人时常指点,修炼到金丹境界虽然困难,但也并非不可能。因此,这六大真人,也是太一门培养的重点种子,他们的手段,就算一对一,比“七叶魔君”这种巨魔差一些,但绝对不会相差很远,可以斗上一斗。如果六人加起来,“七叶魔君”也要望风而逃。方寒击杀“七叶魔君”那是侥幸偷袭成功。如果再来一次,让七叶知道了“阎”的厉害,警惕防备,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现在六大真人联手,擒杀方寒,一下就使方寒陷入了危险的境地。六口飞剑,首先斩杀而来,旋转切割,闪烁如电,要把方寒切割当场。方寒感觉到强烈的危险,手中的魔刀“血苍穹”陡然催动,化为一道血光,硬撼六口飞剑,当场就是一连串的金铁爆鸣,圈圈涟漪发散出去,空中刀剑碰撞,火星溅射,好像流星雨一般。六声响!六口飞剑全部被震开。每一口飞剑上都出现了米粒大小一个缺口,竟然被魔刀斩伤。不过方寒也被六口剑上的大力震得一个筋斗在空中旋转,胸闷气短,一口罡气提不上来,差点摔到地面上去。“可恶,魔刀血苍穹不愧是盖世魔器!”“我苦心祭炼一甲子的飞剑,就这么损伤了,回去起码要浪费三年的时间,才能够祭炼还原。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天材地宝!”六口飞剑同时损伤,六位真人心疼得不得了,心里都想着击杀方寒,夺取到魔刀血苍穹,回去经过仙法祭炼,那增添一至宝,以后天地之间不知道多么逍遥。虽然是羽化门真传弟子,但是找到一个借口,杀就杀了。这点事情太一门还是抗得下来。在飞剑损伤之后,六大高手也不用飞剑斩杀,而是掌握凝聚罡气,同时轰出一掌!轰隆!天崩地裂。六座大阵向方寒覆盖而去,他们是料定方寒一拼之下,一口元气法力接济不上来,躲闪难免困难,这一下出手,是连环杀招,上下左右前后六面,全部被覆盖住,让方寒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他们知道,不能让方寒回到五狱王鼎之中,否则要抓捕他就困难了。“这下那羽化门弟子无可幸免了。”“可恶,魔刀血苍穹,五狱王鼎这等绝品宝贝,就落到了太一门的手中”“太一门这些年势力越来越大,传闻三年后的仙道大会他们会成立一个仙道执法的队伍,可以惩罚各门各派弟子,按照他的那一套门规来,这样下去,还有得我们混的么?”看到这一幕,许多别门派的弟子,都升起了一股悲愤之意,的确太一门做事,太强横了一些,一个仙道十门的真传弟子,说杀就杀,哪里有令人不寒心的。不过他们知道,此时此刻,方寒是死定了,没有一人可以解救他。“世界之树!元气充入!”在这危机关头,方寒催动了眉心的世界之树,强大的元气灌注下来,一下就给了他充沛的精力,幸亏他的眉心,他猛一提气,脑海中又充盈了法力,身体一个穿梭,鲤鱼穿波般的闪烁着,竟然在这六座大阵合围的前一刻,逃离了出去,整个人站在了五狱王鼎的口上,并不沉下去。王鼎中冲出了红光,包裹着他。看起来稳如泰山。世界之树无时无刻都在汲取仙界灵气,使得他法力没有接济不上来的危险。“好手段!”“这都让他逃了出去!”“他明明法力不济!却突然恢复了!”看到这一幕,一些别门弟子都震惊起来。“居然让他逃了,万无一失的一击,怎么会逃得掉?”六大真人也自震惊,不过他们哪里肯放手,对望一眼,“六合参天大阵!”六座大阵连接在一起,再度一变,化为了一座六角形的巨型阵法,铺天盖地朝王鼎封印过去,显然这是六人联手,演练的一种阵法。“这六合参天大阵,本来是我们六人演练,对付魔帅的。现在对付你,你可谓是虽死犹荣!”福寿真人咬牙切齿。这六大真人,在海上追杀魔帅的几个月中,被魔帅击伤过,于是六人合练了一种阵法,联手起来,罡气贯通,法力融合,六人一体,相当于一个神通金丹的高手!方寒又感觉到压力大增,正要回到王鼎之中,竭力对抗,就在这时候天上一道雷光凭空出现,突然劈杀了下来。这道雷光有水桶粗,一座座大阵缠绕,符录隐约,其中飞舞着无数拇指大小的人鸟雷公,齐声发出一种来自远古的赞歌,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抗衡这种来自远古的神罚!远古的天谴,远古的雷神电母之威。轰!轰!轰轰!六合参天大阵,被一击而溃!从那归虚通道之中,降落下一人来,青丝如瀑,电光裹身,冷艳高贵,竟然是方清雪。咯噔!方寒看到方清雪,心中顿了一下,又觉得安定,又觉得有点不自在,安定的是自己这方来了一个帮手,也足够可以对抗太一门了,方清雪杀戮决断,天不怕地不怕,是个厉害角色,什么事情都赶抗下来。不自在的是,自己闹出了许多的大事,只怕方清雪知道之后,会怀疑到黄泉图的事情。“方寒,是你!很好,很好。”方清雪一出现,看着方寒:“你不愧是我们方家的人,做出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挑战华天都,击杀水蛊天魔,保护我七七四十九岛雷神洞府,更击杀七叶魔君,夺得魔刀血苍穹,又敢顶撞太一门弟子,现在更和他们交手,就凭你这些行为,我羽化门肯定会重重的赏赐你。”“好说,好说。师姐谬赞了。”方寒干笑着,收了魔刀血苍穹,把五狱王鼎停留在空中,“龙萱,还不出来拜见方师姐?”“拜见方师姐。”龙萱从鼎中跃出,也拜见了方清雪。“师姐修炼到了什么境界?在小仙界中闭关,可练成了金丹种子?师姐可是远古电母转世,先天之灵,修为肯定不能和常人相比。”方寒试探性的问道。“电母转世真相是什么,我迟早会告诉你的,不过在这之间,你也得告诉我一些真相。”方清雪莲步悄然移动,到了方寒面前,语言放得轻非常的轻,竟然说着悄悄话,“我辛苦的击杀某个人,想得到一件宝贝,却被你捷足先登了。告诉我,黄泉图是不是在你身上?当时我没有注意,倒是忽略了过去,现在知道了,你却成了气候。”“师姐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方寒一脸迷糊,心中却已经警惕万分,他现在虽然成了气候,但却看不清楚方清雪的修为,尤其是方清雪刚刚出手,威力无穷,接近自己,步伐漂移,五狱王鼎的血煞神光居然抵挡不住她!这就令得方寒心惊了,方清雪道术之高,还远在七叶魔君之上,给方寒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甚至比魔帅都要恐怖。“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不过我有的时间,和你慢慢的说,你也是我方家的人。利益还是一致的。”方清雪轻言细语,吐息如兰,方寒还从来没有和她这样说话过。“眼下太一门追杀魔帅,魔帅虽然是魔道中人,但是却对师姐情深意重,多次相助,不知道这次师姐怎么办?”方寒连忙转移了话题。“太一门不杀杀他们的威风,更加飞扬跋扈,不是我仙道之福。”方清雪素手轻挥,似笑非笑,“你不是要问我的修为么?我倒是还差一点点才练成道门金丹,不过道门金丹的高手,不是我的对手,你大约也知道,我得到了雷帝符诏,远古不灭之电符,这件道器的威力,和那黄泉图一样,不过黄泉图是破损的,而我这件道器,乃是完整无缺的。就算是神通十重的高手,也未必可以击败我。长生秘境的高手,要杀我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方清雪的话,隐含压力,似乎是在告诫方寒自己的实力。“师姐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成就道门金丹,指日可待。”方寒连忙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在羽化门,也的确是缺少你这样敢打敢杀的狠角色,华天都和你有十年之约,我定会全力助你!”方清雪淡淡微笑。“是吗?师姐这是在给我吃定心丸,不过华天都此人,得到过盘武仙尊的道统,也有道器在身,只要一踏入长生秘境,立刻无人可以制约。”方寒道:“师姐赐我的七煞葫芦,他强行夺了去,分明不把师姐放在眼里。”“这些我都知道。稍后再说!”方清雪突然话语一收:“好了,咱们这次,就和太一门好好的斗上一斗,让我也彻底看看你的修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